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喜歡端木澤,儘管她喜歡的人傷害她,威脅她以及羞*辱她,她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想離開他,那只是因為她怕自己會越陷越深,她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他,所以她才想要逃避。

終於,計程車開到她家了,»大叔,謝謝你給我分享你的故事,希望我們下次有緣再見吧,這是車費!»

«小姑娘,祝你幸福啊!»

«嗯。»

唐雨霏回到家,發現妹妹唐碧晨已經在家了,唐雨霏看著她認真寫工作的側臉,心中一陣溫暖。

她走過去揉了揉唐碧晨的秀髮,溫柔地說,»晨晨好乖!還有三天就中考了吧,要加油哦!»

«嗯,我會的!這三天我會在家認真複習的!»唐碧晨懂事地說。

«好,等你考完試,姐姐帶你去吃頓好的!你的第一志願是不是C中?»

«嗯,是的。不過姐姐……C中的學費好高……碧晨真的可以讀那裡嗎?»

«只要你好好複習考得上C中,姐姐一定會供你讀的!»

今晚,唐雨霏和唐碧晨一起睡,唐碧晨早早睡著了,唐雨霏卻遲遲不能入睡,今天發生的事情真的好戲劇化……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開始,唐雨霏,加油吧!

翌日——

«鈴鈴鈴……»六點鐘的鬧鐘響了,唐雨霏睜開眼睛按掉鬧鐘,伸了個懶腰。

«姐姐,你要去哪裡?»唐碧晨也被鬧鐘吵醒了。

唐雨霏邊換衣服邊說,»姐姐今天要去打工啊,早餐錢還有午餐錢都在桌子上了,乖乖在家看書哦!»

唐雨霏洗漱好連早餐都不吃去咖啡廳打工了。

«哎!霏霏,你總算來了啊!店裡少了你真的不行啊!這半個月來可忙死我了!»老闆娘抱怨地說。

«老闆娘,真不好意思,從今天開始我會更加努力工作的!»

«好好好!»

漸漸,咖啡廳越來越多客人了,唐雨霏忙的連半刻歇息的時間都沒有,時間很快,一整天過去了,該打烊了。

唐雨霏還在做最後的工作,打掃衛生。

«歡迎光臨!» 原來通信符上寫着:有不明身份的人進入了安國府,並且變成了安國侯的軍師。這個人特別厲害,正在幫安國侯訓練軍隊。 — 掌歡 門是感應門,如果有人走進來,門就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不好意思,我們打烊了。»唐雨霏還在低頭拖地,並未抬頭,直到她眼前出現一雙鋥亮的皮鞋,她才抬起頭來,端木澤那張英俊的臉映入眼簾,唐雨霏嚇得連拖把都拿不穩了。

端木澤臭著臉,開口質問,»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唐雨霏結巴地說,»我……我在打工啊……我的手機開了飛行模式……»

«那現在下班了為何也不關閉飛行模式!?»

«我……我忘記了……»唐雨霏低著頭說。

見端木澤的臉色越來越臭,唐雨霏急忙說»我現在馬上關!»

她把手機拿出來,關閉了飛行模式,九十九個未接電話!?全都是端木澤打的!都被他刷屏了!我的天啊!大總裁真的是那麼有空的嗎!?

«跟我回去!»

«不可以!»唐雨霏搖頭,看端木澤的臉色又變臭了,唐雨霏急忙說,»我妹妹還有幾天就中考了,我想陪著她!»

端木澤沉默了好一會兒,看到唐雨霏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他就心軟了,»算了,等你妹妹中考完我在找你算帳!你昨晚和艾宸墨走掉的事情我還沒忘記呢!還有你說你要離開我的事情,我會一併和你算帳!»

【文文的成績好差……嗚嗚……】

For 楊雲冷笑了一聲。 — 西方哲學史和小說寫作 more information on 「啊?」 — 人是機器也要寫小說 check out our web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