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薇薇說到底,心裡還是有陰影的,上次的事情,薛梓桐將她騙的那麼慘,她是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戚薇薇有憂心忡忡的說道:「那萬一,薛梓桐是真的想要悔過,發生的事情都是真的呢?」

蘇寒有點無奈,他伸手揉了揉戚薇薇的頭髮:「你可真是個傻丫頭,薛梓桐是什麼人,經過這次的事情,你一看便知,薇薇,相信我,上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曾佐凡想要對你動手,也沒有那麼容易了,再說了,你也不是過去的戚薇薇了,你的心裡,對薛梓桐已經有了戒備,不是嗎?」

戚薇薇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蘇寒,你不用再說了,我會按照你說的去做,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就會告訴薛梓桐,答應讓她來公司上班!」

蘇寒「嗯」了一聲:「這樣也行,只不過,為了防止她起疑心,你就讓她來秘書辦,當個跑腿小妹吧!」

戚薇薇點頭:「蘇寒,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察覺到什麼!」

蘇寒伸手,將戚薇薇抱在懷裡,眉宇間閃過一抹心疼:「薇薇,讓你承受這些,是我不夠好,等這件事情過去了,我帶你去蜜月旅遊,好不好?」

戚薇薇羞澀的點點頭:「嗯!」

兩個人在辦公室里膩歪了一陣,戚薇薇就離開了。

戚薇薇屬於比較果斷的那種人,既然已經決定了讓薛梓桐來公司上班,她下午便聯繫薛梓桐了。

只不過,在這之前,戚薇薇將秘書辦的重要文件,全都鎖起來了。

戚薇薇給薛梓桐打電話的時候,曾佐凡就在她的旁邊。

薛梓桐把手機拿出來,看到來電顯示的那一刻,曾佐凡的臉上,閃過一抹喜色:「梓桐,我就知道,戚薇薇一定會相信你的!」

薛梓桐的神色,倒是有點悶悶不樂。

她將手機拿起來,接聽:「喂,薇薇!」

「我們一會見個面吧,關於你說的事情,我已經給你想到了辦法!」戚薇薇聲音淡漠的說道,好像在跟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說話。

薛梓桐趕緊連連點頭:「好,薇薇,在哪裡見面,地點你來定,我會以最快的速度過來!」

戚薇薇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就在昨天見面的地點吧!」

戚薇薇說完,就快速的掛了電話。

有那麼一瞬間,聽著薛梓桐迫不及待的聲音,她甚至有一種錯覺,薛梓桐是真的遭遇困難了,想要她幫助。

可是,蘇寒查出來的事實,卻又不得不讓她死心。

薛梓桐每次騙她,好像都是因為曾佐凡,只要這個男人在,薛梓桐永遠都那般的執迷不悟。

戚薇薇心痛的閉上眼睛。

半晌,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神情已經變得冷冽。

戚薇薇到了咖啡廳,等了不到十分鐘,薛梓桐就趕過來了。

看著她著急的樣子,戚薇薇面上毫無表現,心裡卻已經冷到了極點。

是因為曾佐凡,她才表演的這般極致嗎?

戚薇薇都快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心痛,還是心寒了。

薛梓桐在戚薇薇面前坐下,她緊張的開口:「薇薇,我在電話里聽到,你說你幫我想到辦法了?」

戚薇薇點了點頭,神情很是冷漠,她公事公辦的開口:「對,你不是說,你現在迫切的需要一份工作嗎,我不能幫助你太多,但是,這個忙還是能幫的,雖然我跟蘇寒的關係不一般,但是,我也不能隨便往公司里塞人,只不過,我是蘇寒的首席秘書,秘書辦那些事情,我還是能決定的,你明天就來秘書辦上班,只不過,僅僅是個打雜小妹,你能接受嗎?」

薛梓桐聽到戚薇薇的話,瞬間眼淚就出來了。

她哭的很傷心,不知道是因為愧疚,還是演戲需要。

戚薇薇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哭,一句話都沒有說。

薛梓桐有一種感覺,戚薇薇對自己,好像現在沒有什麼情緒波動了,她就默默的坐在那裡,看著自己哭,讓她生出一種心慌的感覺。

她伸手擦了擦眼淚:「薇薇,你別這樣看著我,是不是我惹你生氣了,我不哭了,行嗎?」

戚薇薇還是不說話,她目不轉睛的凝視著薛梓桐,好像要將她整個人看穿一般。

最終,她收回視線,說了一句:「薛梓桐,我幫你是為了報答你過去幫助我的情意,既然現在已經報答了,希望以後就算你有什麼事情,也不要再來找我,因為,我再也不會幫你了,好自為之吧!」

戚薇薇說完,就拿著包包離開了。

薛梓桐也沒有去拉戚薇薇,平靜的看著她離開,從自己面前走過。

接下來的時間,公司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緊張狀態。

因為韓氏有人入資,斯密斯家族,又在瘋狂收購盛世集團的股份,好像不計一切代價的那般。

公司看起來已經岌岌可危了,很多人去勸阻蘇寒,讓他放棄收購,興許還有一條出路,可是,蘇寒根本不為所動。

整個盛世集團,都變得開始緊張起來,每個人都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用心,生怕公司真的撐不住。

畢竟,他們有很多人,已經在盛世集團,工作了太久。

盛世集團無論是從工作待遇,還是薪水方面,都是業界最好的,如果盛世集團真的出事,他們恐怕找不到更好的公司了。

蘇寒雖然堅持收購,但是,他也在不斷的拿出收購方案和反收購方案,讓兩邊的工作,都在同時展開著。

這天開會的時候,有個老股東提出,這樣下去,根本不是個辦法。

現在的盛世集團,就像個漏氣的氣球一般,只知道漏氣,不知道進氣,這樣下去,遲早會幹癟。

就算是蘇寒要收購案和反收購案同時進行,那也必須開始其他的項目,不然的話,公司真的會支撐不住。

蘇寒似乎早就料想到,大家會提出這樣的建議。

他拿出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方案。

那就是,在各大商場,提前預售下一季的服裝,因為季節沒有到,他們可以適當的降價打折,只要不賠錢,能解決公司的燃眉之急就行。

因為有一些廠房,新一季的服裝已經生產好,就等著時間上市了,根本不需要他們花費時間和精力。

蘇寒的意見提出來,當下有很多人同意。

大家看到蘇寒的冷靜和果斷,都覺得,公司還是有救的。

畢竟,蘇寒臨危不亂,無論什麼時候都能想到辦法,好像沒有什麼能難倒他。

現在,盛世集團已經收購了韓氏的一大半股份,遠超過韓家,但是,因為韓氏有了新的入資,這個入資,又是沖著韓盛明去的。

蘇寒也沒有不明智到,在這個時間,去跟韓盛明,爭公司的控制權。

他一方面仍在收購股份,跟韓氏行程僵持局面,但是,重心卻在反威利斯家族的收購案中。

蘇寒開始大量的回收盛世集團的股份,生怕這些股份,最終落入威利斯家族手中,因為資金有限,所以,蘇寒才不得已,讓新一季的服裝,提前上市。

蘇寒將著一些消息,告訴戚薇薇。

他讓戚薇薇,把目前的狀況,告訴秘書辦的幾個人,並且,將這份工廠的名單,交給言紫菱或者呂瑩瑩保管,但是,無論是在誰手裡,都要讓薛梓桐知道。

戚薇薇會意。

按照蘇寒的意思,薛梓桐如果知道他們的計劃,肯定會告訴曾佐凡,或者,做點什麼。

當然了,戚薇薇更希望,一切不會跟蘇寒想的那般。

但是,無論戚薇薇怎麼希望,她該做的,還是要做的。

開完會,回到秘書辦。

戚薇薇累的坐在椅子上,一句話都不說。

言紫菱和呂瑩瑩相視一眼,兩個人就好奇的開始打聽起來。

戚薇薇本不想多說什麼,因為薛梓桐這會不在。

可是,言紫菱剛問:「薇薇姐,開會都開了些什麼內容啊?」

秘書辦的門,就被推開了。

薛梓桐抱著一堆列印的東西,回來了。

她安靜的走到一旁去整理資料。

戚薇薇眸子閃了閃,想到蘇寒的叮囑,她開口道:「現在的局勢,大家也都清楚,開會當然是反對收購案,以及繼續收購韓氏啊,總裁的性格,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呂瑩瑩皺眉:「薇薇姐,不是吧,公司現在都這個情況了,總裁還這麼堅定不移的收購韓氏,他跟韓氏究竟有多大仇恨啊!」

戚薇薇笑了笑:「這個你們不用擔心,雖然收購案和反收購案都在進行,但是,總裁也想出了新的辦法,來彌補資金鏈的不足!」

「什麼辦法啊?」言紫菱好奇的問道。

薛梓桐雖然在一旁安靜的整理資料,可是,聽到戚薇薇三個人討論的事情,她還是豎起耳朵。

既然戚薇薇不避著自己,那自己聽了,也無妨。

戚薇薇看了言紫菱和呂瑩瑩一眼,瞟了一眼背影略顯僵硬的薛梓桐。

她壓低聲音,開口道:「這件事,我告訴你們,你們可被告訴別人,公司機密,懂嗎?」

言紫菱和呂瑩瑩,連連點頭,腦袋跟不倒翁一樣的晃著。

戚薇薇輕咳了一聲,這才神神秘秘的開口:「是這樣的,總裁打算預售下一季度的服裝!」

If you have just about any queries regarding where along with the best way to make use of 查文斌瞅了一眼,那山雞的確體型有些誇張,尤其是長長的尾巴,足足有一人手臂長。通體雪白,頭頂一撮紅色的冠毛,超子一槍打中的它的翅膀,這會兒還沒死,還在地上撲騰。 — 讀詩經閱小說, 來人輕哼一聲,鏗鏘有力說道:“絕不會,記住我不是朱重天。” — 聖墟 it is possible to e mail us on our web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