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北忍著身體的酸痛回到了家,剛一進門,就看到爸爸、媽媽和妹妹正坐在客廳之中,臉色難看。

digg.com見她進門,一道道鄙夷的目光大咧咧的看向蘇北。

**裸的打量和輕視,像是一根根鋼針一樣,狠狠刺在蘇北的身上。

而蘇北的父親,蘇雲天更是大步走向蘇北,手臂猛地抬起,掄起一個半圓。

「啪!」

一記又快又響的耳光狠狠的打在蘇北臉上。

蘇雲天一臉憤怒,他怒氣沖沖的罵道:「你個逆女!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好事!」

隨即將一沓照片猛地扔到蘇北面前。

照片上的蘇北幾近**,被擺出了各種不堪入目的姿勢。

蘇北立刻想起了昨天自己被葉冉打暈的事情!

一定是葉冉做的!葉冉居然打暈自己,給自己拍這種照片!

葉冉,你好狠的心!

蘇北顫抖著雙手,撿起落在地上的照片,她看向蘇雲天,一臉震驚難堪,這件事情分明她才是受害者!

看到蘇北震驚的神情,蘇雲天不禁提高了聲音:「我們蘇家竟然出了像你這種不知廉恥的人!難怪一夜未歸,居然是做這種事情!簡直丟盡了我們蘇家的臉!」

蘇雲天說著,胸口不住地起伏,憤怒到了極點。

蘇北微微抬頭,就看見一旁的蘇暖滿臉都是幸災樂禍,那雙與自己極為相似的眼睛里滿是戲謔和嘲諷。

母親皺著眉,眼神輕輕掠過蘇北,竟是連看都不看一眼。彷彿多看一眼蘇北,就會髒了自己的眼睛。

蘇北雙眼通紅,她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心中十分委屈:「爸!你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蘇雲天臉皮漲的通紅,背著手,渾身哆嗦,大吼:「照片都送到家裡了,誰能誣陷你!不知廉恥,和站街女有什麼兩樣?」

刺耳的話傳來,蘇北忍不住大聲辯解:「這分明是有人害我!」

蘇暖急忙說道:「不可能吧,姐姐剛回來沒兩年,怎麼會有人害你呢!再說,姐姐昨晚不是和男人上床了么?」

「你怎麼知道!」蘇北立刻質問蘇暖,她和一個陌生男人上床的事情,蘇暖怎麼會知道!

蘇暖面色一慌,又見大家都盯著她,立馬勉強的解釋道:「你脖子上的吻痕不就是最好的證據么!而且我也是隨口一說,也沒想到姐姐就承認了!」

她話鋒一轉,又道:「和男人鬼混,又拍這種照片,不愧是從小在美國長大的,真!開!放!」

她說到最後,那三個字一個字一個字的蹦了出來,語氣里是滿滿的鄙夷。

聽到「鬼混」兩個字眼,蘇雲天本就難看的臉越發陰沉,聽到「真開放」三個字的時候,只覺得青筋突突直跳,看見蘇北就來氣。

「丟人現眼!!」說著,他抬起手,又給了蘇北一耳光。

就在這時,蘇北的姑姑蘇雲倩從裡面走了出來。

「哥,你幹什麼!」蘇雲倩伸手將蘇北護在了身後。

「你看看蘇北乾的好事!」蘇雲天將照片甩給了蘇雲倩。

蘇雲倩迅速的看了一眼照片,說道:「這種照片突然出現在蘇家,本身就讓人懷疑!你怎麼能不搞清楚事情的經過就責怪北北!」

「經過!還要什麼經過?能拍出這種照片,她還有什麼醜事不敢做!讓我蘇家丟盡了臉!」

「丟臉?」蘇北突然冷笑出聲,「你們把我當成過親生女兒么!我和蘇暖同一天出生,卻把我送出去!現在我被人害成這樣,你都沒有關心過一句!只是擔心我丟了蘇家的臉?你們都沒有把我當成蘇家人,那我丟誰的臉!」

「反了你了!」蘇雲天氣的火冒三丈,手一揚,又想著教訓教訓蘇北。

蘇雲倩聽得一臉震驚,將蘇雲天推開了一步:「我真沒想到啊!北北都說是有人害她了,你居然不相信自己的女兒!是,她從小就不在你身邊長大,可她的確是你親生的啊!」

蘇雲倩環顧了一圈,蘇暖的嘲笑和大嫂冷淡的態度都讓她感到心寒:「好!既然這個家容不下北北,那我也沒必要讓北北待在這裡受你們的氣!」

說完,蘇雲倩拎起包,拉著蘇北就往外面走去。

蘇北木木的跟著蘇雲倩,剛才的反抗似乎已經用盡了她所有的力氣。

蘇雲天看著蘇北決然離開的背影,憤怒地大吼:「滾滾滾!滾出去就再也別回來!該死的掃把星!」

母親細聲細語的聲音突然傳來:「雲天,別生氣……」

蘇北聞言,身體一頓,她有些期待的轉身,看向母親。

「不值得。」

輕飄飄的三個字徹底擊碎了蘇北心中那微小的期待。

她現在徹底死心了。

她一直努力想得到父母的注意,沒想到,最後得到的,不過是兩個狠狠的巴掌和一句輕飄飄的「不值得」。

反觀蘇暖得到的關懷,她忍不住苦笑一聲,這或許就是愛和不愛的區別吧。

同樣是親生女兒,一個活的高高在上,像公主一般,一個落魄無助,姿態低到了塵埃里。

這個家,真的容不下她。

或許,她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蘇雲倩氣沖沖的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師傅,去機場!」

南希市的天空很藍,飛機的轟鳴聲響起,在南希市的天空中拉起兩道長長的尾跡雲。

If you have any kind of concerns pertaining to where and how you can make use of “可是他們都是關業的,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折到裏面。” — 我有一座冒險屋, you could call us at our own internet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