2657警官證特權

看到警官證,曹建軍露出一抹震驚的駭然之色,臉上的表情逐漸的僵硬,最後竟然變成了死灰之色,額頭上滿是冷汗,站在那裡更是兩腿發軟,警官證在他面前就好似瘟神一般。

«曹廳長,你沒事吧。»楚鷹收回警官證,訝然問道。

曹建軍抹了一把汗,用比翻書還快的速度換上了一副獻媚諂笑的表情,連忙道:»楚警官,原來我們是自己人,我有眼不識泰山,沒有認出來你,真是罪過,罪過。»

事實上,楚鷹也是被驚到了,曹建軍前後判若兩人的變化,讓他對警官證的神秘能量更加的好奇,要知道以曹建軍的職位,能够命令他的人沒有幾個,而警官證竟然有如此大的權力,簡直讓他難以置信。

但是不管怎麼說,哪怕是忽悠也好,曹建軍能够聽話聽教就是好事,當下便淡淡道:»我的那個忙,曹廳長可以幫了嗎。»

«楚警官這是哪裡話,既然證據確鑿,我們就立刻行動,對於這種違法犯罪,我們要嚴厲打擊,直至杜絕。»曹建軍義正言辭的說道,再也沒了任何的推脫,或許在見到警官證之後,他已經不敢有絲毫的反對意見。

楚鷹點頭道:»這樣最好,不過我們也不能貿然行動,這個案子牽扯的太多,不但我們突擊的地點多,涉及的人也多,如果不能在同一時間對這些地方同時進行抓捕,難免有人在得到消息後通風報信,那樣我們的目的就無法達到。»

«楚警官考慮的周詳,我現在就去準備,將各分局的領到都召集起來,務必要第一時間進行雷霆行動。»曹建軍再抹了把汗,說道。

楚鷹想到王昌遠曾經給他說過的一句話,還有溫四海父子在提到警官證時候的曖昧表情,心中不由一動,笑道:»這個案子,直到目前為止,只有你知我知,如果走漏了風聲,曹建軍知道後果。»

曹建軍心頭不由一緊,後頸一陣發凉,朝楚鷹敬了個軍禮,大義凜然道:»楚警官儘管放心。»

楚鷹暗松了口氣,看來是賭對了,這張警官證的確擁有著讓人心悸的能量,尤其是這些官員,便道:»行吧,行動時間定在今晚十點,我會派人密切監視這些地方,希望曹廳長不會讓我失望,同時也預祝曹廳長馬到成功。»

說完,楚鷹大搖大擺的走出了辦公室。

沒多久,那個美女秘書走了進來,曹建軍問道:»走了。»

«走了。»美女秘書說道。

曹建軍一屁股坐了下來,整個人好似一瞬間蒼老了好幾歲,臉色蒼白,微微喘著粗氣。

«廳長,你怎麼了。»美女秘書趕緊走過去,幫曹建軍擦汗。

曹建軍喃喃道:»讓我好好想一想,接下來我該怎樣策劃這次的行動。»

«廳長,楚鷹到底是什麼人,他跟你說了什麼。»美女秘書不解的問道,心想即便楚鷹是捧出來的英雄,也不應該把堂堂的廳長嚇成這樣吧。

曹建軍道:»這個你就不用問了,去把洪副廳長給我找來,我要跟他碰個面。»

«哦。»美女秘書也是察言觀色的高手,看曹建軍這樣子就知道發生了連他都無法控制的大事,很聽話的離開了。

曹建軍長長的吐出了口氣,看著那些照片,自言自語道:»對不起了,我也要保命啊。»

離開了警詧廳之後,楚鷹看著這張神奇的警官證,現在他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張警官證對廳級以下的官員有著强大的約束力,而且似乎還有著更加讓人恐怖的權力,而這個權力中有一項是殺人。

對,就是殺人。

王昌遠曾經旁敲側擊的給過他提醒,說他即便殺掉誰也沒關係,當時他並沒有當回事,現在看來,這是真的。

天昊市的高組長,京城的曹建軍,這些人都是權傾一方的高官,然而見了警官證也給嚇得魂不附體,已經說明了問題,如果不是可以殺人,他們斷然不會那麼害怕。

當然,楚鷹要的並非是殺人的權力,只要這些官員在他需要的時候可以為他提供最大的幫助,這就足够了。

如果警官證真的有如此大的權力,那麼在阿塔伊掌握的那些洗黑錢的內幕基本上可以不需要了,不過那些把柄握在手裡,必要時還能發揮一些用處。

收拾心情,楚鷹沒有在外面過多的停留,便直接返回駐地,將跟曹建軍見面的經過以及談話的內容告訴淩萱等人之後,說道:»行動定在今晚,我們就等著好消息吧。»

«你就這麼相信那個曹建軍。»淩萱沉吟問道。

楚鷹道:»我當然不會相信他,不過有的時候在面臨抉擇,聰明人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我相信曹建軍在這方面能够做好。»

«你這個警官證還真是神奇,有了這個,我們做很多事都會方便很多。»張大帥嘖嘖稱奇道。

淩萱道:»先看這一次的成果,接下來我們要對付的目標,就是那些被天昊盟購並的黑暗勢力。»

«這個很容易搞定,再然後呢。»楚鷹問道。

淩萱淡淡道:»自然是那些古武世家,以及投靠了天昊盟的一些家族。»

一步逼近一步,將天昊盟週邊的勢力掃蕩乾淨之後,便是與天昊盟的最終決戰了。

«你好好去休息吧,今天應該沒事了。»淩萱說道。

楚鷹點了點頭,起身往外走,天使也跟著他走了出來。

«我打算讓古登三人去島國。»天使說道。

楚鷹皺眉道:»去島國做什麼,留他們在這邊,說不定還會有用。»

他心中想到的是,如果魔影出手,可以讓古登三人與其想辦法接觸一下,說不定能够囙此幹掉魔影這個大敵。

天使道:»島國那邊需要人手,而且他們三人的忠誠度還值得商榷,如果真心幫助我們,那麼在島國也不錯,如果別有用心,不但得不到我們這邊的消息,還可以借助三口組的手除掉他們。»

«行吧,你說的也有道理,任憑你調遣了。»楚鷹笑道。

天使訝然道:»怎麼,他們還別有用處。»

«暫時沒有。»楚鷹說道。

«那行,我去安排了。»說完,天使笑了笑,轉身離去。

If you cherished this article and 氣質高貴的少女早已取下了身上所有能證明身份的東西,包括那枚「帝王之證」。如今單看外表,她就如同誤入人間的精靈一樣,清純而美麗,與醜陋的權力沒有絲毫關係。 「我是這座學院的監察長,負責內部的安保工作,這一次擔當您的接待人員。叫我狄爾烏就可以了,殿下。」 — 論寫小說的感覺的分析 you simply would like to obtain more info concerning 他這話說得極為隨意,猶如調侃。 — 聖墟 please visit our own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