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什麼報告?」

陸勵南又問。

小蓓就開口回答:「做一具屍體的解刨報告。」

陸勵南皺了皺眉頭。

小蓓生怕陸勵南繼續再問,不等他說什麼,自己就全招了:「陸隊長,我就只知道譚醫生跟傅醫生是去做屍體解刨報告了,別的我就不知道了,您別再問我了。」

陸勵南被小蓓這幅急急解釋的樣子給逗得一笑。

唇角勾起,眼神也去了冷意,

小蓓還是頭一次看見陸勵南這樣笑起來的溫和模樣,看著他笑,竟一時之間有點發愣。

陸勵南沒有多去注意他,只是轉身道:「我去看看。」

小蓓後知後覺的吶吶點頭。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陸勵南已經走了,她有點害羞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覺得有點不太好意思。

但是陸隊長笑起來的模樣,真的好好看呀。

怪不得譚醫生這麼優秀的女人會選中陸隊長。

……

傅錦書跟譚暮白在通訊室裡面將報告給上級領導傳過去之後,才彼此對視了一眼,坐在了通訊室的桌子兩邊等著消息。

譚暮白到現在,還不能相信事情居然會進展到這麼可怕的程度。

回想起她跟傅錦書在手術室裡面解刨薇薇安屍體的過程,她就一陣心悸。

手指也不自覺的在桌子上彎曲了一下,腦子有些緊張的綳著。

傅錦書察覺到她手指微微彎曲的小動作,就開口:「你怕?」

「你不怕嗎?」

譚暮白吸了口氣,抬起眼睛,認真的看著傅錦書,眼中憂慮重重:「我還以為對T9病毒有所攻克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能順利下去的,沒想到,還有這麼多事情在後面等著我們。」

「確實也讓我措手不及。」

傅錦書直言:「只是事情已經進展到了這種程度,逃也是逃避不了的了。」

「等上面有了回復,再做打算吧。」

譚暮白疲憊的抬手揉了揉眉心,一邊揉,一邊道:「只不過,這麼久了,我們才發現薇薇安的屍體不對勁兒,會不會已經有人感染了?」

「第一次給薇薇安的屍體做解刨的醫生們,我已經重新找人去召集起來了,稍微晚些的時候,我們一起去見一見,開個會。」

譚暮白搖搖頭:「不用了。」

傅錦書不太明白譚暮白的意思。

只見譚暮白直接開口道:「不用這麼麻煩再開會了,直接都隔離了。」

傅錦書對譚暮白做出的這個決定有些驚訝:「這樣做會不會鬧得人心惶惶的?」

「這些人連病變都沒有查出來,本身就有可能是有問題的,如果不馬上隔離起來,再重新開會決定,只會耽誤時間而已,而且,」譚暮白的手從眉心拿開,眼神嚴肅的看著傅錦書道,「我建議把這些醫生全部隔離控制起來,搜查他們的研究室,還有接觸人員。」

看譚暮白說的如此認真,傅錦書也意識到了她是什麼意思:「你是懷疑這些人?」

「前面有一個混進來的江辰,後面會不會有第二個江辰我們也難以確定,不過,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這件事一旦有個紕漏,就害的不是一個兩個的人了。」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regarding where and 感覺她這樣的發作,或者說是發揮,未免也真是太過神速,又還讓人摸不著頭腦。 — 妙手生香 the best ways to make use of 殘酷的事實狠狠一巴掌拍醒瞭如同居家旅遊的中隊士兵,當兇殘的劍齒虎、爆熊、狂狼這些森林霸主出現在他們面前時,所有人都傻眼了。除了狼類野獸羣居外,他們還真沒見過組隊遊蕩的劍齒虎和暴熊。 — Go讀小說, 「沙漠的下面是哪裡?」殷馨兒不明白。小說下載 you can contact us at our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