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無憂的態度很好可是蕭勁風卻很不高興,她這是什麼意思?一定要和自己這麼疏遠嗎?那個曾經在自己面前愛說愛笑還會耍一些小心機的小姑娘哪兒去了?他能感覺到這小丫頭已經在自己和她之間豎起了一道高牆。可是,就如現在的他一樣,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看著她慢慢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