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小戀已經看著那蛤蜊很久了,那蛤蜊做的很是有意思,看著就想吃。她拿著盤子就走到了海鮮區,準備開戰。

hscake.ru可是這個時候卻有一個另外的人乾脆的就把蛤蜊給端了起來。

米小戀眼看著那份蛤蜊就要沒了,她就有點兒生氣了。

«別鬧,我分你一半。»來人已經感覺到了濃濃的火藥味,急忙的把那一份蛤蜊分了一半到米小戀的盤子裏。

«我們把這個給分了,走我們去外面吃。»那個人拉著米小戀就朝外走。

米小戀只是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和那一頭黃色的頭髮。

那手緊緊的抓著她的胳膊,根本就掙脫不了,就這樣兩人就來到了屋外,一處僻靜的地方。

«來我們就在這裡吃,我喜歡吃蛤蜊,可是卻沒有人陪我,現在總算是有人跟我的愛好一樣了。»那個男孩才把臉轉了過來。

米小戀看著這個男孩子,長的也太俊俏了吧?看著年紀不大,還染了黃色的頭髮,也看的出來他就是一個中國人。

«漂亮姐姐,你看著我做什麼?是不是我很好看,你喜歡上我了?»蘇鵬飛微笑著看著米小戀,這個姐姐長的真漂亮,他一眼就喜歡上了。

這孩子自戀的,不過米小戀也不好打擊他,也就只好承認了,他的確是長的很好看。

«嗯,你是長的很漂亮,你叫什麼名字?»米小戀問他。

«我叫蘇鵬飛,姐姐你叫什麼名字?»蘇鵬飛把自己的蛤蜊又分了一些兒給米小戀。

«我叫米小戀。»兩人說說笑笑的,就吃起了蛤蜊,很快的,兩人的面前就有了一大堆的蛤蜊殼。

«真是太好吃了。»兩人還都用了同樣的動作,把手指放在了嘴裡吸允了一下。

«小戀,你還真是會找地方,我可是找了你很久。»榮錦天就跟著方亞華等人說了幾句話,可是轉眼就沒有看到米小戀了。

找完了整個房間,都沒有找到,原來跟一個小男孩在外面來吃蛤蜊了,還吃的喜笑顏開的,這個小男孩也不知道是誰家的,長的那麼的好看,只是眉眼間跟米小戀有些兒神似。

«哦,榮總,你也來了,要不要吃一口蛤蜊?»米小戀只是客氣的說了一下,她那白嫩的手指上正好捏著一個蛤蜊肉。

榮錦天伸手就把米小戀的手給握住了,用自己的嘴去把米小戀手上的蛤蜊肉給吃了,吃完了,他還舔了舔嘴唇,那模樣就別提有多性感了。

米小戀都看的有點兒呆了,榮錦天的長相還真是該死的好看。

«漂亮姐姐,他是你的老公嗎?»蘇鵬飛看著他們親密的樣子,就問米小戀。

«嗯,不是。»米小戀剛剛點了點頭,又馬上搖了搖頭。弄的蘇鵬飛都不知道是還是不是。

«你好,我是米小戀的合法的老公,我叫榮錦天。»榮錦天坐到了米小戀的旁邊,顯示著他的所有權。

«哦,你就是榮錦天啊,我經常聽我爹地說起你,說你是年輕有為,很有魄力的一個人。»蘇鵬飛一聽對方是榮錦天,馬上就想起來自己的爸爸經常說這個人來著。

«哦,那就謝謝你爸爸的稱讚了,小戀,那邊還有很多的好吃的,我帶你去吧。»榮錦天並沒有問蘇鵬飛的爸爸是誰,他打扮的如此的另類,想著也不是什麼有名氣的人。

«鵬飛,我就先走了。»米小戀很是不情願的被榮錦天給拉走了。

蘇鵬飛就看著米小戀的背影,他是第一次回國的,可是卻總是覺得米小戀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榮錦天,你不是都有了方叢倩了,你為什麼還要來麻煩我?»米小戀覺得榮錦天有點兒不正常。

«你吃醋了?»看著米小戀那氣鼓鼓的樣子,榮錦天卻覺得很開心。

«吃醋?我為什麼要吃醋?再說了,我又有什麼資格吃醋?»米小戀的心裡還是挺自卑的,她真的是很羡慕方叢倩,可以讓榮錦天等著她。

«你有資格吃醋的,你是我的妻子,我喜歡你吃醋的樣子。»榮錦天忽然的就把米小戀給抱進了懷裡。

在榮錦天的懷抱裏,米小戀的鼻子好酸,她為什麼這麼的不爭氣,會在不知不覺裏就喜歡上了榮錦天,而且還要吃醋,她一個合約新娘,有什麼資格吃醋?

«喲,這不是米小戀嗎?»牟茜婭挽著慕容初的手,正好走了出來,就看到了米小戀。

她見米小戀穿的如此的漂亮,還在榮錦天的懷裡哭泣著,她的心裡就很是氣憤,這個米小戀,真是會勾人,把榮錦天都給弄到手了。

慕容初也看到了榮錦天抱著米小戀,兩人很是親密的樣子。

今天的米小戀好美,就跟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樣,跟那天結婚的時候完全的不一樣,那天簡直跟如花一樣。

米小戀想推開榮錦天,可是榮錦天卻把她抱的更緊了。

«榮總,不好意思啊,剛才都沒有看到,榮總,叢倩在那邊看著你的。»牟茜婭也知道榮錦天是喜歡方叢倩的,可是他卻在這裡抱著米小戀做什麼。

«你誰?»榮錦天很是傲慢的問牟茜婭,牟家在帝都只算是一個三流的企業,她要和慕容初和好都是牟家給了慕容初很多的好處,慕容初才勉强的答應了。

«榮總,我是牟家的千金牟茜婭啊,我也是米小戀的同學。»牟茜婭一見榮錦天跟自己說話了,她好激動,榮錦天是什麼人物啊,那是帝都的王,都跟自己說話了,她就急忙的去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慕容初看著米小戀在榮錦天的懷裡,越看就越生氣。

«小戀,你怎麼就如此的不自愛!你跟我離婚了之後,換了多少的男人?他們都比我强嗎?»慕容初也顧不得榮錦天在這裡,他走過去,想把米小戀給扯出來。

«慕容經理,請你自重,米小戀我的妻子!»榮錦天冷冷的看著慕容初,他的話就跟是在晴天裏打了一個霹靂一樣,把慕容初和牟茜婭都給驚呆在了原地。

If you have any sort of concerns regarding where and ways to utilize 「很重要?」 — 寫作中的實驗心理學, you can call us at our own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