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小冉蹬著高跟鞋走遠了,身後的父子倆有說有笑的的跟了上來。

莊園環境優雅,一應俱全,感覺真的好極了。

許小冉躺在了按摩椅上啟動按鈕,選了一首舒緩的歌曲閉眼享受著。

司南沒有去打擾妻子,他轉身跟兒子換上泳衣去游泳了。

「兒子,要我等你嗎?」司南問。

「不用。」司言昂首挺/胸的說。

一大一小在偌大的泳池裡暢遊,司南自從妻子生病至今,第一次下泳池。

幾圈下來,司南上岸。

江寧將乾淨的浴巾披在了司南的身上,司南坐下來休息,眼睛沒有離開司言。

司言最喜歡游泳了,季承早就訓練了游泳的技能,這會兒還在潛水。

司南看著兒子,心裡暖洋洋的。

「有事?」司南問站在身後的江寧。

「簡小姐在跟蹤您,昨晚她的車就停在了對面的馬路上。」江寧如實說。

司南眼裡閃過了一抹冷意。

「不用管,準備花茶。」司南說完江寧很快就去準備了。

司南當然知道簡琳是不可能那麼快的放手的,她能翻出什麼樣浪花。

司言歡快的在泳池裡翻騰著,司南看著時間差不多了,連忙讓人把司言從泳池裡給撈出來。

「爹地,我還沒玩夠……」司言抗議無效,被保鏢帶走換衣服去了。

江寧端來了泡好的花茶,分別到了兩杯。

「你派人去境外查一查,唐燁晨的去向。」司南說。

「嗯。」江寧很快就就走了,隨後司塬坐到了司南跟前。

「按摩師的技術怎麼樣?」司南問司塬。

司塬渾身沒勁,懶洋洋的躺著。眼皮都不想抬一下,差點沒要了他的小命。

「不怎麼樣,差點沒把我的骨頭給捏斷。

你看看我的脖頸後面全是淤青,他是跟我有仇嗎?」司塬淡淡的說。

司南一愣,莊園的按摩師都是最精良的技術,怎麼會把他的骨頭給捏斷嗎?

「是你最近太累了,要不給你放幾天假出去旅遊一下。」司南,一邊說一邊品著花茶。

司塬這才睜開眼睛,隨後又快速的合上了。

「可能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放假放下就算了,把我的假期全部推到春節,今年我要出去旅行。」司塬塬不覺間困意襲來,就這樣睡了過去。

身後的保鏢拿來了毯子蓋在了司塬的身上,司南放下杯子,轉身換衣服去了。

「等他醒來,不許離開。」司南換好衣服出來跟保鏢說。

「是,先生。」保鏢站在一邊說。

司南離開了泳池,回到了卧室。

許小冉早就睡了,卧室里的音樂讓人昏昏欲睡。

司南坐下來,打開了電腦處理郵件。

卧室里再次安靜了下來,只有敲擊鍵盤的聲音。

李嬸叫住了金管事。

「先生喜歡李子,你準備了沒有?

另外……三少爺喜歡吃……」

「我全部讓人準備好了,這些我怎麼會忘記。」金管事說。

「那就好……」李嬸念叨著去廚房了。

夕陽西下的莊園非常的安逸……

晚上八點鐘,豐盛的晚飯準備完畢,司塬最後姍姍來遲……

「哇塞!

看著不錯哦,我嘗嘗看!」司塬一覺醒來,果然舒服了不少,連帶著胃口也大增。

「李嬸,給三少爺盛湯。他胃不好,下次清單一些。」司南跟李嬸說。

「我知道了,先生。」李嬸連忙說,一邊小心點盛湯。

司塬笑了一下,繼續席捲美食。

許小冉看著司塬胃口大增,再看看他們倆兄弟用餐的姿勢幾乎一模一樣,看他倆用餐幾乎是一種天然的享受,再看看坐在旁邊的兒子,姿勢優雅的不行。

似乎……似乎就她的吃相比較粗魯,許小冉也學著優雅起來。

司南差點憋出內傷,他嘴邊蔓延著笑意。

李嬸把這微妙的變化看在了眼裡,看來先生真的長大了,成熟了。

她再看看夫人,看上去機靈乖巧,跟先生非常的登對,尤其是小少爺,簡直讓人愛不釋手……

晚飯結束,司塬打過招呼去休息了。

司南一家三口去後山的林蔭路上散步去了。

簡琳剛出公司,祁瀟瀟在車前等著她。

「你?

你等我?」簡琳問,眼裡閃過一抹懷疑。

祁瀟瀟點頭。

「你找我什麼事兒?」簡琳淡淡的問,看她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祁瀟瀟倒是沒有放心上,她也沒有指望簡琳能給她什麼好臉色。

「沒什麼事呀,我今天路過我們很久沒見了。順便吃個晚飯,你有時間嗎?」祁瀟瀟說,指了指不遠處的餐廳。

簡琳也沒有推辭,兩人進了餐廳,點了餐。

簡琳回復了幾條信息后這才看向了坐在對面一樣你不發的祁瀟瀟,雖然兩人的關係不咸不淡,偶爾出來吃個飯。

「你心情不好?」簡琳問,將一杯果汁推到了她手邊問。

祁瀟瀟這才回神,她搖搖頭。

「在這樣偌大的城市中,想要好好的生活下去。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真的是非常的困難。」祁瀟瀟一直以為,她仗著唐雪寧可以集團里橫行霸道。

但是自從許小冉到了集團以後,她才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渺小,想要在集團里生存下去就一定要有自己的交際圈。

簡琳笑了一下,這丫頭今天吃錯了吧?

「好好的幹嘛發這種感慨,是不是工作里遇到了不能解決的事兒?」簡琳問,晚餐已經端上了桌,香噴噴的。

「總裁夫人到了集團沒幾天,已經開始大刀闊斧的把看不順眼的人全部裁掉。

下一個就是我了,所以以後……我們像這樣吃飯的機會就會越來越少。」祁瀟瀟安靜的開始吃飯,心裡有著忐忑,怕被辭退。

簡琳倒是沒表現出太大的驚訝,許小冉怎麼會放過羞辱她的人。

「不會有事,你就放心的工作。離她遠點,她現在仗著是司南的老婆橫行霸道。」簡琳邊吃邊問,許小冉的膽子是越發的大了,居然連祁瀟瀟都容不下。

看來,好戲已經上演了。

司南對許小冉的寵溺讓人覺得不可思議,許小冉你就使勁兒的鬧騰吧。

If you liked this report and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far more facts with regards to 霍擎天伸出長胳膊一撈,將她抱在自己懷裡。 — 網絡小說Club kindly check out our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