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你不是說要回京城的嗎?»顧含霜輕聲問道,她現在跟夏天說的話也比較多了,不再是像以前那樣每次都是簡單的幾個字。

«噢,我騙他們的。»夏天輕描淡寫的說道:»我們的專機被人用導彈打下來了,而且你也不想坐飛機,那我們就只能用別的辦法回去,現在都五點了,我對回京城的路也不熟,飛回去的話,弄不好會迷路的,所以呢,我覺得我們今晚還是不要回去了,等明天坐火車回去吧。»

夏天一邊說話一邊搜索着附近,想看有沒什麼好酒店,而這一看,還真讓他看到不遠處有棟幾十層高的大酒店,便又繼續說道:»霜丫頭,你看那個酒店怎樣?我看那些比較高的酒店通常都不錯的,要不我們去那裏住吧!»

«少爺,你決定就行。»顧含霜輕聲回答道。

«那好,我們就去住那裏。»夏天拉着顧含霜就朝那座酒店走去。

夏天這次走得並不快,所以大概走了十來分鐘,才抵達目的地。

這酒店名叫華都大酒店,夏天拉着顧含霜走了進去,來到服務檯,從兜裏掏出身份證,遞給前臺的漂亮服務員:»給我個房間。»

«您是要標間還是大牀房?»服務員聲音甜美,說話也很客氣。

«我要你們這裏最好的房間。»夏天飛快說道,然後還看了顧含霜一眼,他心裏已經開始計劃着今晚吃掉這個極品丫鬟,所以他要找個好地方。

«最好的房間?»那個服務員微微一愣,然後又仔細看了夏天一眼,接着看了看顧含霜,一時恍然,敢情是演員啊。

誤以爲顧含霜是哪個女明星的服務員,也就馬上說道:»先生,我們這裏還有一間總統套房,一個晚上一萬八,您要嗎?»

«好,就這個吧。»夏天沒有絲毫的猶豫,掏出一張信用卡遞給服務員。

登記好之後,另一個服務員便一臉甜美笑容的跟夏天打招呼:»先生,小姐,麻煩兩位跟我來,我帶你們去房間。»

夏天和顧含霜跟着服務員進了電梯,直接來到頂樓,跟大多數酒店一樣,這裏的總統套房也設置在頂樓。

剛剛走出電梯,夏天便看到通道裏站着兩個西裝彪形大漢,而這兩個西裝大漢看到夏天和顧含霜之後,便馬上走了過來。

«你們是什麼人?»高個西裝大漢喝問道。

而另一個矮點的西裝大漢則是不滿的看着那服務員:»你們怎麼回事?不是跟你們說得很清楚,沒有我們的允許,不能讓任何人來這裏嗎?»

«我什麼人關你什麼事?»夏天瞪了那高個西裝大漢一眼。

「七山小會奪魁?」蘇由神眉毛猛然一挑。 — 大文學俱樂部 而那服務員,這時也跟那個矮個西裝大漢解釋:»不好意思,這位先生和小姐是另一間總統套房的客人,我們酒店一共有兩間總統套房的,你們只是住了其中一間,現在這位先生他們訂了另一間。»

«這怎麼行?»那高個西裝大漢顯得很不滿,»我們早說了,這頂樓不能有外人進來,我們可不想遇到什麼狗仔隊……»

«喂,你們不想住這裏就給我滾,別在這裏唧唧歪歪的。»夏天很不爽,然後看着那服務員,»別理他們,哪個是我們的房間?»

«先生,你們的房間在這邊。»服務員說着就想朝另一邊走。

只是那高個西裝大漢卻是大怒:»你說什麼呢?我警告你們,馬上去退房,不要以爲你們有幾個錢就能住總統套房,你們內地這種沒素質的暴發戶,我可見多了……呃!»

夏天沒心情和這傢伙廢話,直接一腳就把他踹飛了,而另外那矮個西裝大漢,雖然這下沒說話,夏天也順便把他踹倒在地,反正他就算現在不踹這傢伙,這傢伙也肯定會馬上找他麻煩,還不如先一腳踹倒。

這兩個傢伙被踹倒在地,久久也沒爬起來,而那服務員則是驚呆了,完全不知所措。

«哎,別發呆了,快帶我們去房間。»夏天有些不悅的說道。

«哦,好,好的。»那服務員終於反應過來,有些失魂落魄的先帶着夏天和顧含霜進了總統套房,然後便匆匆離去。

雖然這服務員也不怎麼待見那兩個西裝大漢和另一間總統套房裏的客人,但現在有客人被打了,打人的還是另一個客人,這種事,她是必須向上頭彙報的,不然真出事了,她可擔當不起。

而對打人比吃飯還平常的夏天來說,自然是不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他拉着顧含霜在總統套房裏轉了轉,然後就發現自己失策了,這總統套房的房間太多了點,臥室居然有四間,這豈不是讓他沒法名正言順的要顧含霜暖牀嗎?

«不對,她是我的丫鬟,給我暖牀就是名正言順的。»夏天馬上告訴自己,就算有一百間房,身爲丫鬟,依然應該跟他住在一起。

這麼一想,夏天頓時就釋然了,看來,今晚依然可以實施吃掉漂亮丫鬟這個宏偉計劃。

«霜丫頭,你覺得這裏怎麼樣?»夏天拉着顧含霜進入主臥,拉開窗簾,從窗戶裏看着外面的城市,隨口問了一句。

«挺好的。»顧含霜輕聲回答道。

«你以前來過這裏嗎?»夏天又問道。

«很久以前來過。»顧含霜想了想說道:»不過,現在和以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唔,我是第一次來。»夏天伸了個懶腰,»對了,霜丫頭,你知道該怎麼去青城山嗎?»

«要是從地上走的話,我可能不太熟,不過,若是少爺你從空中飛過去,我就知道青城山在哪個方位了。»顧含霜想了想說道。

«這樣啊,唔,以後再說吧,現在懶得去。»夏天問起青城山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爲那個在蜀都市的修仙者,就在青城山。

在房間裏待了一會,夏天然後便給沐晗打了個電話,說了一下他這裏的情況,並且告訴沐晗他今晚不回去。

掛了電話之後,已經是五點多,夏天便決定帶顧含霜出去吃飯,要做偉大的事情,那必須有充足的體力,而要有充足的體力,那必須得吃飯,所以說,要成爲一個能做大事的人,首先必須得做個吃貨。

就在他們準備出門的時候,門口卻傳來了敲門聲,夏天便走過去開了門,然後便發現門口站着一男一女,都是三十來歲的樣子。

«您好,夏先生,我是華都大酒店總經理華美雲,這位是我們酒店的保安主管孟亮,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們有些事想跟您商量一下,不知道您現在有空嗎?»先說話的乃是那個三十來歲的女人,這女人長相身材都不錯,氣質也是頗爲出衆,而或許因爲夏天乃是總統套房裏的客人,這個自稱華美雲的酒店總經理,對夏天也是頗爲客氣。

«有事快說吧,我正準備去吃飯。»夏天隨口說道。

«夏先生,我們能進去嗎?»華美雲含笑問道。

«進來吧。»夏天也是無所謂,現在他還不餓,晚點吃飯倒也沒什麼。

四個人很快在套房會客室裏落座,而看清楚顧含霜的模樣之後,華美雲和那保安主管孟亮也都是怔了怔,顯然,顧含霜的美豔,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不知這位小姐怎麼稱呼呢?»華美雲看着顧含霜,頗爲客氣的問道,雖說這年頭漂亮女人到處跑,但漂亮到這種程度的,依然是罕見,而打扮成這個樣子的美女,更是絕無僅有。

«我姓顧,顧含霜。»看了夏天一眼,顧含霜回答道。

«顧小姐,您和夏先生是從外地來的吧?»華美雲又問道。

«京城來的。»顧含霜再次回答道。

«喂,你們不是說有事跟我商量嗎?»夏天卻有點不滿了,»有事就快說,別老問些廢話。»

«不好意思,只是顧小姐實在太漂亮,我有點好奇。»華美雲歉然一笑。

«不用好奇了,她是我最乖最漂亮的丫鬟,誰敢打她主意我就幹掉誰。»夏天沒好氣的說道。

華美雲又是一愣,丫鬟?這年頭還有丫鬟?有丫鬟也就算了,這麼漂亮一個女人,居然只是給人當丫鬟?

«夏先生,你們也是演員嗎?»之前一直沒說話的孟亮,這時忍不住問了一句,在他看來,顧含霜打扮得跟個道姑一樣,又是夏天的丫鬟,八成是他們倆正在拍戲,所謂的丫鬟,乃是顧含霜在戲裏的角色而已。

«你才演員呢!»夏天瞪了孟亮一眼,»我說你們廢話怎麼這麼多?再不說正事,我就把你們都扔出去!»

«夏先生,您別生氣。»華美雲連忙接上話,»是這樣的,我們聽說您跟王先生有些誤會,而您剛剛和王先生的兩個保鏢也有些衝突,所以想跟您商量一下,看怎麼調解這件事。»

«王先生?»夏天有點奇怪,»我剛剛是揍了兩個白癡,他們是那什麼王先生的保鏢嗎?»

«是的,是王凱先生,您應該聽說過他吧?»華美雲試探着問道。

Should you loved this post along with you want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幾天過去了,這場發生在皇宮內的驚天血案以極快的速度傳遍了京城,繼而擴散到了大江南北,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宮裡對這件事的處置也很是神秘,兇手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眉目,卻先將所有宮人都封了口,嚴禁將那天的事外傳。但這顯然是徒勞,各種各樣的小道消息已是紛紛四起,甚囂塵上。有人說,一定是三皇子暗地裡請了巫師,對自己的弟弟下了血咒。還有人說,遇害的四皇子之母宸妃娘娘已經瘋了,被關了起來。還有更詭異的傳聞,說那宸妃娘娘是狐妖變的,行妖法害死了自己的兒子,已經被皇帝秘密賜死於宮中。總之,事情過去越久,就傳得越發離奇。 — 如意事 generously visit the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