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你們的計劃嗎?»趙銘風看着李老,雖然臉色有點蒼白,但他神情裏依然帶着幾分蔑視,»你們以爲殺了我,天組就會落到你們李家手裏?»

ukessaywriting.co.uk«趙組長,你錯了。»李明光淡淡一笑,接上話,»我們李家從沒想過要染指天組,我們想做的,只是讓你離開天組而已,既然你不願意,那就只好用現在這種方式了。»

«沒錯,天組依然會在你們趙家的手裏,你可以放心了。»李老冷冷的說道。

「叔叔,未成年不能談戀愛,你走吧。」路瑾這會也不想陪他演了。 — 泛次元聊天群 趙銘風臉色微微一變,但下一刻,他便明白了過來:»原來,你們做這一切,都只是爲了對付夏天,你們怕我幫他,所以要先除掉我,我沒說錯吧?»

«你說得很對,可惜,這已經無法改變你的命運。»李老冷冷一笑,»銘風,希望你下輩子,不要再這麼的崇拜一個人,那並不是一件好事。»

«是嗎?»趙銘風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神情,»李老,或許我該告訴你,其實,崇拜一個人,未必就真的不是好事!»

話音未落,看似委頓在地已經無法反擊的趙銘風突然動了,他驀然一躍而起,但卻不是發動攻擊,而是往出口方向快速竄去,他的速度相當之快,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是受了重傷的人。

李明光臉色一變,彈身就想追,但就在這時,數聲細微的槍響傳進他的耳中,危險的氣息也隨之而來,他趕緊閃身開始躲避,月光照耀之下,李明光可以清晰的看到不遠處的趙銘風手上有一把手槍,他一邊快速奔跑,一邊朝後快速射擊,而每一顆子彈,都堵住了追趕的路線!

這一來,李明光根本就無法追擊,事實上,他現在要躲開趙銘風的子彈都不容易,每個人都知道,趙銘風最強的其實就是槍法,他有槍在手的話,即便他已經受傷,李明光也沒有半點打敗趙銘風的把握。

而就這麼稍稍的停滯了一下,趙銘風便已經消失在李明光的視線之中。

«希望外面的人能攔住他。»李明光的臉色有點不太好看,他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之下,還能讓趙銘風跑掉。

«外面只是普通的警衛,不可能攔得住趙銘風的。»李老搖搖頭,»不過,趙銘風被我們倆重傷,至少幾個月也無法完全恢復,他這個狀況,也不可能再擔任天組的組長,我們也算是成功了。»

«爺爺,他手上怎麼會有槍?»李明光微微皺眉,趙銘風應該是不能帶槍進這個園林的。

李老微微皺眉,這也是他不能理解的地方,趙銘風最厲害的乃是槍法,所以他便故意選擇這麼一個地方,趙銘風按理不會帶槍過來,就算帶了也會交給園林外面的警衛,一旦趙銘風沒了槍,那就不可能是他們兩個的對手,也正因爲如此,他剛纔說趙銘風死在太崇拜暗皇。

想到這,李老突然心裏微微一動,一時似乎有點明白過來:»傳言暗皇不論什麼時候,身上都有一把別人找不到的槍,如果這個傳言是真的,那以趙銘風對暗皇的崇拜,他身上應該也會有這麼一把槍。»

«看來,那個傳言應該是真的了。»李明光點點頭說道。

«明光,現在不是去管這個的時候了,你趕緊通知孫博文,讓他馬上下手。»李老沉聲說道。

«是,爺爺。»李明光點了點頭,然後便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

江海市。

一棟剛剛封頂的大廈頂部,一個身形修長窈窕的女子靜靜的站立着,女子一身黑色緊身衣,儘管是在晚上,她卻依然帶着墨鏡,顯得頗爲詭異。

打扮得這麼詭異卻依然難掩她獨特丰姿的女人只有一個,那就是魅兒,魅兒擡頭看着天空的那輪圓月,似乎在想念着遠方的親人。

熟悉魅兒的人並不多,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魅兒有個怪癖,她不論到什麼地方,都不喜歡住在酒店,也不喜歡住什麼別墅之類的,她只是住在一些對正常人來說根本不能住的地方,比如橋洞裏,比如爛尾樓裏,也或者是正在修建的建築裏,她就像是一個天生無法享受的人,她甚至能在垃圾堆裏睡得很香,但那些奢華舒適的地方,她反而無法安睡。

魅兒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樣,不過,她不願意去想太多,她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她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住在這樣的地方,反而更加安全,也很少有人能發現她的行蹤。

靜靜的站了一會,魅兒坐了下來,然後緩緩躺在地上,透過墨鏡,看着天上那一輪明亮的圓月,片刻後,她緩緩閉上了眼睛,其實,她並沒有親人,但有個人,卻像是她的父親一樣,把沒人要的她從垃圾堆裏撿了回去,然後把她培養成頂級特工。

時間緩緩流逝,天上不知何時飄來一朵烏雲,漸漸的吞噬着那輪明月,不一會,月亮便已經被烏雲完全遮住,而天上的烏雲似乎也越來越多。

«要下雨了。»魅兒腦中閃過這個念頭,不過,她並沒有下去的打算,等真正下雨的時候,她再走也不遲。

現在時間並不算晚,還不到晚上九點,所以此刻魅兒並無多少睡意,對她來說,此刻更像是閉目養神而已。

一陣涼風吹來,魅兒倏然睜開眼睛,然後一躍而起,她聽到了一陣腳步聲,聲音雖然很輕,但卻逃不過她的耳朵,她更能聽到,有數十人正在飛速上樓。

這是一棟無人施工也無人居住的大樓,晚上的這個時候,是絕對不應該有人出現的,所以,魅兒馬上警覺起來,她甚至有一種預感,這些人就是衝着她來的。

大約等待了幾十秒鐘之後,魅兒便看到一羣人衝上了樓頂,看了看爲首的那人,又掃了其他人一眼,魅兒繃緊的神經稍稍鬆弛了一些,然後便有點不悅的問道:»怎麼是你們?你們來這做什麼?»

In the event you cherished this post in addition to you would want to acquire details relating to 望着劍修愕然的臉色,易逍遙笑了笑,道:“先前接連幾個大招,已經將體內的真氣消耗的差不多了,不過暫時還死不了!” — 100部最佳小說 generously visit our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