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著一臉水從床上爬了起來,沐念委屈的坐在床上,她以為齊棋只是說說,沒想到這貨真的潑呀!

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兩隻眼睛蹬著齊棋。

«看屁呀!你最好趕緊滾去洗臉刷牙,要不然老娘親自幫你。»

齊棋的話這一次沒有被忽略,雖然心裡透著不爽,沐念這一次卻沒有反抗的從床上下了地上,像一隻蝸牛似的走進浴室,一路上磕磕碰碰的,只怪沐念還沒完全張開的眼睛。

齊棋在沐念身後兩手叉腰,瞪大的眼睛如同一隻噴火龍,分分鐘都有要燒死沐念的衝動,真不知道這場婚禮是沐念的還是她的,為什麼只有她在著急,沐念卻一點也不著急。

深呼吸,齊棋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要不然下一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好不容易蝸牛爬出浴室,幾人便開始手忙腳亂的給她穿好婚紗,然後等著化妝師來化妝整理頭髮好在昨天沐念醉了她還拉著沐念去洗了個澡,要不然今早這個女人就能發沒發臭。

坐在床上的齊棋對著還在打盹的沐念踹了一脚,真不知道她上輩子做了什麼孽,竟然會認識這個女人。

«早餐來了,大家先吃點東西吧!»

被抓來沖當伴娘的小助理之一,兩手提著新出爐的麵包牛奶,放在桌子上面,大家昨晚折騰一|夜,早就把胃裡的拿點殘留物消化乾淨了,現在有熱牛奶麵包充饑,每個人臉上都是滿足。

早餐吃了一半,門外的敲門聲,一個小助理跑去開門,走進來的幾個女孩盈盈一笑,每個手裡都帶著一個箱子,看樣子是楚臨風找來的化妝師。

«那個是新娘。»

帶頭的靚女兩手插兜的一問,大家咬著麵包同時看向沐念,只不過准新娘正在投胎一樣的往嘴裡狂噻東西,一股子的不雅,讓帶頭的靚女皺眉質疑。

當楚少高調宣佈要結婚的時候,那是哭死了多少少女的心,作為被邀請來的化妝師凱寧,更是以為對方是個超級美女,要不然也不可能綁住楚少,但在看到沐念之後,很明顯夢幻破滅了,眼前的人別說美女了,最多也就是一個清秀。

早知道有錢人的口味獨特,沒想到楚少的口味這麼獨特。

«你別吃了,小肚子都出來了,你看看你的婚紗被你撐的?»凱寧指著走了過去,一把奪下沐念手裡的半截麵包,一邊毫無遮擋的說著,»就你這個吃相,真不知道楚少怎麼會要娶你,我還以為是哪裡來的天使,沒想到是一個臉先著地的天使。»

«噗……»

«哈哈哈……»

«……»

凱寧的話,齊棋肆無忌憚的捧腹大笑,沐念則是一頭的烏鴉,以前覺得齊棋的嘴|巴就够毒了,沒想到眼前的女孩嘴|巴更毒,再說了,臉先著地怎麼了?那不也是天使嗎?

沐念嘴|巴嘟起,不爽寫在臉上,凱寧對著她的臉拍了拍,不屑張嘴,»本能就長得醜,還不知道保養,你還真是會埋汰自己。»

«……»

If you cherished this article and “哦。”我淺淺地,應了聲。 — 卤巽小说鉴赏 you also would like to get more info with regards to 事實上,劉胤的前生後世雖然都沒有什麼文學天賦,但唐詩三百首大概也能背出一些來,但劉胤刻意地不去抄襲和剽竊後代詩人名家的大作,在劉胤看來,這完全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爲,不能因爲自己是穿越者,就可以無恥地剽竊別人的作品,走自己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這讓李白杜甫這些大家情何以堪?等將來李白杜甫詩興大發,揮毫潑墨寫下曠世名作的時候,卻發現這首詩“前人”早就有了,那個時候,李杜估計想死的心都有了。抄襲的越多,剽竊的越多,只會堵死更多才子的路,這簡直就是對後世文化的一種摧殘。 — 關於判斷力的小說 generously visit — 禦九天 our own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