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道:»蕭先生,您讓我安排司機送的那位小姐,剛纔上了一位男士的車,已經走了。»

沉沉清冷,長久沒有回答。

那映在落地窗上尊貴修長的男客人身影,他手執香菸,沉鑄不動崾。

管家頓了頓,揣摩不着,便說詳細些:»您致電給客房部,我接到電話立刻下至一層大廳安排司機,可還沒來得及和那位小姐溝通,她便和看似相熟的一位男士走了,蕭先生,我……»

蕭雪政揚了下手躪。

管家如釋重負,雙手合上門出去。

佇立窗前的男人,拉開厚重的法式窗簾,二十五層是個很好的角度,遠處的海,霓虹照得波光旖旎,是這美麗的夜。

他沉沉地閉上眼,聞着身側墨菊花束散發的淡淡香氣,鼻息有的卻還是埋入那女人胸裏所聞到的奶香。

她照顧着孩子,身上不自覺有柔柔的奶味。

男人的長睫眨動兩下,再睜開,眸底一片墨澤清寒。

拿起手機,翻到公司的法律顧問,面無表情開腔:»周律師,給我辦件私事。»

……**……

施潤在車上睡了一覺。

蕭靳林的車很乾淨,有淡淡的薄荷味,她上車後緊繃的神經鬆垮下來,就感到很困。

車停在陳舊的小區口,蕭靳林沒有開進去,男人的雙手放在方向盤上,骨節清秀,他側目,藉着車廂內的光線,看她許久。

施潤動了動,醒來,他披在她膝蓋上的外套掉了下去。

蕭靳林彎身去撿,問她:»吃飯去?»

«我請你。»施潤點點頭,下車。

走在雨後的小區街道,仍舊被他強制性披上外套,兩人並肩,來往的路人眼裏,身高和長相都很登對。

施潤帶他去的那家常去的小吃館,她點菜,一碗茴香混沌,一碗香辣牛肉麪,兩道小菜。

茴香混沌端上來,她推過去。

蕭靳林望了眼清湯上飄着的幾片香菜綠葉,被熱氣清亮如墨的目光,去看她,暈着真正的笑意:»你看,天長日久的,你都記得我喜愛吃什麼了。»

施潤覺得他話裏有話,低頭吃自己的。

下一秒她就被咳住。

因爲蕭靳林就b市表白一事,時隔一個月,他索要答案了。

他提的非常自然,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說起,毫無壓力和鄭重的感覺。

施潤抹了一下被辣紅的小嘴兒,今天下午的事讓她腦子亂糟糟,此刻又來事兒。

她擡起頭:»蕭靳林,孩子的事和他沒有解決,我一顆心都吊着,我沒有別的心思……»

對面的男人眼神銳了些,清越的眉峯皺着打斷:»撇開這些,對我有好感沒有?»

施潤照實說:»你是個很好的男人,樂於助人,英俊多金,氣質卓爾,單純從一個女人的角度,有好感,可是我……»

他連吃了兩個混沌,眼神漆黑,示意她往下說。

施潤低着頭,應該交底,否則自己就變成最可恥的那類女人了。

«蕭靳林,你對我失望吧,我就是沒出息,心底深處,很深的地方,總會被他影響,或許……我還沒有放下他。»

她說的難受,自己也爲自己感到不爭氣。

蕭靳林優雅地吃着混沌,男人的神情並不意外:»很正常,需要時間。»

施潤看向他,多謝他的不鄙視和理解。

他便又說:»對我有好感就行了,一切男女關系都是從好感開始,我這麼有錢的人,等得起。»

施潤氣笑,習慣了他一句正經一句沒正經的,呆在他身邊,上班時間很恐怖,下班時間很輕鬆而且他不會給人不平等的感覺。

總體來說,他是個棱角分明的男人。

兩人都不說話了,認真吃飯。

回去的路上,施潤思量了一下,把廣政ceo換人的事和他報告。

«所以,你現在接待的是你的前夫?»他表情看着意外。<

/p>

施潤估計這種部門的小事,他還不知道,點了下頭。

路燈下,男人挑眉,順理成章地詢問:»給你換一下?兩人的關係是挺尷尬的。»

施潤擡頭,真的挺謝謝他的,»方便嗎?»

«你給王經理申請,我這邊和王經理交代一下,明天新的安排下來,不是什麼大事。»

«謝謝你開個小後門。»

他戳她腦袋,»沒有下次。»

………**……

第二天,新的安排下來了。

施潤和另一位老總的接待員對調了一下,理由是那位接待員昨天和這位李老總隨行來的妻子產生了不愉快。

真的假的,施潤不知道。

她一大早在辦公室拎着那份對調說明,有些出神。

王經理走過來拍她的小肩膀:»盛世酒店客房部總統套房的管家來電,那位還沒醒,管家說,昨晚深夜接到一位女士,和蕭先生一同下榻總統套房,估計中午還不會醒來呢。所以你別高興太早,這份對調,如果蕭先生不同意,那你還得繼續跟着他。»

施潤的神情一瞬有些怔住,緊接着發白。

王經理以爲她是怕對調被蕭先生駁回,笑着調侃:»廣政那位年輕的董事長,和咱們蕭總裁不相上下,都是頂級男.色啊,跟在身邊多看幾眼別人求不來的機會!不過姐姐知道,你對蕭總裁很忠心!»

施潤心不在焉地配合着笑。

手中的咖啡,再沒心思喝了。

今天的行程是先領着十位老總去科技園實地考察,午餐後稍作休息,便有車接這些老總們去城南的科技園。

施潤這些接待員,上午十點統一抵達盛世酒店,不管老總們醒沒醒來,接待員都得耐性等候着。

上午十一點。

老總們陸續來到盛世酒店的豪華自助餐廳,有兩位帶着妻子,李總和張總。

施潤接待着李總和李夫人。

李夫人體態豐腴,但並沒有暴發戶的趾高氣揚,她觀察着施潤佈菜添碗,一開始看到施潤的長相和身段眼神很利,但交談中施潤不動聲色說,她早嫁人了,孩子都有兩個了。

李夫人捅了捅丈夫的手臂,»小施是年輕媽媽呢,挺辛苦的,咱們別給人小姑娘添麻煩,多照顧着點。»

肥肚的李總偏愛單身嫵媚女孩,對生了孩子的有什麼興趣?他敷衍地朝妻子點點頭。

李夫人嘴角的笑容,算是真正露出了一絲。

施潤察言觀色,想起昨天接待李總的女接待員,長得很妖嬈,看來產生不愉快是真的了。

她此刻掂量,李夫人嘴角的笑容,和李總徘徊在別處的目光,知道自己安全也過關了,鬆了口氣:»李總,李夫人,二位慢用。»

施潤轉身去拿擱置在長桌一角的毛巾,擦擦手心裏的汗。

斜前方就是餐廳入口,施潤的餘光瞥見那裏許多人,當中被簇擁的一道,修長挺拔的黑色身影。

氣場優雅冷酷,身形高大完美。

他今天穿很正式的西裝,打了領帶,一絲不苟。

施潤繼續往前走,拿毛巾,擦了手心的汗,她本要往回走,腦海卻閃過王經理說的那些話。

鬼使神差地沒管住自己的腳。

她拿了一個碟盤,輾轉在長形餐桌周圍,不時往碟子裏放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的什麼餐點。

不一會兒,門口的一行人往這邊過來了,五官成熟俊美的男人,他仍舊卓然而立在人羣中央,不管旁人離他多近,總自動有一股無法逾越的距離感。

蕭雪政面目清冷,漫不經心在聽一位老闆說着什麼,偶爾淡淡頷首。

妖嬈的女接待員爲他挑選餐點,時不時嗲着問他:»蕭老闆,這個您喜歡嗎?蕭老闆,那個……»

他突然側身,一臉嚴肅正經地挑了下眉,嗓音極度低沉地看着女接待員,說了句:»足夠軟的,我都喜歡。»

女接待員一愣,臉上飛起兩朵紅雲。

If you adored this write-up and 「我聽說部隊有文工團,文工團的姑娘又漂亮,又會唱歌跳舞。大哥,是不是真的?」戰亦萍問道。她就是要讓蘇瑾月難過。大哥身邊有那麼多漂亮姑娘,指不定大哥哪天就喜歡上了其中的一個姑娘。 — 第一序列 you would certainly such as to 「你說謊!告訴我,是誰扭傷了你的手?」方逸天目光一沉,看著慕容晚晴,一字一頓的問著,言語中帶著一絲憤怒而又森冷的寒意。 — 大夢主 get additional info regarding 一個面黃肌瘦的機靈小童,趴在一個廂兵的腳下,死死抱著他的兩條腿哭喊著:「爹爹,家了已經搶的沒糧了,娘親讓那些將軍大官欺負投井死了,不要再幫壞人做事了好不好?」 — 在玄幻的世界裡 kindly see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