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劇本的時候覺得自己是局外人,結果現在自己真正接了個爛攤子,沈明姬才發現這背後道理真真是說不清楚,或是原主影響了她,或是她自己走了這幾個世界死的有點疲憊有點三觀不正,她竟還是絲絲心疼原主的。

從沈明姬的角度來看,原主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很努力,就很上進,甚至說她是私生子本來就是錯的也沒有理由,因為本來就是高氏明知沈劍南有心上人卻橫插一腳作梗硬是進了定國公府的門,總的算來,還是上一輩子的爛攤子。她若是如沈蓮棠一般在陽光下長大,那可真是太陽花,當是明媚之至,陽光之至吧。

感嘆一聲,孩子從小長大的環境可太重要了。

沈明姬又走神了。

謝玄墨發現的時候,沈明姬早就魂游天外了。她甚至沒有回答他的話。她從來未這般不妥帖過,不如說是這幾日她在東宮裡折騰的這些被侍衛報上來的時候,謝玄墨都覺得他從未認識過沈明姬。

那可不是個會要挖土做鞦韆,日日要吃好睡好,水果不能少,還有心思要酒麴的人。

留著沈明姬自然是有打算的,謝玄墨眼中一沉,近來朝中有一件煩心事,他本來也煩悶父皇如何將事情交給了他,不過他轉念一想忽的就有了答案。這是對沈明姬的懲罰,她該為她做錯的事付出代價,可是她也即損止損,既然如此,也便不殺她了。

和親,這可是每個帝王都頭痛的事,人選選誰,也是個大問題。謝玄墨沒碰過沈明姬,她又生的極美,的確是個好人選。若是沈明姬暴病而亡,沈蓮棠順位入主東宮也是個不錯的由頭。

謝玄墨早就打定主意了,耐下性子也不屑於和沈明姬計較這一時,哪怕沈明姬沒回他,也轉身準備走了。

沈徹卻沒跟在他背後走。沈明姬回神,發現謝玄墨個討厭鬼已經走了,只有沈徹還在這裡,於是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笑笑:「兄長跟著太子來東宮可是找我有事嗎?」隨後想想不對,沈徹怎麼可能來找他呢?這都是皇帝面前的紅人,肯定是跟太子有要事商議。

「怎麼,在東宮這般憊懶,稱呼也是沒個尊卑。」沈徹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開口就是這沒頭沒腦的一句,就像是小孩子一樣非要就一個沒有營養的問題爭個高下,沈徹也發現了,他就是很糾結太子妃這三個字。

他若是沈明姬的兄長就真好了,也就大可不必糾結一些他早就該按滅的不該有的情緒。

沈明姬瞧著好笑,就真的笑,笑的眉眼彎彎,還紅撲撲的臉看著說不出的招人喜歡:「哥哥,我在你面前,說什麼尊卑?至於太子跟前兒,他沒剮了我我便阿彌陀佛了,我還豈敢託大惹著他呢?讓他聽了更覺得我該收拾收拾抹脖子給沈·········你另外一個妹妹讓地方嗎?」

沈徹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明姬。

「來年等著喝你的桃花酒。」

他轉身,指尖一動便拋出來一個小小的瓷瓶和一塊橢圓形不太大的玉,頂端開了個孔,上面系著水洗朱紅的帶子。

「收好了,給別人看見,當心別人說你是收了外男的東西,燙著了用玉壺裡的藥膏,傷著了用瓷瓶里的藥粉。」

沈徹走了兩步,他這回聲音極小,按照沈明姬不成熟的推算來說,門外的侍衛應當是一個字兒也聽不見的,回頭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明姬,沈明姬愣頭愣腦的接著,心中還想著沈徹拋東西可真准,那東西都長了眼一樣直接就奔她懷裡了。

這會子聽見沈徹這麼說,看見他眼底不同開玩笑一樣的深意,忙不迭的點頭,一股腦的全都揣到了暗袖裡,保證旁人就看了個囫圇個,動作極快。

沈明姬覺得她在燕皇宮應對夫子的考試打小抄被發現藏小抄的速度都沒這麼塊。

「呵,還行,沒傻到那個地步。」沈徹擺擺手,便轉身過去,走了。

他身材頎長,方才那轉頭一個帶笑不笑的哼,更是痒痒的跟戳著人心窩子一樣。沈明姬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發燙。

「小姐,小公爺走了。」夏芷叫沈明姬,沈明姬才回魂,猛地發現自己的臉很燙,連忙拍了拍。

「這蒸汽正是夠熱的,這會子才覺到。夏芷,去將酒埋下吧。哎,等等,等一會跟中午送飯的太監說一聲,給我要兩顆桃樹種子,就種在鞦韆兩邊,酒也埋種子旁邊吧。」沈明姬緊張的時候就會扣自己的拇指,還會摸自己的鼻子,這會子又是摸鼻子又是手不斷扣著拇指。

夏芷一看便知道了,也不說其他,笑著就應了,不過還是開口,「小姐,這院子可不夠大,若是種兩棵桃樹在鞦韆兩邊,那鞦韆靠著牆的那側,恐怕桃花長出來,就要長出牆去了。」

沈明姬也不知道想到什麼,臉騰的一下更紅了。

沒頭沒腦的沈明姬就鑽進了屋子裡,殘局也不收拾了。夏芷掩嘴笑,心中還是有點擔憂,不過她相信小姐是想的明白的,小姐高興便好,夏芷毫無底線的想著,本來還算勤快的動作也慢了下來,該讓小姐好好在屋子裡自己靜靜。

夏芷都能看出來的事沈明姬看不出來的。

因為她是個直女啊。

她只覺得臉紅心跳。等她反應過來點味來,都又風平浪靜的過了快半個月了。

沈明姬趴在床榻上,眯著眼睛看著外面漏進來的陽光,只覺得這天該用冰了,連她這種體寒的都覺得有些熱了。

這個世界的夏天難熬,來的很快,幾乎春天結束后不久溫度就是一天比一天高,就是一天一件衣服的往下脫,實在是熱死人,府中母親看著她不許她貪涼多喝梅子湯,夏芷也變了個人,竟然還膽大包天的不給她偷偷多弄些梅子湯,只允許她多喝一些溫的。

這夏天這麼熱,不喝冰鎮的酸梅湯,頂什麼用?

只不過她以往身子冒汗覺得有點熱,卻不及現下心中的燥熱。

她好像被該死的小白臉誘惑了,該死的她還心動了,最該死的事是那個小白臉還是她同父異母的哥哥,被她一直欺凌的嬌花女主的親哥哥。

聽聽這是人話嗎?

Should you have just about any issues regarding where by along with how you can work with “可是他們都是關業的,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折到裏面。” — 我有一座冒險屋, 又是他,雷牧歌…… — 賞中雪聽評書 you’ll be able to contact us at our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