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響亮的一巴掌,給風霆打懵了,右邊臉頰火辣辣地疼。

他頓在那兒。

blogspot.com上一秒還在他懷裡委屈地哭,下一秒就狠狠給他一巴掌。

綏城的夜不似易城,村裡的居民也沒有什麼可以休閑的娛樂場所,天剛擦黑就吃飯,吃過飯後一家人聊上幾句,便就各自回房睡覺去了。 — 西方哲學史和小說寫作 這就是女人?

蘇青憤怒地瞪著他,胸膛激烈起伏。又不是她一隻手還纏著紗布,她肯定再給他一耳光。

大罵:「風霆我上輩子殺你全家了你要這麼害我?因為你我差點就被那個男人……」蘇青惱得說不下去,貝齒緊咬著嘴唇,氣得發抖。

「對不起。」風霆心疼地道歉。

「說對不起有用嗎?如果我真出什麼意外,我第一個殺的不是陳芸和那個男人,而是你,我要把你千刀萬剮。咳咳咳咳……」情緒太激動,蘇青激烈咳嗽,差點嗆死。

「好好好,你把我的皮扒了都行,別生氣了。」

「啪!」

臺下的人又開始瞎逼逼了。 — 打擊妄語 「別碰我!」蘇青狠狠拍掉他的手,滿肚子的火,氣他,也氣自己,「早知道我就不該多管你的閑事。」

風霆不解,「多管閑事?什麼意思?」

蘇青遲疑了一下,才決定開口:「你知道那個男人和陳芸什麼關係嗎?」

風霆原本沒想過,但蘇青這麼一問,他就立刻反應過來了。當下,眼中掠過一抹殺機。

「我從那兒經過,撞到他們在車裡……我偷拍了他們的照片,沒想到被發現,結果……」她要是不管這事兒,也不會差點出事。但真要她不管,她也做不到。

也不知道上輩子欠了這個男人什麼,幾次差點被他害得沒命,還要管他的事。

他戴綠帽子跟她有什麼關係?

蘇青很想這麼想,可是……她就是不夠狠心。對他,還有幾分不該有的同情。這對於男人而言,是最大的侮辱。

風霆臉色陰鬱。他沒碰過陳芸,不介意她和哪個男人亂搞。可是男性尊嚴還是受到了挑釁。任何男人都沒有辦法容忍這種事情。

蘇青明顯感覺到溫度驟降。

本來不想問,卻管不住自己的嘴,遲疑著,「你……打算怎麼處理?」

他的眼神好恐怖,不至於殺人吧。

「殺人是犯法的。」蘇青弱弱提醒。

風霆冷哼,眯眸,眼神陰冷到了極點,殺機騰騰,「她不配髒了我的手。」

但陳芸的下場只會比死還慘吧。蘇青心想。

她不同情陳芸。

陳芸一點也不值得同情。

她只是心疼甜甜。萬一陳芸出事,一個孩子怎麼接受?

罷了,那不是她該管的。

「你先出去吧,我只想一個人待著。」

一碰到他,就有很多事情。她不禁頭疼。

「你需要人照顧。」

蘇青涼涼,「我是需要人照顧,我不是需要人給我氣受。」

「我沒給你氣受。」

「我看到你就討厭,看到你就生氣。」

「那就不要生氣。」

「……」蘇青不想理這個直男,氣呼呼地往被子里一躺,被子遮頭。

「不悶嗎?」

她不做聲。

風霆拽了兩下被子。

「哎,少煩我。」蘇青不耐煩地吼。

風霆沉默,「那我讓護士照顧你。我晚上再過來。」

「別過來了。我不想看到你。」

風霆不想再惹她煩,走到門口。

蘇青突然著急地問:「遠遠不知道吧?」

「你覺得呢?」

蘇青囁嚅。遠遠人小鬼大,瞞過他是不可能的。

「我不想讓兒子擔心。」

「我會處理好,別擔心。」

雖然討厭他,但他說出這句話,蘇青頓時踏實了不少。撇撇嘴,「滾吧。」

一頭鑽進被子里,不理他了。隔了一會兒,她才聽見腳步聲漸漸遠去,拉下被子。

他是去找陳芸算賬了吧。

她真擔心會出人命。

……

別墅房間里。

「開門!快開門!」王斌用力拍門,鬼哭狼嚎,「開門啊,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陳芸不耐煩地瞪著他,「你吵死了,閉嘴。」

「那女人不會醒了吧?要是她把咱們的事情告訴風少,那我……」王斌兩條腿直發抖,差點嚇尿了,「都怪你!」

「怪我?你怎麼不怪自己膽小如鼠,婆婆媽媽?要不是你磨磨蹭蹭,早就搞定了,我還沒怪你呢,沒用的廢物!」陳芸罵道。

「你是掃把星。」這會兒王斌也不怕陳芸了,大聲罵回去。

「你敢罵我?」陳芸跳起來。

「我被你害的這麼慘,罵你兩句怎麼了?我倒霉,你也不好過。」反正都要死了,王斌才不管那麼多。

當陳芸一巴掌往他臉上甩過來時,王斌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敢——」

「老子下地獄也要拉你一起!」王斌惡狠狠地咒罵。

陳芸火冒三丈,和王斌打了起來。但一個女人哪裡打得過男人,王斌一巴掌就把她打倒在地。

陳芸嘴裡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就在這時,門開了。

地獄般的男人走了進來。

「風,風總……風總我是冤枉的。風總……你饒了我吧,是她,是她溝引我的……」王斌跪在地上,指著陳芸鬼哭狼嚎。

「風少……」王斌撲過去抱風霆的腿。

風霆一腳就把他踹開了。

幾個保鏢走進來,把王斌拖走了。

「風總,饒了我吧,風總……」

「風總——」

王斌被拖到隔壁房間,慘遭毒打,痛苦哀嚎。

聽著那一聲聲嚎叫,陳芸嚇得膽寒,臉一陣陣發白,但她強忍著恐懼,反而得意地挑釁道:「風霆,被戴綠帽子的感覺怎麼樣?」

風霆一把掐住陳芸的脖子,將她從地上拽了起來。

陳芸眼前一黑,差點背過氣去。

「陳芸,我看你是真的活的不耐煩了。」

陳芸十分勉強地從喉嚨里擠出虛弱的聲音,「呵呵……你……你現在明白被人背叛的感覺了?風霆……你……活該……」

「你有本事,就掐死我……」

「讓甜甜沒有媽媽……」陳芸氣若遊絲,臉被掐成了絳紫色,眼睛都發白了,可她一直在笑,一直在笑。

「你死了,她不會記得你。」風霆咬牙,「你不配讓她記住。」

陳芸冷笑,「我是她……媽咪……她永遠……記得我……」

「甜甜是不是我的親生女兒?」

If you treasured this article so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more info with regards to 半分鐘后。 — 老婆是個愛閱讀的大怪物 generously visit the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