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太后壽辰會比以往隆重許多,禮部早早的下發了通知。」慕容熙說道,「早之前就已經有不少官員請我們慕容家的商隊去幫忙收集些奇珍異寶了。太后喜佛,你看要不要我也讓人給你準備個佛珠或者佛像什麼的?」

「太后壽辰是什麼時候?」黎若眉頭微微皺起,這還沒拿報酬,就要先掏腰包了。「這佛珠佛像可不便宜吧。」

「今日是五月十號,太后壽辰在六月六日。」慕容熙回到,「這東西肯定不便宜的,光是珠子本身就價值連城,更別說還要請大師開光作法。」

「那便不用了。」黎若抿了抿唇,看著打包好的麻將,有些肉疼,「就送這個吧。」

慕容熙順著她的手指指向看過去,「這個會不會太輕了點。」

「我又不需要太后多喜歡。」黎若說道,「只要獵奇,就可以。」

「這竹子做的總歸是有些寒磣,還是做個玉石吧。」慕容熙點了點頭,送麻將倒也是新奇,沒見過的玩意兒,大家都愛玩,「那我讓人去打一副白玉麻將。」

「好貴啊……」黎若嗚嗚的哭著,「捨不得了。」

「罷了,你在宮裡負責帶人玩。」慕容熙說道,「這麻將我就做個麻將館出來,很快就賺回來了,橫豎也是個賭場。」

黎若眉頭一挑,「你在京城還有賭場?」

慕容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嘿嘿,生活所迫,各行各業有些許涉獵。」

黎若倒是有些吃驚的,這慕容山莊的產業,倒還真是不少。

「等你入宮了,我這邊馬欄山的項目也邀約好人了。」慕容熙美滋滋的想著,很快就要財源滾滾了。

「小姐,都收拾好了。」梧桐已經把碎銀和銀票都放好了。

「慕容熙,我們準備出發了。」黎若看了一下天色,說道,「如今也差不多時間了。」

「好。」慕容熙點點頭,送黎若一行人出去,而那原本收拾好的麻將,也就不帶了,免得宮裡有人效仿。

慕容熙看著黎若的馬車遠去,心裡還是有些擔憂,但是想到黎若也並非是那容易被人陷害的人,有稍微放心了一些。

宮門處早有人等著,吳淮見到黎若的馬車過來了,忙腆著笑臉過去,「黎大夫,你可算來了。」

川軍下了馬車,又擺放好了小板凳,黎若這才從馬車裡下來。

如今她不用在帶著那面紗,人皮面具的面容說不上美貌,可是因著她那氣質出群,想讓人不注意都難。

「吳公公,好久不見。」黎若下了馬車后朝吳淮微微行了禮。

梧桐和丁香跟在其身後,她帶來的行李自是有吳淮安排的宮人擔著走。

「黎大夫可叫奴才好等。」吳淮領著黎若往宮裡走去,「昨日師父說黎大夫今日入宮,照顧容嬪娘娘及其腹中皇子,奴才便是第一個請命要伺候黎大夫的。」

黎若沒想到吳淮這麼熱情,有些吃不消了,笑著說道,「吳公公有心了。」

吳淮倒也不在意,帶著黎若繼續走過去,「黎大夫,宮裡頭除了主子能坐步攆外,其他人都只能走著,這往後宮的路有點遠,黎大夫要是累了,咱們就歇一會。」

「不累。」黎若說道,「吳公公,我們之間去後宮嗎?」

「皇上還有奏摺未批完。」吳淮笑道,「黎大夫,皇上說了,你就直接去容嬪娘娘所在的昭陽宮,先安排了黎大夫休息的住所。」

「那麻煩吳公公了。」黎若應著。

「不麻煩。」吳淮說道,「黎大夫初來乍到,對於宮裡有什麼事情不了解的,儘管問奴才,奴才一定知無不言。」

「好。」黎若點了點頭。」

幾人慢慢的走著,這邵陽宮還真是夠遠的,從宮門走過去可走了小半個時辰,腳都酸累了,尤其是黎若這身體素質,雖然是大大提高,也禁不住這樣走下去。

「黎大夫,前面就是邵陽宮了。」吳淮是走習慣了,依然是笑意盈盈的,「按照規矩,黎大夫要入住這邵陽宮,要先去正殿拜見容嬪娘娘。」

「那便去吧。」黎若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如今午膳還沒用,就運動量如此大,她都已經餓得不行了。

吳淮點了點頭,帶著她去邵陽宮的正殿,上面還掛了個牌額,「容桂殿。」黎若忍不住嘴角一抽。

「這是前不久皇上賜的牌匾。」吳淮見黎若似乎有些疑惑,解釋道,「這可是特地取了容嬪娘娘的的名號,可見皇上對容嬪娘娘的喜愛非同一般。其他各宮各殿的妃嬪可沒有這樣的待遇。」

「原來是這樣啊。」黎若再抬頭看了一眼這容桂殿,還是止不住想笑。

吳淮摸不著頭腦,而梧桐和丁香低著頭隨她進去,謹記著不東張西望,不胡亂說話的第一要事。

李容嫣正在長椅上斜斜的靠著,今日穿了一身淺黃色的宮裝,襯得她膚如凝脂。興許是懷孕所致,她比黎若記憶中豐腴了不少。身上施了一層薄薄的粉,眉毛細細彎彎的,看著精緻而友善。

「容嬪娘娘,黎大夫到了。」吳淮進去先行了禮,又介紹著黎若。

黎若看了一眼李容嫣,朝她見安行禮,「黎若見過容嬪娘娘。」

「快快起身。」李容嫣見到黎若眼神一亮,總算是盼來了,「黎大夫客氣了,快些坐下吧。」

而後又差人去沏茶來,「黎大夫一路辛苦了。」

「不辛苦,」黎若規規矩矩的應著,沒有半分逾越,而且也不見因為名氣大而自傲的樣子。

李容嫣見此對她更是放心了許多,想到她是皇上特地為自己請來的,對她也客氣了幾分,「黎大夫還未用午飯吧,不如就與我一起好了。」

黎若本想拒絕,但是她才剛剛到宮裡來,如今不用飯,待會過了飯點可不知道怎麼吃東西了。

索性也就點頭應了下來,「承容嬪娘娘相邀,黎若感激不盡。只怕是叨擾了容嬪娘娘。

李容嫣聽得明白,她並未拒絕,笑著忙讓人去傳膳,「黎大夫肯陪我用午膳,我正高興著,又怎麼會是叨擾?平時我都是一人,倒是覺得無趣得很。」

If you have any sort of questions concerning where and ways to use 本該今天出院,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梁宏義還是說服了父親,繼續留在醫院裡靜養一天。 — 小說中的物理學, you can call us at our own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