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茶葉飯,這個是茶葉蛋,這個是用茶湯兔丁……»米小戀在介紹著那一大桌子豐盛的菜品。

«這些都是用茶做的?可是我為什麼都沒有看到茶葉?»柔絲夫人看了看這些兒菜,聞著很香,可是卻沒有看到一點兒茶葉的痕迹。

«這個飯是用老鷹茶的茶水煮的,吃著很是清香撲鼻,中國有一句俗話,叫做好吃不過茶泡飯,好看不過素打扮。這蛋也是用茶水煮出來的,不過這些茶都是很普通的茶,便宜不上檯面,可是用在膳食方面就很出色了。»米小戀把茶葉做的東西都給好奇寶寶柔絲夫人做了一個介紹。

柔絲夫人太開心了,在法國只是喝了很多中國友人送的茶,最多就告訴了自己一些兒沖泡的方法,可是今天,不但自己親手摘了茶葉,還吃了一頓用茶葉做的菜肴。

今天的此行還真是收穫頗豐,學到了很多的東西。

«我們想見見茶園的主人可以嗎?»尤裡斯先生對今天的招待很是滿意。

«實在是不好意思,茶園的主人已經出國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好像是在國外有點兒麻煩事情,等下次你們再來的時候,也許可以見上一面的。»茶園的主人是米小戀的一個同學的哥哥,對米小戀也很是照顧,今天還幫了米小戀一個大忙。

«哦,真是遺憾,如此有品位的人,我們都沒有機會見上一面,不過今天你也給我們介紹了很多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真是謝謝你了。»尤裡斯先生的心裡其實是很感謝米小戀的。

«尤裡斯先生您客氣了,來您再吃點兒魚吧,這魚很細滑,又沒有多少次的。»米小戀幫著尤裡斯先生挑了一大塊的魚,尤裡斯先生最喜歡吃魚了。

從世外茶園走的時候,米小戀的車上可是帶了很多的茶葉,都是茶園的主人送給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的。

«中午我們吃了很多的油膩的東西,那我們現在就去茶樓,喝喝茶,聊聊天吧。»米小戀還請了一個人,這個時候都已經在茶樓等著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了。

古色古香的茶樓,連裝潢都是茶壺茶碗,走進了米小戀定好的包廂裏,青紫鈴都已經在包廂裏等著他們了,茶也煮開了,咕嘟咕嘟的冒著泡,整個包廂裏都充滿了茶香。

«柔絲夫人,尤裡斯先生,這位是我的婆婆,也是一比特煮茶高手,今天我就請她來給你們煮茶,讓你們嘗嘗中國各種各樣的茶藝。»米小戀把青紫鈴介紹給了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

也就只有這個時候,才可以坐下來慢慢的談著。

紅茶,綠茶,花茶,還有著各種精緻的茶點兒,從茶文化慢慢的聊著聊著就聊到了生意上,從生意上聊著聊著,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就跟鴻達集團談成了一筆生意。

«尤裡斯,你有沒有一種被人給賣了還幫著人數錢的感覺?»回到了飯店,柔絲夫人忽然對尤裡斯說。

«有,而且還心甘情願的,人家小戀可沒有強迫我們,是我們自己凑上去跟人家談合作的,合約也是明天才簽,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尤裡斯疼愛的對柔絲說道。

«可是我卻不後悔,跟這樣的人談生意,覺得很是穩當,這個小丫頭,還真是鬼精鬼精的,我怎麼覺得她在做生意上跟徐玉嬌很像,就是那種讓你心甘情願的跟她合作的那種。»柔絲夫人跟著尤裡斯先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尤裡斯來到了柔絲夫人的房間,幫她按摩著,今天可是累了一天了。

«我也不後悔,跟這樣的人合作,才會共贏啊,鴻達集團有這樣的人還真是撿到寶了。»尤裡斯幫著柔絲把鞋脫了,讓她趴在床上,幫她按摩著腰。

尤裡斯追求了柔絲十多年了,可是柔絲夫人卻一直因為一些兒事情沒有答應,可是兩人的關係已經不是戀人了,發展成了親人的感覺了。

米小戀送了青紫鈴回娘家,她也就回家了。她一個人說了一天的話,走了一天的路,還穿的是高跟鞋,累的不想動了。

還好榮奶奶沒有在客廳裏,米小戀就上了樓,趴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榮錦天也忙於應酬,他沒有回家吃晚飯,所以也沒有人來問米小戀吃不吃飯。

等到米小戀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天都已經是黑透了,她的肚子也餓了。

她換了件衣服,就下去準備找點兒吃的,可是一下到客廳就看到了客廳燈好亮,榮奶奶和張翠蘭、牟雅倩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還笑的是前仰後合的。

看到了米小戀,榮奶奶的臉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真是沒有規矩,在家裡也不說聲兒,還讓我去給你請安嗎?»榮奶奶沒好氣的說著。

«奶奶,您別生氣,把您老人家氣病了,可就不好了,不過現在小戀是副總裁了,肯定會忙一些兒的,沒有喊您也是可以原諒的。»牟雅倩表面上是幫著米小戀說話,其實卻是在鼓動榮奶奶生氣。

«什麼副總裁,一個女人,在家裡好好的相夫教子就對了,在外面抛頭露面的像什麼話?榮家是短你吃了還是少你穿了?»榮奶奶越說越氣。

米小戀沒有想到自己只是想下來吃點兒東西,還是在自己的家裡,怎麼會被罵的狗血淋頭的。

«奶奶,我今天白天忙了一天了,有點兒累了,所以回來沒有給您打招呼,我現在有點兒餓了,我去找點兒吃的。»米小戀還是好脾氣的解釋著。

«你是想炫耀什麼?這個家裡的女人就你能上班,我們都是廢物嗎?»不管米小戀說什麼,榮奶奶總是會逮著機會就罵她。

米小戀覺得自己已經對她够忍讓的了,可是她還是這樣變本加厲的,她也就不想跟她再說什麼了,她就走進了廚房,想去找點兒吃的。

«少奶奶,你想吃點兒什麼,我給你做吧。»廚娘看著米小戀來到了廚房,也知道她沒有吃飯,就問她。

«給我攤點兒面片吧,隨便吃一點兒就是了。»米小戀累的都不想說話了,如果不是肚子餓的話,她都不想下來了,這個家讓人覺得非常的壓抑,壓抑的都喘不過氣來了。

«正吃飯的時候不吃,這個時候就自己弄,下人也是人!»

If you cherished this article therefore you would like to collect more info relating to 唐南楓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拍著胸口保證,「哥,你就放心吧,難不成我還能把沈小姐給吃了?你如果真的不放心,那就親自來唄。」 — 品茅台看小說 please visit our web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