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了,碼不動了,】

answers.com楚鷹的嘴角,滲出一抹比田大柱還要殘酷的冷笑,暗勁的充盈使得他的實力得到質的飛躍,無論眼力、體力、精力都達到了他前所未有的高度,田大柱的速度雖快,可在此時此刻楚鷹的眼中,跟剛剛學會走路的孩童沒有任何區別,

就在田大柱掌中的龐大能量即將轟在胸口時,楚鷹突然橫移了一步,這一步的步子不但不大,反而非常的小,頂多有半個身比特,可就是這麼點位置的改變,讓田大柱撲了個空,

田大柱出手,既刁鑽又狠辣,跟他的名字一樣,與他瘦小的身軀既不相符,這一次他同樣是全力出手,絲毫沒有留情,這就自然而然要產生非常大的慣性,招式落空,田大柱的身軀不受控制的沖向楚鷹的懷中,而這個時候他的眼瞳中居然露出個慌亂之色,

自開戰以來,田大柱就表現出他狠辣決絕的性格,他的手下被葉千秋用那樣卑鄙的手段丟出擂臺,他也只是怒哼了一聲,將怒火發洩出來;面對祥叔的慘死,他更是表情淡漠,可是現在他居然慌亂了,

在戰場之上,任何一個破綻,都會成為致命的缺憾,楚鷹的感應能力要比之前强大了許多,這時候更能覺察到田大柱實力的恐怖,所以他只要能將這個最大的對手解决,上官弘毅便不足為慮,

田大柱慌亂的神色被他準確無比的捕捉到,楚鷹冷然一笑,身子直挺挺的站在那裡,任由田大柱撞來,而他丹田的暗勁早已被他分出一部分湧向胸口的位置,只要田大柱與他接觸到,必會被他的反擊重創,

«你,你躲開。»田大柱情急之中,聲音再也不似先前的低沉,反而有點尖細,

楚鷹根本沒有在意這些,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胸口的位置,他不但沒有躲開,反而挺直了胸膛,任由田大柱撞上,

田大柱失聲尖叫,這一刻的他哪有高手的風範,兩人的身體接觸之後,楚鷹忽然感覺田大柱的胸口極為酥軟,確切的說,應該是極富彈性,

要知道,一個實力超群的高手,身體早已經過千錘百煉,肌肉不說如鋼鐵般堅硬,卻也堅硬的很,並且彈性十足,

但是,田大柱的胸口雖然也有彈性,可這彈性絕不屬於肌肉,而是,大白兔,

田大柱,居然是個女人,

楚鷹藏在胸口的暗勁,再也無法噴發出來,他略一怔神,正回味無窮時,田大柱已然從他懷中逃了出去,遠遠避開,微微的喘著氣,臉色也不由得紅了,

«你»楚鷹話未說完,葉千秋和上官金虹便一左一右殺了過來,上官弘毅和瘋魔狂虎則從前後殺至,眨眼之間,楚鷹便陷入四大高手的包圍之中,

而田大柱的那個手下,卻沒有加入戰團,反而跑向田大柱,

«我沒事,去幫忙。»田大柱冷斥了一句,自己卻無動於衷,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攻擊,都沒有用處,

面對四大高手的圍攻,楚鷹既沒有絲毫躲閃的意思,也沒有絲毫出手的意思,任由對方的拳頭打在自己身上,脚掌踢在自己的要害部位,他只做了一件事,控制丹田內多餘的暗勁湧入體內,不用他操縱,暗勁自發護主的能力便為他化解了襲來的危險,

於是乎,便出現了讓人再次震驚的一幕,,

葉千秋的拳頭打在楚鷹腦袋上,可是這要命的一擊不但好似打在了一堵牆上,他的拳頭更有種觸電的感覺,還有種針紮似的疼痛,更有種好似要冰封的陰冷,葉千秋驚駭欲絕,閃電變招,

上官弘毅算是聰明的了,有了祥叔的前車之鑒,他弃手不用,而是一個高鞭腿甩向楚鷹的後腦,可是還沒等他的脚踝碰到楚鷹,一股穿刺力極强的勁力無形中撞擊在他的脚脖子處,上官弘毅一個趔趄,差點跌倒,幸虧他變招迅速,才得以站穩,

上官金虹與瘋魔狂虎的情况,與前面兩人大同小异,都是他們作為攻擊利器的身體部件,在與楚鷹的身體接觸時,攻擊不但被抵消,更被楚鷹體內的暗勁反擊,

其中,瘋魔狂虎所受的傷害最大,首先是因為他真的是瘋子一般,出手之時毫無保留只攻不守,其次是楚鷹暗恨此人的反復無常,對他重點照顧,

昔日的傳奇兵王,無數華夏出身的傭兵,將之視為偶像的瘋魔狂虎,此時卻如沒頭的蒼蠅般瞎摸亂撞,他性格中的狠厲以及長期以來形成的孤傲,讓他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暫避其峰»,反而因為他一直無法攻擊到楚鷹,出手之時更加瘋狂殘忍惡毒,招招都是拼命的打法,他不但漠視對手的生命,更無視自己的生命,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死對手,至於自己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或許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

«你很討厭,你知道嗎。»楚鷹也被瘋魔狂虎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激起了怒火,冷哼一聲,他終於出手,

面對瘋魔狂虎襲來的一爪,楚鷹拳頭輕飄飄慢悠悠的送出,以極慢對付極快,蓄力已久的瘋魔狂虎大喝一聲,手爪抓向楚鷹的拳頭,從他暴突的指節可以看出,他的這一爪之力,絕對不亞於鋒利無比的刀劍,

楚鷹任由他抓住自己的拳頭,就在他的拳頭被抓的這一刻,楚鷹手腕猛然翻動,緊握的拳頭突然張開,被他高度壓縮之後,暗藏在掌心中的那一股暗勁,離體而去,鑽入瘋魔狂虎的掌心,

暗勁入體,而且是融合了五種不同内容的暗勁,楚鷹暗勁的毀滅内容,穆雷的雷内容,龍浩的木内容,魂葬的暗内容,雷龍的火内容,給瘋魔狂虎的感覺,就是五味雜陳,

暗勁沒有在瘋魔狂虎的掌心中停留,而是如血液般順著他的血管往心脈處衝擊過去,所過之處,血管爆裂,骨節移位,肌肉翻轉,瘋魔狂虎的整條手臂,在令人驚恐目光的注視下,兀自擰成了麻花狀,

«你可以下去了。»楚鷹脚下一轉,屈肘撞在瘋魔狂虎的胸口之上,

If you have any type of questions pertaining to where and 「大人,六王爺一直派人在看著雪姑娘的,所以雪姑娘才一直沒有動身的。」一起開party一起讀書 ways to utilize 猶豫了一會兒,她非常婉轉的問:「呃…紋兒…這件事你確定能改善我們公司的聲譽和形象?」 — 100本小說推薦, 「我現在怎麼辦?!」冷秋顏看肖北打完電話,問道。 — 臨淵行 you can call us at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