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是想著湊到卧室的門邊聽一下卧室裡面的兩個人是在說什麼的,可是,剛把耳朵給湊過去。

就聽見譚暮白道:「你要是不出去吃飯,我就給你端進來。」

安心也沒有聽到有人回應,緊接著就聽見譚暮白往門口走的腳步聲。

她聽見這個腳步聲,立馬就想要溜回到餐廳裡面去。

可是這個地方距離餐廳又有些遠,她腦子一轉,便往旁邊不遠處的衛生間走去。

譚暮白從卧室裡面出來的時候,剛好看見安心從衛生間裡面出來。

安心的臉上多多少少有些不自然的跟譚暮白打招呼:「譚醫生。」

譚暮白看見她從衛生間裡面出來,也沒有多想,就開口解釋:「曉彤沒有什麼胃口,我把早餐給她端進去,我們先吃吧。」

好瘋狂的力量! — 總裁小說 說完,便笑了笑,將餐廳裡面的早餐給盧曉彤準備了一份,然後端到卧室裡面去。

安心這一次沒有跟去卧室門口聽動靜,而是安安靜靜的等在餐廳裡面。

等著譚暮白從卧室裡面出來了,這才跟譚暮白一塊兒吃早飯。

譚暮白在吃早飯的時候面對著安心,難免要想到昨天幫著她約了傅錦書的事情,便開口問她:「昨天的事情還好嗎?」

安心聽見譚暮白這麼問,笑了一下,開口道:「還好。」

只是說還好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明顯就是不太好。

譚暮白也能看得出她臉上的表情有些苦澀,有些遲疑的問道:「真的還好?」

安心被譚暮白這樣又問了一次,才像是終於承受不住了一樣,聲音悶悶的開口:「傅醫生拒絕我了。」

說完這句話,安心連繼續吃飯的胃口都沒有了,只是道:「傅醫生不喜歡我。」

譚暮白並不意外於安心這樣說,因為她跟傅錦書認識了這麼久,從傅錦書的態度上就能夠判斷的出來,傅錦書是對一個人存有喜愛的感情,還是單純的友情。

從安心給傅錦書送甜湯被拒絕的時候就能夠猜測得出,就算是安心向傅錦書表白。

傅錦書答應安心跟她交往的幾率也是小的微乎其微。

譚暮白昨天看盧曉彤失戀,今天看安心被拒絕,實在是想不出還有什麼好的話來安慰她受傷的心,便抿了抿唇,勸她:「先吃飯吧。」

安心悶聲不語的吃飯。

因為提到表白被拒絕的事情,所以讓整個早飯時間都有點沉默尷尬。

一直到吃晚飯,兩個人都沒有說幾句話。

譚暮白到了時間便要去上班,安心看譚暮白上班的時間要到了,便開口:「我跟譚醫生一塊兒出門吧,我上班的時間也要到了。」

「你找了新工作?」

譚暮白問安心。

安心勉強笑了一下,道:「生活總是要繼續的,我不是什麼名牌大學畢業,所以沒法安排到醫院裡面工作,就一直先做著護工了,譚醫生您這幾天不需要我照顧,我就在醫院裡面照顧了一個懷孕的女孩子,她老公出差回不來,她胎象不太穩,我先照顧她一段時間。」

「這個情況倒是跟我差不多。」

譚暮白準備好了之後,將包包背在身上準備出門。

安心笑了笑:「是啊,不過那個女孩子可沒有譚醫生您有夫妻,她從住院以來,除了我照顧她,都沒有人照顧她,家人老公都是人影也看不見一個,真是奇怪。」

安心覺得疑惑。

譚暮白這樣的事情也見得不少了,心裡想著多半是小三插足或者被包,養的,便沒有再說。

只是開口:「你先等我下,我去跟曉彤說一下我要出門了。」

安心點點頭。

譚暮白這才去卧室裡面跟盧曉彤說了自己要去上班的事情。

If you liked this article and 仰視着楊九天平靜的面孔,沉思了片刻,笑容也收斂了起來,道: — 我真不是魔神 you also would like to acquire more info relating to 「當然,他們三個罪有應得。」司徒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三堆碎肉,低聲道:「多謝殿下不殺之恩,我代司徒家十萬子弟謝過殿下。」 — 讀詩經閱小說 i implore you to visit the web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