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想要的,這些人也就沒了用處,但把他們放出去,他們又不會像朱自强那樣改過自新,而且聽朱自强話中的意思,放他回去似乎有機會重整旗鼓,那麼這些人能不能也重整旗鼓。

楚鷹不知道,所以他不會冒險,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將這可能的危險滅掉。

«任宇翔。»楚鷹又重複了一下這個名字,心想果然,這麼快就破功了,當初他接近自己,完全沒想到會這麼快就被楚鷹識破吧。

韋顯、蔣昊坤、梁浩,再加上任宇翔,現在可以確定他們都參與了此事,至於上官弘毅和田光光,無論這兩個傢伙參與沒參與,他們都會是楚鷹這輩子的敵人,不死不休的敵人。

«太子,唐龍,葉茜,你們三人到底有沒有參與呢。»楚鷹心中喃喃自語,若是他能再抓到一個挑戰者就好了,可惜他已經沒有時間了。

片刻之後,石昊從囚室內走出來,對楚鷹道:»解决了。»

«那沒事了,我先走了。»楚鷹並沒有道謝,這種事他也不需要道謝,因為石昊根本就不需要。

石昊道:»還有三天的時間,你有什麼打算。»

«沒想過。»楚鷹如實說道,在得知了整件事都是出入宗那老和尚和天昊盟在暗中陰謀時,楚鷹的確很憤怒,恨不得將這些人全部暗殺掉。

但正如石昊說的那樣,他只有三天的時間了,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做不到這種事情,所以他不打算去招惹他們。

除惡務盡,這些人只要給他們留下一絲的希望,他們就會東山再起,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對付他們真的很難。

况且,楚鷹還需要把這三天的時間,留給他身邊最重要的女人。

«那行,記住到時候來大院找我。»石昊也不追問,只是提醒了楚鷹一下。

楚鷹點了點頭,與他告別。

驅車出了大院,楚鷹便聯系了淩萱,這妮子剛好下午沒課,正愁著不知道做什麼呢。

兩人商量好在嬌雄學院的大門口見面,楚鷹便急匆匆的趕了過去。

到了學院門口,淩萱已經在那裡了。

«傻瓜,外面那麼冷,不知道在寢室等著,讓我去接你啊。»楚鷹趕緊讓淩萱上車,握著她冰涼的小手,一邊給她哈氣取暖,一邊說道。

淩萱笑了笑,腦袋枕在楚鷹的手上,»我不是想快點見到你嗎。»

«你不是沒課很無聊麼,想見我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楚鷹問道。

淩萱道:»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和別的女孩子風花雪月,我可不當電燈泡,即便你沒有,那也肯定很忙。»

這妮子聰明的很,她很清楚,假如有時間,楚鷹肯定會來找她的,所以她不主動。

«有你這大美女在身邊,我還會心思去想別的女孩子嗎。»楚鷹失笑道,女人都是會吃醋的,尤其是這妮子,更是不例外。

淩萱才不會相信他的甜言蜜語,不過心裡卻是美滋滋的。

«你怎麼有時間來找我了,這幾天不是出入宗第一次淘汰賽的日子麼,難道你晉級了。»淩萱笑著問道,她從來都不懷疑楚鷹的能力。

楚鷹不想讓他知道被出入宗老和尚以及天昊盟合夥陰謀算計的事,更何况今天他來這裡,不想讓淩萱有絲毫的不開心和擔憂,便笑道:»你也不想想你爺們兒是誰,這麼簡單的一個比賽,當然沒問題了。»

«我就知道咱們的天空集團是不會被淘汰的,永遠都不會。»淩萱倒也沒多想,笑呵呵的說道。

楚鷹又給她開了幾句玩笑,之後問道:»想去哪玩。»

«哪也不想去,陪在你身邊就可以了。»淩萱輕聲說道。

楚鷹心中暗歎,淩萱身份尊貴,在華夏沒有幾個女孩子比她有如此尊貴的身份,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女孩子卻屈尊降貴的愛上了他,而且她的要求很少很少,只是想待在他的身邊,然而就是這小小的要求,他卻做不到。

«真的哪都不想去麼。»楚鷹柔聲問道。

淩萱靠在他懷中,低語道:»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享受過你的懷抱了,今天就讓我靠在你懷裡,什麼都不要去想,什麼都不要去做,好嗎。»

愛情,並非需要轟轟烈烈,有時候簡簡單單也是浪漫。

«好,今天都聽你的。»楚鷹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他不知道這是否是浪漫,但此時的他心中格外的安靜,他甚至在想,這樣的一刻若是能够永恒,該有多好。

愛情,楚鷹身邊漂亮的女孩子不少,可他真的享受過愛情嗎,無論淩思怡淩萱,還是溫靜蘇月嬋她們,他從來都沒有給過她們任何的浪漫,他的愛情簡單到單調甚至無聊,她們愛他,他也愛她們,然而他們之間貌似沒有經歷過細水長流,有的只是患難真情。

他幫助淩思怡擺脫馬寶剛的糾纏,給了她可以對淩天說不的勇氣;他讓淩萱愛上他;她救了林芳菲和胡可可,保護蘇月嬋,這一切好像都與風花雪月的愛情無關。

或許,只有伊莎貝爾與他幾年的糾纏,才算是愛情,但又不算。

有時候楚鷹自己都很迷茫。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匆匆而逝,外面飄起了雪花,可是車內的兩人始終都在沉默著,這一刻就好像是永恒。

終於,淩萱開口,»晚上了,我餓了。»

«想吃什麼。»楚鷹笑著問道。

淩萱道:»讓小嬋兒她們都來吧,過兩天我就放假了,到時候就要回家,臨走之前給她們聚一下。»

楚鷹也要離開,剛好趁著這機會,當然是一口答應下來。

通知了張大帥,讓他派人護送蘇月嬋她們從地下秘密基地中出來。

做完這些,淩萱道:»在這附近有家不錯的西餐廳,我現在去訂位置,你接她們去。»

«好。»楚鷹把淩萱送到西餐廳的門口,然後驅車離開。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之中的車子,淩萱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傷心,喃喃道:»你要走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們,是怕我們擔心嗎。»

若是讓楚鷹聽到她的自言自語,肯定會大吃一驚,她是怎麼知道要去參加國際軍人,大賽的,或許,這是國家的機密,淩天如何會知道。

In the event you liked this information in addition to you would like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regarding 雙方的差距真的是太過懸殊了,先不說溟組有著一名九魔王在,是真正的輪迴級,除了九魔王,這裡還有九幽,有雲岩,加上天魔尊三位魔尊級別在,但是三大聯盟一方卻只有九天一名死境。 — 網絡小說Club kindly check out our own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