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既然只是舉手之勞的話,那麼阿衡覺得他當真地是沒有任何的理由不去答應宋曼曼的,特別是剛才阿衡分明地就已經是對宋曼曼承諾過自己會一直地陪伴在宋曼曼的身邊,幫助宋曼曼適應如今的工作計劃的,並且阿衡自己也是分明地說得很清楚,他就是完全地理解宋曼曼如今的,對現今的工作計劃的不適應的。

於是阿衡幾乎是沒有經過任何的思考,沒有任何的停頓,就已經是立馬地答應了宋曼曼的要求了,他點頭,然後就對宋曼曼開口說道:「好啊,曼曼你先去忙工作的事情吧。」

說出這個話的時候,阿衡真的是有一種他跟宋曼曼兩人的性別錯換了的感覺,就是宋曼曼才是那個在外面掙錢養家的男人,而他阿衡則是那個在家做家務的女人。

想到了這麼滑稽的場面,阿衡也忍不住地低頭抿笑一聲,宋曼曼敏銳地看到了,以為阿衡是在笑自己,立即地就追問道:「阿衡,你在笑什麼,是在笑我嗎?」

宋曼曼可不能夠忍受自己已經是為了一個男人犧牲這麼多,付出這麼多,退步這麼多的情況下,那個男人居然還躲在背後地嘲笑自己,宋曼曼也從來都沒有強迫過阿衡一定要跟自己在一起,要是阿衡當真地就是對自己有任何的意見的話,宋曼曼覺得阿衡是大可直接地說出來的,宋曼曼從來就不是那種會死纏爛打的女人,甚至如今的宋曼曼已經是在心裡負氣地想著,阿衡也還沒到那個程度,那個可以讓宋曼曼一直地追著他,對他死纏爛打的程度。

其實宋曼曼自己也是知道自己如今的這樣的一些想法,全部地都只是負氣的想法而已,因為宋曼曼其實在男女關係,男女問題上面,宋曼曼當真地是第一次地面對一個自己這麼地喜歡的男人,這樣強烈的愛情,宋曼曼自己也是第一次地感受到,即使宋曼曼自己也是知道自己是可能會受到傷害的,但是因為這份愛情實在是太吸引宋曼曼了,所以她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沒有辦法抗拒,所以就已經是義無反顧地投身進去了。

可是要是如今有一個人,而這個人當然地就是這個荒島上的除了宋曼曼之外的另外的一個人類了,要是如今阿衡就突然地跟宋曼曼說,自己是退縮了,他突然地發現自己好像也是沒有那麼地喜歡宋曼曼的,要是阿衡當真地就是對宋曼曼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了,其實僅僅只是這樣地想一想,宋曼曼都已經是發現自己好像是根本沒有辦法接受,也沒有辦法承受的,這樣的事情,宋曼曼僅僅只是在大腦里想一想,都已經是感覺自己再沒有辦法正常地去呼吸了。

人在有預感自己可能會被傷害的時候,人的身體是會有一個應急的反應了,那就是在傷害的到來之前,就趕緊地給自己的心築起一棟牆,不要別人靠近,不讓任何的人擁有一個可能會傷害到自己的機會,所以如今,就連宋曼曼自己都沒有發現,在剛才她詢問阿衡究竟是在笑什麼的話里,她的聲音是十分地冰冷的,因為在那個時刻,其實宋曼曼就已經是給她的心築起了一堵高高的圍牆了。

宋曼曼自己可能是沒有發覺她說話的時候聲音語調,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是覺得冰冷的,但是這些的事情,阿衡是完全地看到的,他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雖然心裡還是會有一種不明所以,不明白為什麼宋曼曼的情緒會有這麼大的起伏,而且他自認為自己好像也沒有別的地方是得罪到她大小姐啊,明明她說的,她吩咐的事情,他都已經是全部答應了呀,他都已經是做到這個地步了,宋曼曼究竟還有什麼事不滿意的,阿衡感覺自己如今對待宋曼曼,就只差沒有給宋曼曼洗腳了。

一想到這裡,即使是那樣地好脾氣的阿衡,都不禁地為自己感到委屈了,這個宋曼曼也真的是太欺負人了,現在的這些究竟算是什麼嘛,說發脾氣就發脾氣,那心情比天氣還要難預計。

因為阿衡在心裡也是有委屈,所以他看著宋曼曼回答宋曼曼的問題的時候,他自己的語氣其實也不是很好的,因為其實阿衡自己也從來都不是一個脾氣有多好的人,之所以宋曼曼會對阿衡有一個阿衡的脾氣是很好的印象,其實那也只是因為是阿衡對宋曼曼的時候脾氣好而已,對旁人阿衡也是沒有這麼好的耐心的,別人也不會在阿衡這裡得到多麼好的待遇。

所以宋曼曼的這些陰晴不定的性格,如今當真地就已經是有些惹惱到阿衡了,其實這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宋曼曼的一個本事吧,居然能夠把這麼好脾氣的人都逼到這樣的一個份上了,誰能夠說宋曼曼是一個沒有才能的人呢,恐怕每個人都會去承認宋曼曼的能力了。

阿衡語氣很不好地,就對宋曼曼開口說道:「我笑是因為我覺得你可愛,你要是在現在的這個時候了,都還能誤解我是在嘲笑你的話,那麼我真的是會很失望的,並且我也已經是再沒有別的話想要說了。」

阿衡從來都不是一個傻子,宋曼曼的這些情緒的改變,情緒的起伏究竟是因為什麼,阿衡即使是在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想明白,可是只要給他一點足夠的時間,那麼阿衡終究地還是會明白的,所以阿衡根本就沒有花費多少的時間,iu已經是立即地明白過來為什麼宋曼曼突然地會用這樣的一個語氣來跟自己說話了。

這個事情,阿衡說自己是完全地不生氣,那絕對地就是假的,事實上,阿衡太生氣了,他也太介意他跟宋曼曼兩人都已經是經歷過了這麼多了,宋曼曼到現在的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是不信任自己,居然還是隨便地就生自己的氣,然後就用著這樣的態度來對待自己。

When you cherished this short article in addition to you desire to obtain more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那為什麼不是赤血?」寧安有些疑惑的問道。Go讀小說 kindly pay a visit to our own web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