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南皺眉。

「奶奶,您怎麼現在越來越不可理喻了,如果是年紀大了,太煩,太悶,我可以抽時間,帶你出去玩,現在是工作時間,你這樣,真的很不好!」路南說道。

「小南,你現在是越來越不聽話了,奶奶讓你回來一次,就那麼為難嗎?蘇北失蹤一年,你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去找她,也沒聽過你說過什麼,怎麼,在奶奶這裡,就不一樣了嗎?奶奶在你的心裡,還不如一個外人來的重要嗎?」穆念影說著,有點蠻不講理。

路南簡直無語到極點了。

「奶奶,北北她是我老婆,您說話能不能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再說,我都說了,這會要上班了,您非得要我回來,這不是耽誤公司的事情,強人所難嗎?」路南為難的說道。

「強人所難,耽誤公司的事情,小南,你好意思這樣說,你一個CEO,蘇北一個小小的高層管理者,你們兩個人回來一會時間,就耽誤公司事情啦,奶奶以前也在公司待過,奶奶不傻,你是不是認為奶奶年紀大了,已經可以當成傻子忽悠了嗎?」穆念影冷聲說道。

路南簡直頭疼。

「奶奶,我哪裡敢啊!您瞧瞧,你這都說到哪裡去了,到底什麼事情,您在電話里說,還不行嗎?」路南無語的說道。

「不行,這件事情,我必須當著你們的面,問個清楚,實在不行,我們還要好好的查一查,路南,你現在立刻給我回來,你爸媽都在家呢,我今天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這個事情,搞個一清二楚,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穆念影冷聲說道。

聽著奶奶固執的話語,路南的額頭,青筋突突突的跳。

他總覺得,這不會是什麼好事。

上一次奶奶這樣,還是蘇北和顧念城傳出緋聞,奶奶才會氣成這樣。

奶奶的思想比較封建保守,有時候,也有點蠻不講理,他以為,這一年的時間,她已經好多了。

可是,沒想到,她現在遇到事情,還是這樣。

路南無奈的搖頭。

上次他還知道什麼事情,讓蘇北用假懷孕糊弄過去了。

那這次呢,又是什麼事情?

他根本一無所知。

「奶奶,您就寬限一點時間,中午回來,這下總該行了吧!」路南好聲好氣的說道。

「不行!小南,今天奶奶就給你把話撂到這裡,如果九點的時候,奶奶看不見你和蘇北,我就從別墅的三樓,直接跳下去!」穆念影發狠的說道。

「奶奶,你可千萬別,我馬上就回來!」路南著急的說道。

他掛了電話,猛地轉動方向盤,一踩油門,向著停車場開出去。

他的俊臉緊繃,看的出來,他的神情,並不是你很好。

蘇北轉身看了他一眼。

「路南,究竟怎麼回事?」蘇北問。

「我也不知道啊,奶奶非得讓我們現在回去,我不回去,她就一幅誓不罷休的樣子,還說,要給我從別墅三樓跳下來,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路南無奈的說道。

蘇北嘆了口氣。

「算了吧,別多想了,我們先回去看看,應該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蘇北說道。

蘇北萬萬想不到,為了讓自己後悔,顧念城不惜出損招,讓她措不及防。

路上的時候,路南給雲帆打電話。

讓他給蘇北那邊,去請個假,自己今天的行程,都往後推一推。

路南害怕穆念影真的做出什麼事情,一路上,路南的速度都很快。

終於到了路家老宅,蘇北和路南,快速的衝進別墅。

他們兩個進入客廳,立馬傻眼了。

穆念影哪裡有她說的那麼狠。

她面無表情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孫靜怡和路向遠,坐在旁邊。

路南有點摸不著頭腦。

「奶奶,爸媽,我們回來了!」說著,他拉著蘇北的手,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等著穆念影發話。

在電話話,穆念影的聲音那麼著急,那麼發狠,路南以為,會有天大的事情,結果回來后,穆念影倒是裝起淡定了。

唯一讓路南不舒服的是,穆念影盯著蘇北,來來回回,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五圈。

愣是讓蘇北以為,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東西。

「路南,我是不是今天妝有點花啊!」蘇北問。

路南怔住了。

「你今天化妝了嗎?」路南反問。

蘇北伸手摸了摸臉,好像沒有誒。

看著兩個人竊竊私語。穆念影終於淡定不下去了。

「今天,當著所有人的面,蘇北,我問你一個問題!」穆念影說。

蘇北茫然的點點頭。

「奶奶,您問!」蘇北表現的異常乖巧。

說到底,她只是不想讓路南為難而已。

「紫蘇,真的是你跟小南的孩子?」穆念影一開口,就是一記重磅炸彈。

蘇北被炸的暈頭轉向。

「奶奶,你在說什麼呢?」蘇北問。

穆念影冷哼了一聲。

「我在說什麼,你不是應該更清楚嗎?你失蹤這一年的時間,去了哪裡,幹了什麼,跟什麼人住在一起,紫蘇究竟是哪裡來的,你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或許,我還能念在你是小寒和小凜媽咪的份上,原諒你!」穆念影狠狠的說道。

蘇北簡直氣的手都在發抖。

「奶奶,你從哪裡,聽到了什麼,你憑什麼問我這麼侮辱人格的話!」蘇北生氣的說道。

路南伸手攔住蘇北,幫她拍了拍後背,順了順氣。

「北北,你先被生氣,我來說,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能生氣的,一定啊!」路南擔心的說道。

看著路南關心的神情,蘇北這才緩了緩。

她點點頭,坐在那裡,悶不吭聲。

路南抬頭看著穆念影。

「奶奶,紫蘇的確是我的孩子,我不知道您為什麼要這樣懷疑,但是,您這樣說北北,我是不允許的,您如果一直這樣,我寧願和這個家,脫離關係,北北這一年發生了什麼,我比你們都清楚,希望你不要相信外面那些傳言,因為那些,連你的孫子都懷疑!」路南說的鏗鏘有力。

穆念影瞬間氣的發抖。

她伸手,將旁邊的一疊文件,扔在茶几上。

「我道聽途說,我懷疑蘇北,我侮辱蘇北人格,到底是誰在侮辱誰,我看是你們在侮辱我的智商吧,蘇北在美國的這一年時間,一直跟顧念城住在,他們兩個人,孤男寡女,說是沒有什麼,誰信呢!紫蘇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小南,你自己用腦子想一想啊,別被那個女人給糊弄了,帶了綠帽子都不知道!」穆念影說的很是氣憤。

「夠了!」路南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奶奶,你是我的奶奶,所以我尊重你,但是,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給自己留點餘地,給別人留點面子,你這個樣子,我真的很討厭!」路南生氣的說道。

穆念影的身體,瞬間止不住的顫抖。

「你說什麼,你討厭我,我一心一意的為你好,你卻討厭我,小南,你知道你這話說出來,我有多傷心嗎?你為了維護這個女人,什麼都不顧了,她做過什麼,你都不在乎嗎?你知不知道,那個小紫蘇的出生年月,根本和蘇北離開的時間,對不上,她是離開你之後,才懷孕的!」穆念影憤怒的吼道。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

「我知道我可能傷了你的心,但是,北北是我老婆,我不維護她,還有誰維護她,難道我幫著家裡人,一起欺負她嗎?奶奶,您真的太偏心了,我告訴你,莫不說蘇北這一年的時間,沒有跟顧念城有什麼,就算是真的有,我也能夠接受,我愛她,願意包容她的一切,我知道,太多的事情,都不是出自於她的本意,你們不了解她,就不要隨意批判!還有,奶奶,你知道你一心一意為別人好,為什麼別人不領情嗎?因為你用錯方式了,你對西西那麼好,西西為什麼一年不願意回家,為什麼回家后,一直想去外面住,因為你們對她好,是想讓她按照你們所希望的方式成長,她是個人,需要自由,不是您的傀儡……」路南還沒有說完,就被路向遠,一聲厲呵。

「路南,你夠了,怎麼跟你奶奶說話呢!」路向遠生氣的說完。

孫靜怡已經在哄穆念影了。

因為路南的話,穆念影這麼大年紀了,瞬間就哭了。

「錯了,是我錯了,一切都是我的錯,奶奶關心你們,是奶奶做錯了!」穆念影難受的搖頭。

路南無奈的看著她。

「奶奶,是您真的用錯方式了!」路南說完,就收到路向遠一記白眼。

蘇北伸手拉了拉路南,她已經從剛才的震驚中,緩過來了。

「你不要再爭執了,我頭疼,我看看奶奶說的這些文件,究竟是什麼!」蘇北說完,就伸手從茶几上,拿出蘇北說的文件,下面還有一個檔案袋,厚厚的,裡面不知道裝的什麼東西。

蘇北也不著急,她一起拿了過來。

首先,她拿起文件夾,打開看起來。

入目的第一頁,就把蘇北驚住了。

她當初的預產期,明明是十月份,為什麼愣是變成了來年的元月份。

她快速的翻開第二頁,還有,她生下路紫蘇的日期,竟然也跟實際不符。

When you loved this post and you wish to receive more information concerning 很快,車隊最前面的一臺裝甲突擊車被一頭地龍的巨角撞上,哐噹一聲,尖角戳穿正面裝甲,地龍揚起頭,將整輛傘兵裝甲突擊車舉在空中,用力一甩,連人帶車飛出十多米外,狠狠撞在了一棵巨大的樹幹上。 — 小說中的人性論 kindly visit our internet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