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小戀沒有想到就是來這裡都會見到榮錦天,她在沒有防備的情况下被榮錦天給拉了出去,她反應過來了,就甩開了榮錦天的手。

nordicskater.com要不是舌頭不利索,她真的很想罵人了,她做什麼事請,礙著他了嗎?為什麼他什麼都要管。

«怎麼了?»榮錦天忽然的被米小戀給甩開了手,他也是一愣。

«我自己走!»米小戀一字一句的說著,說完了她把散落下來的頭髮捋了上去,氣鼓鼓的走到了榮錦天的前面。

榮錦天就跟著米小戀走出了劇院,他已經完全的把方叢倩給忘了。

«你為什麼跟著我?»米小戀黑著臉,用她秋水般的眼眸瞪著榮錦天。

«我……»榮錦天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著米小戀,只是看著她穿著暴露的衣服在大家的視線裏,他就有一種想把她雪藏起來的想法。

我走了,你自便。米小戀打了個手勢,她現在說話有點兒大舌頭,不想讓榮錦天看到自己更多的尷尬。

«等一下,你肯定還沒有吃飯,我帶你去吃飯。»榮錦天一看時間,跳舞之前演員是不可能吃飯的,而這個時候,她一定會很餓的,所以他要帶她去吃飯。

米小戀擺了擺手,她要儘量儘量的不跟榮錦天在一起,她怕遺失了自己的心。

«錦天,你怎麼出來了?小戀?»方叢倩從後面追了上來,她等了很久都沒有見到榮錦天回去,於是她就去了後臺找他,可是後臺的人說來了一個男人,不過拉著一個女演員就走了。

方叢倩氣的,這個米小戀真是不要臉,居然去跳芭蕾舞勾/引著榮錦天。

追了出來,就看到了兩人在僵持著。

«倩?你怎麼出來了?»榮錦天看到了方叢倩才想起了,還有個人在等著自己的。

«錦天,我見你沒有回去,所以我就出來找你了。小戀,你也在這裡,好巧啊,剛才我看到了一個演員好像你啊。»方叢倩走了過去,並沒有去挽著榮錦天,卻跟米小戀很是熱絡的樣子。

米小戀看了方叢倩一眼,這個女人在榮錦天的面前裝的還真是好,不過真想什麼時候讓榮錦天看到方叢倩的真面目。

«那就是我!»米小戀說。

«真的是你啊,跳的真好啊,你不去跳舞還真是可惜啊,我認識一個國外的舞蹈老師,他教的可好了,你一定可以拿大獎的。»方叢倩拉著米小戀的手,給她介紹著。

«不稀罕!»米小戀說了轉身就走了。

方叢倩看著米小戀的背影,一臉的驚訝,不過她的眼睛裏卻閃過了得逞的笑意。

«錦天,我說錯什麼了嗎?我是不是惹到小戀生氣了?»方叢倩一臉的委屈,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榮錦天歎了口氣,自己活了二十八年,從來都沒有如此的無奈過。

«也許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去出人頭地的,走吧,人各有志,倩,你是好心,我知道的。»榮錦天也是深深的看著米小戀的背影,他的心裡已經决定了,要告訴方叢倩,自己已經結婚了,讓她不再對自己有什麼想法了。

«錦天,我好怕你不要我了,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訴你,走,我們去吃亱宵,我慢慢的給你說。»方叢倩柔弱的說著,她的眼睛裏有著霧氣,看著很讓人心疼。

榮錦天點了點頭,正好他也有話給方叢倩說。

«錦天,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放弃了舞蹈回來找你嗎?»方叢倩喝著奶茶,幽幽的問榮錦天。

其實榮錦天也很想知道她為什麼忽然就回來了。

«是為什麼?»榮錦天看著眼前的方叢倩,從小就認識了她,看著她不管颳風下雨,都會去跳舞,還有她跳舞的小樣子非常的可愛,他就一直的很喜歡她。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都長大了,加上周圍朋友的起哄,他們就成了男女朋友關係,好像那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可是這麼多年,他卻從來對方叢倩沒有過吃醋的感覺,也沒有憂心的時候,也許是方叢倩一直都順順利利的,從來都沒有給自己找過麻煩吧。

«錦天,你還記得我們十七歲那年的事情嗎?那次有一輛車差點兒撞到了你,我把你推開了,自己卻被車給撞了,當時並沒有發現什麼。可是後來我跳舞的時候,只要是練久了,我的腿就會痛,在國外的醫院檢查了,說是當時骨頭被撞裂了一個縫,卻沒有被發現,這些就是醫院的檢查報告。»方叢倩從自己的包裏,把醫院的檢查報告掏了出來,遞給了榮錦天。

«這些年我不是都沒有跟你聯系,那就是因為我在國外治療,芭蕾舞對於我來說,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我那個時候哭過,瘋過,還曾經想到了自殺,可是我想到你說過的,會永遠在原地等著我,所以我就回來找你了。嗚嗚嗚。»方叢倩說完了,就放聲大哭了起來。

十七歲那年事情,榮錦天是有記憶的,方叢倩確實為了救他被車撞了一下,可是他覺得那個時候車子都已經在刹車了,只是輕輕的挨了一下,在醫院檢查也沒有任何的內傷。

沒有想到還是把骨頭給撞裂了。

榮錦天看著那報告,上面清清楚楚的說著是舊傷,骨裂,治療時間是兩年前。

還有最後一個加粗的字體,就是此生不能再從事劇烈的運動。

是自己害了方叢倩的一生,她是那麼的熱愛舞蹈事業,可是卻不得不放弃,當年自己說的話已經成了她活下去的理由。

本來榮錦天是要給方叢倩說自己已經結婚的事情,這下他又說不出口了。

看著哭的非常傷心的方叢倩,榮錦天遞給她了一張紙巾。

«對不起,如果我知道當年的車禍會讓你受到如此大的傷害,真是該自己去承受的,倩,你受苦了。»榮錦天心疼的說著。

«錦天,你不要這樣說,我不要你的道歉,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像以前的那樣對我就好了。»方叢倩擦乾了眼淚,眼巴巴的看著榮錦天。

If you have any sort of inquiries relating to where and 當初在討伐匈奴之時,剛剛取得河內大捷,洛陽的局勢轉危爲安的時候,司馬炎就動了心思要調羊祜的軍隊南下去解決掉鍾會,但那時羊祜據理力爭,認爲晉國的最大敵人還是以匈奴爲首的胡人,現在還是應當集中全力來消滅胡人,不給他們東山再起的機會。 — SeeU都市小說 how you can use 雖然屋子看上去很簡陋,不過,楚河對此已經很滿意了。 — 17讀書網, 「請病假干……奧想起來了,嘖嘖嘖,沒想到你為了錦尉哥,連好學生都身份都不要了。」 — 遇見魔眼小說 you can call us at our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