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說的算帳,你應該清楚是什麼意思。»韋顯語氣陰冷無比,眼瞳中也是殺意橫生,讓人不敢與其對視。

c-scotruckbodies.com楚鷹訝然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能給我解惑嗎。»

«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韋顯反問道。

楚鷹微笑道:»無論你現在說什麼,都沒關係,如果明天你做不到我們之間的約定,那就別怪我不会了。»

«施主,不要把話說的太滿。»對於楚鷹的囂張,夢道有些看不過去了,淡淡說道。

楚鷹眼瞳微微眯起,望著夢道,嗤道:»我就是說的滿了,你能把我怎樣,咬我啊。»

«施主,請注意你的言行。»夢道冷聲叱道,連其他的出入宗和尚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辱駡他們的同門師兄弟,就是在辱駡他們。

楚鷹很成功的引起了公憤,然而他卻凜然不懼,嬉笑道:»老子就是這德性,誰丫的看不下去就閉上他的狗眼,堵住他的豬耳朵,別再老子面前以勢壓人,這招對我沒用。»

雖然他來這裡不是主動挑事的,但這些人很明顯的將他當成了敵人,對敵人楚鷹向來都不會客氣。

更何况,他跟韋顯之間,就好似他跟上官弘毅以及田光光之間的關係一樣,早晚都會是敵人,而且還是個非常强大的敵人,如果有機會,楚鷹自然不希望他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楚鷹,希望你不會為你所做的一切後悔。»韋顯冷笑道。

楚鷹不鹹不淡的道:»這個世界上貌似沒有賣後悔藥的,所以我為我曾經做過的每一件事都不後悔。»

«我相信你這一次一定會後悔。»韋顯表情有些猙獰。

楚鷹淡淡道:»誰讓我後悔,我就讓他更後悔。»

話說到這個份上,兩人等於完全的撕破臉皮,今後再相見,可能就是你死我活了。

陸陸續續又有幾組人進來,這些人的到場帶著强大的氣場,立即就引起了眾人的注視,看來這最後出場的,應該都是厲害角色了,想必跟他一樣,都是被選出來的力挽狂瀾的人物。

至於到最後誰能做到真正的力挽狂瀾,就要從這些人之中選出來。

«蔣昊坤、任宇翔、韋顯、再加上尚未登場的太子以及自己,這就六個了,還有六個傢伙必須得重視。»楚鷹心中暗忖。

這樣算起來,總共是十一個代言人,這其中只有太子與自己站在統一戰線上,其他人則都是他的敵人。

至於任宇翔,雖然有些好感,但也僅限於好感,不能將其劃歸到自己的陣營當中。

«葉茜是不是呢。»楚鷹又不禁胡思亂想起來,從葉茜出場時候的情况看,她好像也在這個行列,但以楚鷹對她實力的瞭解,她並不具備被選擇出來的資格。

不過,無論葉茜算不算,楚鷹都會盡力的幫她走到最後,不讓任何人將她淘汰掉,這也算是為自己贖罪了。

就在眾人低聲交談之際,門口又出現了幾個人,太子赫然在列,然而讓楚鷹驚訝甚至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上官弘毅竟然也來了。

難道這個傢伙也是代言人之一。

這個已經不需要懷疑了,因為能來這裡的,無非就是代言人和負責人,而上官弘毅絕不是出入宗的和尚,那麼他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

楚鷹怎麼也沒想到,上官弘毅也是代言人。

這下子好玩了。

«到的挺早的嘛。»太子撇下自己的負責人,一臉笑意的走向楚鷹,不過他說話的對象卻是任宇翔。

«比你早來一步,看你這春風滿面的模樣,是不是又去哪蕩漾了。»任宇翔才是滿臉的蕩漾,問太子道。

太子失笑道:»我這老胳膊老腿的,可是經不起你們那樣的折騰了。»

«別裝了,否則會遭雷劈的。»任宇翔道。

太子無言的搖了搖頭,目光轉向自從落敗之後便臉色陰沉的蔣昊坤,»你這又是咋整的。»

«跟你無關。»蔣昊坤一點都不願多談這個問題。

太子淡淡一笑,並沒有對他再說什麼,他又找到了韋顯,輕歎道:»韋樂的死,我很抱歉,你也節哀吧,畢竟人死不能複生。»

«我會為韋樂報仇的。»韋顯語氣斬釘截鐵的道,無論韋樂有多麼的不成器,那畢竟是他的親弟弟,這種血濃於水的親情,是無論如何都割捨不掉的。

太子幽幽的歎了口氣,在楚鷹驚愕的目光中,他又找上了葉茜,»這位一定是葉茜小姐了,真是漂亮的讓人流口水啊,有男朋友麼,要不要給你介紹一個,或者說你考慮一下我咋樣。»

對於這傢伙的自來熟,葉茜臉上浮現出厭惡的神色,»多謝關心。»

«這意思,是你真的要考慮我了,要不咱們今晚約個會,看看月亮,談談人生,聊聊理想,順便再做點»

«沒興趣。»不等太子說完,葉茜打斷他,冷冰冰的說道。

太子乾笑兩聲,從葉茜身邊走開,回到楚鷹近處,嬉笑道:»這位應該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汽車見了會爆胎,棺材見了也會開蓋的楚鷹楚大帥哥了,哥們兒也是想念你很久了,今天終於見到活著的了。»

這傢伙似乎是在故意撇清與楚鷹之間的關係,而且這番話看似在開玩笑,其實是在諷刺。

«那你應該就是江湖人稱太子的那位,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太子只是對某個大佬兒子的稱呼,我也算得上一個大佬了吧,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個你這樣的兒子。»楚鷹也很配合的信口胡謅,冷嘲熱諷。

太子嘿笑道:»這個估計你不會有,你也不可能有。»

«哦,那你說說,這是為什麼呢。»楚鷹露出饒有興趣的表情,問道。

太子淡淡道:»你現在還不需要知道,雖然我很想告訴你,但又不打算告訴你,所以等到了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繞來繞去,你哪來那麼多的廢話,不覺得自己聒噪麼,現在趕緊滾蛋,否則別怪老子動手揍你了啊。»穆雷同樣很配合,罵罵咧咧的叱喝道。

«不給你這沒頭沒腦的傢伙胡扯。»太子淡然一笑,走開了。

If you adored this article and 而現場的人,也開始和肥胖婦女一起祈求蘇寵之家,出手醫治阿拉斯加雪橇犬。 — 黎明之劍 you simply would like to obtain more info relating to 秦川心思百轉,看著少女冷漠的眼神,以及身後那柄想不惹人注目都不行的大劍,對少女做出了最終的評價:裝逼能裝得這麼自然,絲毫不露痕迹的地步,要麼就是裝逼高手,要麼就是白痴。 — 愛情怪物讀書坊 generously visit the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