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暮白在把書送到莫君澤的寢室門口之前,還把書頁又給重新翻了一遍。

這本書莫君澤似乎並沒有看幾次。

support-tech-247.com而且,書頁上面乾淨的很,就如同剛剛買來不久一樣。

一點污跡都沒有。

當然,除了莫君澤自己在書上寫的那個『笙』字。

那個『笙』字是很漂亮的楷書。

如同字帖上印下來的一樣,極其端正。

譚暮白左右看了幾遍,都看不出這個字又別的特別之處,就合上了書頁。

然後輕輕敲了敲莫君澤的房門。

莫君澤的房門關著,她起初客氣的輕輕敲了幾下。

之後發現沒有人過來開門,就把耳朵貼在門板上,試著重重敲了幾下。

仍舊沒有人來開門。

「難道是出門了?」

譚暮白淺淺蹙眉。

正好這個時候有個隔離區的小護士穿著便裝從走廊里過去。

看見譚暮白站在莫君澤的房門口,就腳步停了一下,問譚暮白:「譚醫生?您在這兒做什麼?」

小護士很客氣。

譚暮白就微微笑了一下,舉了舉自己手裡拿著的那本書:「前天借了莫教授一本書,今天看完了,所以過來還給他。」

那個小護士點點頭,似乎是想起什麼了一樣,笑著道:「莫教授不在吧?」

「嗯。」譚暮白看她似乎是知道什麼,就問,「你知道莫教授在哪兒嗎?」

「在哪兒我是不知道,不過,」那小護士追憶,「我在過來的時候,看見一個很像莫教授的人影,往營地那邊的瞭望台方向去了。」

「謝謝。」

譚暮白客氣道謝。

那個小護士把知道的都告訴譚暮白了,也微微點點頭,然後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譚暮白按照那小護士所說的,去瞭望台那邊找莫君澤。

果然,在瞭望台上看見了莫君澤。

海邊的風也夜裡吹得凶。

而且又是這樣冷的天。

所以譚暮白上瞭望台的樓梯的時候,扶著樓梯的石牆扶手很小心。

大概是太小心了,惹得莫君澤轉頭看了過來。

夜色之下,瞭望台的燈有亮光照在他們的周圍。

照的彼此的臉都很清晰。

「譚醫生?」

莫君澤那顏色偏淡的眼珠看向譚暮白,語氣雖然有淡淡的奇怪,但是眼眸中卻沒有任何情緒。

猶如冰做的一樣。

看不出任何波動來。

譚暮白認識他的時間長了,倒是也慢慢的習慣了莫君澤的這種反應。

就笑了笑:「莫教授一個人在這邊看海?」

她之前跟沈冰也在這裡看過海。

不過,冬日裡太冷了,除非真的很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否則是沒有人頂著海邊的大冷風過來這裡看海的。

「嗯。」

莫君澤淡漠的應了一個字。

「王允死了,這紫幡上面的靈魂印記卻沒有消去,說明其主另有他人,你向紫幡注入魂力,或許會驚動紫幡的主人。」 — 玩家兇猛 譚暮白笑笑,在站穩之後,伸手把那本書給莫君澤遞了過去:「莫教授的書,現在還給莫教授。」

莫君澤垂眸看著,伸出手接了過去。

冷淡的沒有多說一個字的欲·望。

跟一個惜字如金的人相處,就算是問問題,都要找合適的角度切入。

譚暮白琢磨了一下,才慢慢試著跟莫君澤聊天:「這本書我看的很仔細。」

莫君澤垂著眼睛,跟個冰雕的美貌神袛一樣,把她當空氣。

譚暮白看他沒反應,就繼續道:「這本書上,有個『笙』字,是什麼標記嗎?」

問完的一剎,譚暮白清楚的看到,莫君澤抓著書的手指重了幾分,臉色也更冷了。

In the event you loved this information and 紀恆閑的無聊,又是在蘇靈璇身邊一陣糾纏,蘇靈璇拗不過紀恆,差點就要從容就犯了。 — 小說美學史 you want to receive more info concerning 「你……你怎麼知道漢王遺庫?地圖不在我這,此圖是明王掌管的,我哪有機會染指。」陳顯榮拚命的甩了甩尾巴,他前些日子,記憶在逐漸的恢復,卻發現自己成了一條金魚,十分的驚恐。他拚命的想要和外界溝通,但奈何卻無人理睬,覺得十分鬱悶,好不容易到了今天,才和眼前這個人說上了話。 — 莞怅小说鉴赏 assure visit our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