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素不敢眨眼,這件事情只有師傅和自個知道,就連師傅傾慕的明王都不知道,花裴卿羽又如何得知,若素決定裝傻賭一把:「不知侯爺請明王是……」

「本侯精通醫術,從我出生開始,身邊就有風花雪月服侍,月一體內有沒有異常本侯會不清楚?本侯不精通蠱術,但不代表本侯愚昧,不懂!否則你以為本侯又會為何單單對月一多要求一門毒蠱之術,要她以毒草淬鍊身體?

你體內的雙蠱與月一體內的蠱不相上下可偏偏卻又臣服於月一?你就沒有想過為什麼?

月一自打認識你就對你並不熱情,因為她知道你的出現就是打擾她寧靜生活的開始,她不知道她的身份是什麼,但她卻能肯定她是苗疆後裔,月一才是名正言順的苗疆聖女,對不對!

她的體內有她母親也就是現任苗疆族母輪迴的母蠱即本命蠱。」

「怎麼可能?」若素反駁,若月一體內是師傅的本命蠱,那師傅應該早就死了才對。

「人有雙胎,那麼蠱蟲自然也會有千萬分之一的雙生蠱,恰好輪迴的母蠱就是雙生蠱,有雙生蠱在,便能準確的知道月一是否安好,所以月一從小展露的天賦,武修速度讓人驚嘆。

餘墨是輪迴最喜愛最看重的弟子,從小更是當做親生女兒愛護,輪迴可以說把所有的本事都傾囊相授,為的是接替輪迴成為新一任族母。

本侯猜測這餘墨想必是還未得到成為真正聖女的最後一關測試,差最後一關才能得到聖女頭銜,這最後一關需要現任族母的全力支持。

出了什麼差錯本侯猜測不到,但輪迴有個女兒的秘密肯定是被餘墨知曉了,雙生蠱的秘密會不會就是餘墨過不了最後一關的關鍵所在呢!輪迴自以為餘墨不知曉問題所在,暫時找了別的理由搪塞,於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餘墨借遊歷之名來到帝都自然要除去月一以保地位永固。

若月一死了,雙生蠱的力量就會集中在剩下的那隻蠱蟲身上,餘墨自然就成了苗疆最厲害的族母,最厲害的蠱師。

不知本侯推測的可對?」

若素不答,安靜的守在月一身邊,師傅不想月一成為苗疆聖女,師傅不想讓月一同她一樣背負責任,重擔,師傅希望月一留在俗世能夠平安快樂就好,找一人相守白頭,永不再回苗疆。

所以師傅從不提及月一,從不尋找月一,只需要知道她活著即可,本命蠱在,月一就在,師傅總是閉關,為的是強大自己,強大蠱蟲,一出關就總是眺望一個方向,臉上的愉悅是滿足或許這是她唯一能保護月一的方法,唯一能做一個母親僅能為月一做的事情。

她強大,就代表月一也強大。

當年師傅裝扮成一個鄉村婦人,在生產之時卻難產,幸得花家裴一諾相救,才故意保子死母,裴一諾認為孩子與自己有緣便安葬了師傅帶著孩子回了花府。

In case you liked this information as 進入雲樓后,被一些人笑話,因為小波經常被人看扁,看到一樓客滿,有個位置,小波想要去幫夏天要個位置,結果被那人拒絕病侮辱,夏天想要出手教訓他,被小波攔下。而那人也是蕭夜的手下,仗勢欺人,想要欺負夏天。雙方爆發戰鬥,那人被夏天一掌,狼狽而逃前去般救兵。 — 實用主義小說 well as you would like 啊!逃跑了!」 — 人是機器也要寫小說 to be given details with regards to 凱爾斯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情,沒來由的又是一陣心煩,雖然他心智果決,對自己的決定向來不曾後悔,可是這麼多年下來,真正共事的卻始終是這些意思感**彩也不帶的傢伙,只要還有着正常人的思想,就難免會有些受不了。 — 天啟預報 i implore you to check out the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