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若看著佳人閣這打開的三扇大門,衣服展示的話弄髒是不可避免的了,總會有一些灰塵的。

要是有玻璃就好了。

還能做個櫥窗展示。

「弄個假人?」慕容熙看了一眼黎若,等她繼續說下去。

「是的。」黎若說道,「如果是用作展示的,便可以用木製的人型假人來代替。第一不會臟,第二還容易打理,第三假人的身姿可以做的很好,儘可能的展示出衣服的優勢來。」

慕容熙想了一下,「有道理,我馬上安排人去做。」

「嗯。」黎若忽然想到什麼似的,「你那個木製的繪圖,人物的比例等等,我覺得你去怡紅院找那些畫師畫比較好。」

慕容熙被黎若這話嗆出來口水,她怎麼說出「怡紅院」三個字那麼輕巧,也不回頭看看梧桐的臉紅的都要滴血了。

還有,這個黎若又怎麼知道怡紅院有給姑娘們畫艷圖的畫師?想到這裡,慕容熙不禁狐疑的看了一眼黎若,難道她……

「看什麼,我沒去過,書上說的。」黎若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麼,被慕容熙盯著有些發毛,她只不過是道聽途而已,再說了,那些大順雜記里也有寫,她知道怡紅院有畫師有什麼出奇的?

「我又沒說你去過。」慕容熙嘖嘖兩聲,「你心虛啊?」

「我一點也沒心虛。」黎若坦蕩蕩的應著,然後看向慕容熙,「怕不是有的人自己小人之腹,腦子想的東西猥瑣,就覺得別人也猥瑣了。」

很快劉洋四人就看到了一群陌生的人,他們正在瘋狂攻擊一處藏寶地。這處藏寶地與之前所見有點不同,規模明顯大了些,即使是藏有準聖器之地也明顯差了一截。 — 美學初步研讀 「說不過你。」慕容熙讓步,繼續問黎若,「找怡紅院的畫師真的沒問題嗎?要是被那些迂腐的學者知道,怕不是要提交狀紙上去了。」

「慕容少主本事那麼大,怎麼會怕他們提交狀紙?」黎若看了一眼慕容熙,真·說謊不打草稿。

慕容熙發現黎若這句話里的揶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我們慕容山莊生意做得再大,也是個商戶,當然懼怕官司了。再說了,去找那些畫師,實在是有些丟人了。」

妓院里替裡面的姑娘畫艷圖的畫師,在這個朝代是被鄙夷的。

黎若卻不以為然的說道,「怕什麼丟人?儘管去找就是了。那些畫艷圖的畫師,各個都有自己的審美,可不是那些迂腐文人能畫出來的。他們見,咳。」

黎若講到這裡輕咳了一下,「他們見多識廣,自然也知道怎樣的身形更容易吸引人了。」

慕容熙點點頭,「好吧,那我差人去怡紅院找。」

「那這件事就這樣了。」黎若說到,「王桂的胭脂膏不是還剩下二十罐嗎?你給放話出去,可以預售。」

「預售?」慕容熙疑惑。

「就是先交定金,到貨了補齊貨款。」黎若腦子裡構思了一個主意,「參與預售胭脂膏的人,可以擁有新一季度佳人閣衣服的一次免費修改機會。」

就在梧桐剛剛試穿的時候,黎若想到的。

畢竟衣服製作的尺寸是綉娘根據大部分人能穿的尺碼做的,但是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人和人的身形也不一樣,如果買到了喜歡的衣服但是卻不合身,也是白費。

所以黎若想的便是,免費替她們修整。

後期佳人閣就主打高定了,佳人閣更新的時間慢,基本是靠黎若去畫圖稿,所以儘管在今年元宵節的官宴上,皇後娘娘穿了佳人閣所贈的禮服,但是日子過得太久,已經讓人淡忘了。

可是胭脂膏卻不一樣了,一直都有上貨,而且反響也好。

藉由胭脂膏的名義,輕捆綁佳人閣服飾的附加服務,還能夠為以後轉型高定造勢,打響招牌。

「你怎麼有那麼多主意!」慕容熙稍微想了一下,也想通了這個道理,「我晚一些就安排下去!」

「既然沒別的事,我就先去理療館了。」黎若交代完,見天色還不算晚,今日孫淼回來,自己應當過去看一看的。

「行。」慕容熙正打算陪她一道過去,就聽見黎若說到,「不必了,慕容少主和我同進同出,實在是太過引人關注,我自己去理療館就可以了。」

慕容熙可是接到了君廷燁的死命令,要保護黎若的性命安全的,此番當然不願意退縮。

看到慕容熙非要跟上來,黎若淡聲說到,「怎麼,有夜十三和夜十四一個守在我府邸一個跟在我周遭,這還不夠?我黎若何德何能要勞煩的了慕容少主?」

黎若一直都知道君廷燁派了人守在自己身邊,之前從她在滇州逃跑來京城,又被馬欄山的人抓走之後,就有人手跟在自己身邊。

但是後來撤走了,這才沒多久,自己又在馬欄山遇害。

雖然黎府的人手是從暗夜堂出來的,但是並非人人武功高強,所以君廷燁亦不太放心。思索再三,君廷燁還是覺得把夜十三夜十四直接派到黎若身邊去更安全。

「就這樣吧,我也沒生氣。」黎若心知他是為了自己好,索性就受著這個好意了。「慕容熙,你儘快找人把我理療館要改造的東西做好,我先回去了。」

說完,黎若和梧桐就上了馬車,川軍對慕容熙點點頭,就往理療館二店去了。

理療館如今的病人少了許多,這可真是一個好現象,而這也是其他醫館不看好理療館的原因,只要病人少了,就沒辦法蹦躂多久。

而他們都不知道的是,黎若根本就不指望著給病人看病來掙錢。

黎若下了馬車之後徑直走進櫃檯,等待治療的病人見此,疑惑的問道,「那位是黎大夫嗎?」

「好像是。」其中一位病人說道,「你看梧桐姑娘真跟在她後面呢。」

「黎大夫怎麼要蒙著面紗啊?」有人好奇的問道。

「這就不知道了。」另一個人說道,「你待會兒問問唄。」

而見到黎若過來的王珍一臉的不悅,「小若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說了讓你好好休息嗎?」

「師娘,我坐不住。」黎若聲音帶著笑意,「而且師傅今日回來,我來瞧瞧他。」

「你們師徒倆到真是一個樣!」王珍笑道,「他一回來就把王桂趕回去了,現在在治療室呢。」

If you beloved this article therefor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more info with regards 見到顧錦了?穆塵眼眸閃爍,之前要不是因為小七提前蘇醒,他已經成功為小七換了心源。 — SeeU都市小說 to 感覺她這樣的發作,或者說是發揮,未免也真是太過神速,又還讓人摸不著頭腦。 — 妙手生香 generously visit our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