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曉月見這架勢嚇了一跳,不可思議的看着身旁的陸婉晴,滿臉的疑惑,待司機打開車門上了車少之後,一顆心忍不住爲她提了起來,她不知道陸婉晴到底嫁了什麼樣的人。

«豌豆,你當了別人的二奶了?»沐曉月終於耐不住心裏的好奇貼近她的耳邊輕聲問道。

«沒有。»陸婉晴輕咳了兩聲,表情頓時尷尬起來。

«真的沒有嗎?»沐曉月不死心的繼續問道。

«真的沒有。»說完,滿臉嚴肅的盯着她說道:»我還不至於那麼做。»

«那你……»她還是不死心的,想要繼續問,卻被陸婉晴直接打斷:»去樂悅坊。»

沐曉月見她沒有繼續回答的意思,也總算抿住了雙脣。

陸婉晴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在餐廳碰到那一對賤男賤女,心不由得開始煩躁起來,正當她挽着沐曉月準備走人,那個打扮甚是性感的女人攔住了她的去路,»陸婉晴,怎麼邱少沒告訴你進出這家高級餐廳是需要會員卡的啊?»

說罷,從包中捏出一張卡遞給服務人員,隨後挽着李文安的手臂,踩着一雙高跟鞋,扭着屁股走了進去。

陸婉晴心裏冷笑幾聲,脣邊悄然扯過一道壞壞的弧度,然後拉過沐曉月的小手,提着包包便往裏走去,完全忽視張雅琪投來驚訝的目光,優雅地坐在她的鄰座。

陸婉晴坐在餐桌不久,一行人行色匆匆快步走了過來,爲首的那位就是這家高級餐廳的經理,只見他彎下腰很是熱情的低聲道:»少夫人。»可,額頭冒出地冷汗出賣了他此時慌亂的情緒。

陸婉晴不以爲然的點了點頭,接過他遞來的菜譜,一邊翻看,一邊說道:»直接上店內主打菜即可»說完,淡淡的瞥了一眼不停用紙巾擦拭額頭的經理,隨即合上了菜單遞了過去。

不遠處傳來女人嬌柔的聲音,立即有人越過她們向那一對男女投去了羨慕的眼神,只見,女人託着下巴拋去一記溫柔的目光,撅起性感的脣瓣開口說道:»文安,人家好餓呢。»

李文安收起手中的電話隨後放進口袋之中,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女人,臉上劃過一絲溫柔的表情,繼而,擡起手臂召喚不遠處的服務員,輕聲言語道:»親愛的,餓了我們就點餐吧。»

說罷,伸出手臂環住她纖細的腰肢,低頭貼近她的臉頰處落下一記吻,而張雅琪漂亮的臉蛋滿臉嬌羞的樣子往他懷裏靠了過去。

«賤人就是矯情!»沐曉月推開椅位,快速向他們走去,只見沐曉月雙手環胸,一張白皙的臉上佈滿了不屑,眼中的諷刺顯而易見。

«沐曉月,你胡說什麼。»張雅琪站起來,滿臉漲的通紅說道,然後一臉委屈的看向一旁的李文安。

沐曉月不屑的冷笑一聲:»我說什麼,你心裏比我清楚,當什麼不好非要當小三,真讓人噁心。»

«沐曉月,你…»張雅琪感受到四周投來厭惡的目光,一直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哪受得了這樣的指責,當下立即惱羞成怒,指尖泛白指向沐曉月,一時忘了怎樣還口。

«夠了!»

一旁沉默不語的李文安終於站起來冷聲喝道,伸手將張雅琪護在身後,犀利的眼神掃了一眼陸婉晴隨後落到眼前沐曉月的身上,»沐曉月,注意你的素質,這裏豈是你能撒潑地方。»

聞言,沐曉月的臉上絲毫沒有一絲生氣地表情,反而禁不住的一笑,眼眸裏充滿了諷刺,»怎麼攀上了富家女,就忘了自己曾經窮酸樣了?李文安真沒看出來,長得一副人模狗樣得,其實你就是一個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今個兒,我還得謝謝你拋棄了豌豆,讓她早日看清了你的真面目。»

«我和陸婉晴早就已經結束,你又何必在這胡攪蠻纏。»李文安冰冷無情地言語,貫穿了陸婉晴的耳膜。

沐曉月不耐煩的冷哼幾聲,伸手指着李文安身後的張雅琪,冷言說道:»小三永遠都是小三,你最好將這個渣男永遠拴在身邊,他今天能背叛了陸婉晴,明天就會拋棄了你。»

她頓了頓,嚴厲的眼神拋向他們倆,含着一絲笑意指向他們:»還別說,小三配渣男還真是絕配。»

Should you loved this informative article and you wish to receive more details about 「真是不簡單啊,不簡單。」穆璃在心裡感嘆著。「可惜啊可惜,你遇到的不是真林玥,而是本姑娘!」 — 大唐掃把星 i implore you to visit th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