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其實有的事情不去想的話,或許就逐漸淡忘了,如果去做了,不一定能收到預想中的效果不說,還可能引出別的波折,我說得對嗎?有句古話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兔子急了也能咬人……感覺不對啊,小佑,你沒發現不對嗎?»房間裏,陳浩然正對著鏡子演練,旁邊的小佑正幫他整理著裝。.

和昨晚相比,小倆口眼眶上的烏黑又濃了一點。

«氣勢,缺點氣勢,沒有殺伐之氣!»小佑在旁邊歪著頭想了想說道。

陳浩然點了點頭,再次對鏡子說了起來,這次說話間,加了些冷笑與狠戾的表情。

«對,就這樣,就像是港片裏的江湖大佬談判一樣,可以了!»小佑說完,緊緊捏起了小拳頭,對丈夫做了個鼓勵的手勢。

陳浩然如同上戰場的阿兵哥吻別了妻子,緩緩下樓,留給小佑的,是一個風蕭蕭易水寒的悲壯背影……

與此同時,楊禍水也如同送丈夫上前線一般,將楊縣長送出了家門,到得最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嚴肅點,相公準備去跟人幹架呢!»聽著楊禍水的笑聲,沒走出幾步的楊縣長頭也不回地呵斥道,隨後又轉過身來,對楊禍水吩咐道:»唱首歌,鼓舞下士氣!»

楊禍水雙目轉動一下,清清嗓子開始唱了起來:»聽吧,戰鬥的號角發出警報,穿好軍裝拿起武器……»

見得這發神經的兩口子,從對門走出來的鄒曉麗和秦安對視一眼,然後她就縮了回去,緊接著,對門屋子裏傳出了捧腹爆笑的聲音。

楊柯哈哈大笑著走了,身後還傳來楊禍水呵斥鄒曉麗的聲音:»嚴肅點,我相公上戰場呢!»

«那是你相公,又不是我相公。»

«還學會頂嘴了,明天我就回龍山,讓你和那悶墩兒見不著面!»

«別啊楊姐,我錯了還不行麼,我嚴肅!»

«那就唱首歌,為我相公鼓舞下士氣。»

«你剛剛唱的那歌,我不會唱……»

兩幅截然不同的畫面交匯,一個縣長,一個已經被欽定的秘書同時走出了家門,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隨著黑色君威和公交車的行駛越來越近……

路邊上的下水道仍然冒著些許霧氣,那些剛栽下去的黃桷樹有的好像未能成活,葉子已經開始枯萎,路邊上仍然是一些來來回回伸展著肢體的老年人,在享受著這進入生命倒數計時的清晨……看著這一切,陳浩然心中充滿了悲凉,埋頭看了看快要留下心結的褲襠,心中又是一陣嗚呼。

在這一刻,他想起了心愛的妻子,那個單純可愛又孝順的女子,她很努力地工作,為了多攢點錢買房子,為了讓三比特老人能住得寬敞些,為了給他買套西服,她在那燈光耀眼的高檔服裝店裏猶豫了好半天,最後咬著牙給他買了,放弃了自己看上好久的漂亮裙子……還有她很認真地跟他說的那句:踢足球的人能**90分鐘不射!本來他是很想笑的,可當時那種情况,他卻是笑不出來。

了切了這件事,老子帶球在球場上奔跑兩個全場,180分鐘不射!

……

與平時相比,今天的陳浩然多了些冷酷的氣質,步履堅定地走進了辦公室,讓旁邊的胡悅君感覺極為詫異,上上下下將其打量了好幾眼,然後還是沒去管,她心中能確定陳浩然遇見事情了,而且不是什麼好事,這種情況下,聰明人都不會去觸黴頭,要送關心送溫暖也是等對方開心的時候。

跟她同樣注意到陳浩然的異樣的還有小趙,他看了看陳浩然,轉頭和胡悅君對視一眼,很默契地搖了搖頭。

儘管只是沒被領導看上的小文秘,但這些察言觀色的本領,卻早就鍛煉出來了。

兩位同事的擠眉弄眼,陳浩然是看在眼裡的,這些辦公室做派他也清楚,沒太當回事,坐下之後,開始反復推敲起等會可能出現的細節來。

不出意外的話,今天周主任就會向楊縣長推薦秘書人選,而且這種事情,她不會假手他人,不為別的,只為了結一份善緣,讓以後前程無量的秘書能記得她的舉薦之恩。儘管她才是縣長最貼心的人,秘書註定無法跟她相提並論,但這種順手人情,不拿白不拿。

周主任來了之後,可以找個藉口和她單獨說說話,將計畫中的說辭講出來,如果她不明白,可以加些提示。哪怕這個動作會被同事們誤解為他想爭這個秘書也無所謂,畢竟,大家都在爭,他稍微做得過激點,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與同事們的關係,等事情了結了,請次客緩和一下,表面上過得去也就行了。

再然後,事情不順利的話,就該和張書記的通訊員許濤聯系了,這還得借助於辦公室的淩冬,輾轉將對方約出來……

陳浩然心中反復想著這些的時候,清脆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傳來,不疾不徐,來人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他抬起頭,猫熊眼中射出略顯淩厲的眼神望向了門口。

«陳浩然,你跟我來一下!»周主任站在門口,直接點了他的名。

這讓他有些發愣,同時,小趙和胡悅君都嫉妒地看向了他,捏了捏拳頭,他起身,跟著周主任走了出去。

冷風吹過,讓他打了個激靈的同時,早上那滔天戰意也仿若被凍結起來,取而代之的,是潜藏在心底良久的渴望,有這種可能姓!

也正是因為這種渴望,那天在醫院,他才會下意識地拉著小佑跟出去。

«先去我辦公室,有些事情和你說。»周主任在前面輕聲說著。

不是去縣長那裡?還是自己想多了?戰與不戰?有沒有可能成為縣長秘書?縣長沒認出我來,或者他還沒想到那一層?一時間,因為周主任的一句話,陳浩然腦子裏閃過諸多疑問,心境也變得患得患失起來。

«坐吧!»

進入辦公室,周主任吩咐一聲,然後從旁邊取了兩只一次姓紙杯,一隻裡面加了些茶葉,另一杯是白開水。

微微欠身坐著的陳浩然默默看著這一切,他想起身幫忙,卻發現自己無法動作。

他感覺很詫異,這裡是主任的辦公室,她是有自己專用茶杯的,怎麼可能用紙杯?莫非還有別人要來?

兩個冒著熱氣的紙杯被擺到了他面前,一左一右,隨後,周主任在他對面坐了下來,不說話,只是似笑非笑地打量著他。

陳浩然腦門上的冷汗»唰唰»就冒了出來,還是在說這個事兒,這兩個杯子的意思很明顯,是在問他準備吃敬酒還是罰酒!

冷靜!還有敬酒可吃,那就代表著還有回環的餘地,腦海中想著這些,他的手伸向了那杯茶,緊緊攥在手中,將杯中的茶水擠出了一些,燙到了手。

«很好!»周主任在對面笑了起來,贊許地點點頭,說道:»小陳,楊小姐說你腦子很好使,看來在看人這方面,我是不及她的,原本我以為秘書寇里腦子最活絡的是小趙……她說你們怕是會睡不著,果真起了黑眼圈,呵呵……»

«……陳秘書!從今天起,你就搬去縣長辦公室,正式給縣長做秘書吧。在這之前,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講明白。»

«主任,您說!»陳浩然呼吸略顯急促,顯然,這樣的情况是他沒想到的,那個楊小姐……是她在這裡面起了作用?她怎麼會知道他腦子好使?當天的情况,因為擔心老人的病情和在車上的糗事,他表現得應該很拙劣才對。她還知道他們會睡不著,想起那天在醫院,這女子忽悠那些老人的情况,倒也有些釋然,她必然是從他們最後的動作中推測出來的。

好恐怖的妖孽!

感歎著那楊小姐觀察細緻的同時,他心中也有些感慨,明白人就是不一樣,一眼就知道他這不是縱欲造成的黑眼圈,想起辦公室裏的同事們的打趣,這是多讓人感動的理解啊!

«有的事情,見到了可以選擇忘掉,如果忘不掉,就去維護好它,這些道理,你應該懂!»

陳浩然忙不迭點頭。

«……楊小姐在縣長面前推薦的你,所以,縣長選你做秘書,跟我無關,事實上,楊小姐的眼光比我好。如果換我來,我應該會傾向於小趙……»

«主任您過譽了,趙哥身上諸多優點,都是我正努力學習的!»

聽得陳浩然如此回答,周娟笑了笑,再次說道:»別的就不多說了,對了,你們秘書科有本秘笈叫秘書寶典?»

陳浩然點點頭:»秘書守則,也有些手劄是一些前輩們總結出來的,對我們這些沒經驗的晚輩幫助很大。»

«我看過一些,也不是全部都對,不過那上面一些東西還是值得去用心體會的,你回去之後將那什麼寶典好好研究研究。我記得上面的第一句話:明確自己是誰的人!對吧?»

«對!»

«好吧,就這樣,縣長是見過你的,等下你讓小趙他們幫你搬東西,自己直接過去吧。我馬上要陪縣長出去一趟,你今天就不用跟了……以後好好為縣長服務,多動點心思學習,跟著這樣的縣長,你知道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跟著這樣背景滔天的縣長意味著什麼,他自然是清楚的,僅僅是想想,就讓人激動得無法自持。

«你參加工作兩年半了?»周主任又問了一句。

«是的,兩年半!»

«好,我知道了!»

陳浩然起身,然後躬身對周娟說道:»謝謝主任栽培!»

周娟笑著揮了揮手,陳浩然伸手拿起桌上的兩個紙杯,將裝白開水的紙杯扔進了垃圾桶,攥著那個茶杯往辦公室走去……

應該給小佑打個電話,告訴她這個喜訊,免得她還要擔驚受怕一整天,今晚應該可以睡個好覺,也可以嘗試下他能否有踢足球的潛力。行走間,陳浩然這樣想著,整個事件,他們沒猜中開頭也沒猜中結尾,卻在擔心了幾天之後,成了實實在在的受益者,這一切,都緣於那個心地善良又聰慧美麗的女子。

那真是個受上天眷顧的妖女,予以了她如斯美麗的容顏,還有絕頂的智慧……縣長,這心胸也不是他們想像的那麼狹窄,他和小佑都想岔了,他們眼中如同天塌了的大事,在人家眼中,根本就沒當回事兒。

周主任說得很明白了,沒有那天早上的相遇,成為縣長秘書的,就是小趙!

其實,小佑說錯了,命運沒有捉弄他們,而是在回報,因為他們對父母的孝順!

When you loved 「我的業績可能是稍微差了一丟丟,但那也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那個老女人,沒事天天盯著我的考勤,絮絮叨叨的,影響我的心情,我的業績肯定是第一。」Go讀小說 this informative article and 不可能會無緣無故跑去那邊。 — 卤巽小说鉴赏 you want to receive more information with regards to “至於第三個……呵呵,竟然說是責任心,看來在你眼裏,結婚成傢什麼的,原來是責任嗎?”重寵的眼睛笑意滿滿地眯成一條縫隙,看着臉色漲紅的某公主:“這還真是困難吶,難不成還得咱們給你找個老公……嗯,空幻就算了。”紅脖子讀書網 i implore you to visit the web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