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do.com«溫建偉,你已經跟了我三天了,我都給你說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小戀去哪裡了。»冷小暖真的是有點兒服了這個溫建偉。

«我只是默默的跟著你,並沒有說我要做什麼啊?»溫建偉就一直的跟著冷小暖,前幾天問了冷小暖,她說不知道,如今他也不問了,反正就是跟著,讓她抓狂。

«好,那你不問就最好了,但是我請你不要跟廷雲不由感慨——這位政幸主真是有些與眾不同!對寫仙娘真是好到了沒邊! — 遇見魔眼小說龍譽的話吸引了蕭尋的注意力,蕭尋抬起頭來:「為什麼?」 — 100本小說推薦我!»冷小暖都對溫建偉有點兒怕了。

他一直的跟著自己,也不說話,其他的同事都在問自己是不是惹了黑/社/會了。

«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你怎麼就確定我是在跟著你?»溫建偉還真是把自己不要臉的本事給拿了出來。

«那你確定要跟著我進去?»冷小暖忽然的一停,她轉身問溫建偉。

溫建偉一抬頭,發現是女廁所,他馬上就搖了搖頭。

«不,不,我就不進去了,我在門口站一會兒。»

«切!»冷小暖就進了衛生間,要是有個窗戶什麼的,她都想從另外的地方離開了,榮錦天自己找不到米小戀,那是他活該,也不知道溫建偉為什麼要來纏著自己。

乾脆就跟溫建偉說明了,如果他再跟著自己,就給他好看!

想好了,冷小暖就從衛生間了出來了,她拉著溫建偉就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

«溫建偉,我問你,你為什麼要給榮錦天賣命?他找米小戀關你什麼事情?你摻和個啥?»

«你以為我願意啊,那我是沒有辦法,因為我想知道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只有他榮錦天知道,所以我就只能來幫他賣命了,小暖,你是米小戀最好的朋友,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兩口子床頭吵架床尾和的,你就幫幫我吧!»溫建偉開始繼續的求著冷小暖。

«我要怎麼給你說你才明白?米小戀是不想讓人找到她,所以就誰都沒有告訴,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裡,我要是知道的話,你以為我還在這裡呆的住嗎?你一直都在監視著我,你可曾看到我去找她了?»冷小暖最後幾乎是用吼的對溫建偉說。

溫建偉掏了掏耳朵,耳膜都差點兒被震破了。

«那你告訴我,你心裡的那個男人是誰?»溫建偉見問不到米小戀的下落,就開始問自己的想問的問題了。

«管你什麼事,我告訴你溫建偉,你最好把我的項鍊還給我,要不我就,我就不會再理你了。»冷小暖想用什麼話去威脅溫建偉,可是想了一下,又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他的事情。

«你說了我就還給你,怎麼樣?我就想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的,怎麼會比我還優秀。»溫建偉痞痞的說著,他走近了冷小暖,把她壁咚在牆上。

«溫先生,你如果是覺得閑得慌呢,可以去把煤炭給洗白,要是實在不行呢,晚上可以去把星星數一遍,我是很忙的,就不奉陪了。»冷小暖想把溫建偉給推開。

可是溫建偉那健碩的身子,不管她怎麼推,都是紋絲不動的。

看著冷小暖的嘴唇在不停的動著,溫建偉覺得有很久都沒有品嘗她的唇了,他一衝動就低下了頭,覆蓋上了冷小暖喋喋不休的唇。

冷小暖的大腦就又那麼一瞬間的缺氧了,那個熟悉的吻又回到了她的腦海裏了。

自從被溫建偉吻了之後,她就會在很多的夜晚回味他的吻,不是應該很討厭他的嗎?可是卻對他的吻很是懷念,冷小暖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已經中了邪了。

冷小暖反應了過來,她是應該拒絕的,而不是享受的閉上了眼睛,於是她就睜開了眼睛,雙手開始敲打著溫建偉。

溫建偉很快的把兩隻不聽話的手給制服了,他貪婪的吻著冷小暖,長了這麼大總算是嘗到了女人的滋味,就那麼一次就讓自己難以忘懷,被這個小女人給迷的完全都喪失了自我。

«那個你們在做什麼?»銷售部的經理無意間的走到了這裡,看著兩個擁吻的人,他驚呆了,為什麼會有人在公司裏做這樣的事情,還是在他銷售部的地盤。

溫建偉一聽,他就把西服弄上來把米小戀的臉給遮住了,反正下麵都是穿的工裝,也認不清楚是誰的。

他轉過了臉,冷冷的看著銷售部的經理。

«溫大少?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什麼都沒有看到。»銷售部的經理一看是溫建偉,急忙的就轉身走了,媽呀,他沒有注意到是溫建偉啊,要是知道他也不會那麼的不知趣,就是不知道是那個女孩子又被這個花花公子給糟蹋了。

銷售部的經理走了,冷小暖才從溫建偉的衣服裏探出了個頭,媽呀,剛才銷售部經理的聲音,真是把她給嚇死了。

不過她還感激的看了一眼溫建偉,還好他把自己的臉給遮住了,要不這人就丟大了。

不過她可不敢繼續在這裡呆著了,她推開了沒有防備的溫建偉就急忙的走了。

溫建偉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嘴唇上留下的冷小暖的味道,他笑了,看樣子她對自己也沒有那麼的拒絕了。

從衣兜裏掏出了那條項鍊,溫建偉總是覺得很熟悉,這條項鍊是從哪裡見過的呢?

在腦海裏迅速的把自己所有認識的人都回憶了一遍,也沒有想起是誰戴過了這條項鍊的,一條普普通通的都已經褪了色的項鍊,還讓冷小暖如此的珍藏,這個男人!哼!讓溫建偉的心裡好酸好妒忌。

看樣子冷小暖是真的不知道米小戀的下落,那自己就要換一個管道了,米小戀啊米小戀,你是去了哪裡呢?難道是出國了?

想到了這裡,溫建偉就給了自己的朋友打了電話,讓他去查一下最近有沒有叫米小戀的人買過機票。

從鴻達集團出來了,溫建偉就上了車,他要去溫如玉的美容院一趟,上次溫如玉的美容院出了事情,到現在都沒有查出結果,那些富家後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可是心裡肯定都有微詞的。

開著車很快的就到了溫如玉的美容院,溫如玉已經在辦公室裏等著他了。

«大哥,你幫我捋捋,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錯。»溫如玉看著大哥來了,他才鬆開了緊皺的眉頭。

作為大哥,他是要去幫著溫如玉看看的。

When you loved this information and you want to receive details concerning 「朴先生請隨意 assure visit the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