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爲什麼要陷害我!»林權現在只想知道爲什麼。

«難道你真的覺得你的家底很清白麼?»林強不認爲林權是什麼好人。»六年前,你故意傷人,不過因爲是屬於正當防衛免於被責罰;五年前,你被指控謀殺,最後還是因爲沒有證據無罪釋放。林權,你當真以爲有人幫你出錢抹掉了這些你就可以安然了麼?想必幫你出錢的那個人現在還被你埋在那個你自以爲安全的地方。»

«你!我沒惹你!爲什麼要陷害我!那些都和你們無關!»林權絕對沒想到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事情被查得這麼清楚。

«你壞就壞在你太聰明了,不過你也太粗心了!»林強手裏的年報封面還是夏侯睿的側臉照片,這是林權懷疑的初衷,不過林強翻了幾頁指着照片上夏侯睿身後的人,這是林權沒注意到的。那人就是夏侯睿貼身助理林強,也就是他眼前的姚謙。

«意圖綁架算不算罪狀一條?外加上蓄意謀殺未遂、販賣槍支毒品,嘖嘖嘖,這些罪,就是金牌律師都幫不了你。»林強把林權弄得沒了話語權,誰都不信他的話。»還有,你打給記者的那個電話,你認爲我不知道麼?你錯就錯在自以爲是,人,不能太傻,也不能太聰明。就像我說的,敢用槍抵着我腦袋的人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我今天再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乖乖的在這養老,什麼都別說,我可以保證你衣食無憂,還是你要多嘴說了些什麼,斷手斷腳殘廢被仍在街上,那可和我無關了。»

«我!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林權現在只能選擇在監獄裏面活命也不要殘廢的在街上獲取那點微弱的自由。林權以爲可以得到記者的獨家爆料,誰能想到電話被監聽了,還沒怎麼就被掐斷換到了其他的號碼上。林權的審判很合理,一旦林強把他以前的那些種種劣跡全部翻出來的話死刑都有可能。

夏侯睿安然的上班,林權的事情也只是個小插曲,不過這夏侯睿笨歸笨,這麼多年的積累還是幫了他。幾個意大利土生土長的遊客被導遊帶丟了,偏偏英文說得不利索,囉嗦了半天都沒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主管那個着急啊,這臨了了要上哪找個翻譯去?

遊客在表達自己的意思,又寫又畫的,還是沒給人弄明白他們到底住在哪,要找的人是誰,後臺的人都圍着這幾個,還能幹嘛啊,只能好茶好水的招待着,不然丟臉了是要被開除的。

«你們在找人麼?»夏侯睿能聽懂,也能說,這一開口幾個遊客都眼淚汪汪,終於能有一個可以溝通的了。他們描述了半天,夏侯睿算是明白了。

«他們說他們住在凱賓斯基,房號是3056,導遊他們找不到了,也不知道怎麼搭車回去。»夏侯睿那一臉無辜啊,無辜得什麼都不知道。他確實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而已。

«那!那你告訴他們我們馬上送他們回去。»主管高興啊,這事情要辦不好那可丟臉了。夏侯睿老老實實的轉達,看着幾個遊客又點頭又笑的。主管的冷汗……忍着沒滴下來。

«主管,那我下班了。»夏侯睿還真老實,下班知道和領導打招呼。

«額,那個林強,你怎麼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主管就沒看出來夏侯睿還有這一手,真正的林強也在看着,不說話。就當看熱鬧了。

«不知道!»夏侯睿老實得主管只能滴冷汗。

«額,沒事,下班吧。»主管覺得夏侯睿的笑話夠冷。

主管開始慢慢的在觀察夏侯睿,也在觀察林強,怎麼都覺得這林強的能力不止這一點,而那個新來的姚謙也唯唯諾諾的,對林強無比的好。不過林強腦子有問題的事情是大家都知道的,就算是提拔他也怕遭到非議。

夏侯睿反正無所謂,林強更無所謂,只要夏侯睿沒事就是最好的事情。夏侯睿還真老實,薪水全部上交,就是不知道這點薪水完全不夠他用一天。他也會和狄宓說起林強,說林強每次都會給他水喝,說林強在很多時候都會幫他出頭不然別人在背後說他是傻子。

«宓兒,我很傻麼?»夏侯睿一再思索這個問題,就

是一直沒想通。

«誰說你傻了,睿才不傻呢。»在狄宓心裏夏侯睿從來就是那個天才企業家。

«那宓兒喜歡睿麼?»睿美男可憐兮兮的含着手指。

«喜歡啊。»

«那我們結婚好不好?»

轟!

狄宓是聽到了外面的一聲炸雷啊,在週末的早上夏侯睿和她還在賴牀的時候夏侯睿說要和她結婚。

«誰教你的!»狄宓不記得她有這樣教導過夏侯睿。

«貝貝說的!貝貝說喜歡一個人就要和她結婚生孩子。»這夏侯睿真老實,還沒怎麼樣就把貝貝給賣了,狄宓千算萬算絕對沒想到是貝貝教的。

«睿,我們是不可能結婚的,喜歡一個人不是就一定要在一起。»狄宓不會現在趁着夏侯睿神志不清的就結婚,以後夏侯睿要後悔了,日子只會更加的難過,而且以前在提起訂婚的時候夏侯睿明確的表示過自己有喜歡的人,那個人不是她狄宓。

«可是睿喜歡宓兒,貝貝說喜歡就應該在一起。»睿美男那個委屈啊,比得不到玩具還難過。»而且米粒兒都叫我爹地,叫你媽咪。爹地和媽咪不是應該在一起麼?»這貝貝教得還真周到!

«睿,你現在理解什麼是喜歡麼?喜歡只是你覺得你需要而已,就像你喜歡你的玩具,因爲你想和它玩,一旦以後有新的玩具了你還會繼續喜歡新玩具。»狄宓不想在這個時候佔夏侯睿的便宜,昏昏沉沉的夏侯睿能理解什麼是婚姻的義麼?

在狄宓看來,夏侯睿的喜歡僅限於對於一件新玩具的熱愛,僅限於對新玩具的新鮮感,這樣的孩子,六歲時候的喜歡僅僅是喜歡,不能歸結愛。

If you have any queries about exactly where and how to use 「因為啊.我如果告訴他實情的話.那不就是間接的告訴了他們.他們的部隊已經被敵方部隊給滲透了嗎.」愛德華回答. — 天命為凰, you can speak to us at our own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