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柔柔一出去,就被御二爺給逮著了。

整個人像麻袋似的被他扛在肩膀上。

御二爺臉色陰沉,扛著她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活似那山大王在外頭打家劫舍,搶回來了一個小媳婦。

遲柔柔懶得沒有反抗,乖乖被他扛著。

哐當一聲,御淵踹開房門進去。

徑直往內屋走,直接把她往榻上一丟。

遲柔柔矯情的一聲啊呀,哼哼道:「你摔痛我了!」

話才剛說完,她就感覺肚子上一重。

這死男人,居然直接跳上榻,坐在她肚子上了。

遲柔柔給壓得閉氣,翻了個白眼。

雙手就被他強行壓在了臉頰兩側。

「你還敢給本君翻白眼?!」

御二爺音量拔高。

遲柔柔無語的盯著他,「不是……」

「什麼不是?!吃肉肉,本君看你就是缺一頓毒打!」

御淵色厲內荏的怒吼道,震的遲柔柔耳朵一陣痒痒。

她眯著眼,有點嫌棄的盯著他。

「你那什麼眼神?你還敢嫌棄你男人?!」

御二爺表情更凶。

遲柔柔心裡嘖嘖了兩聲。

小臉上卻抽起鼻子,「嚶嚶嚶,嚇死人家了,爛芋頭好凶哦,嚇得人家小心肝撲騰撲騰的呢~~」

這矯揉造作的語氣一出來,遲柔柔先把自己噁心的發抖。

然後就見御淵不忍直視的盯著自個兒,表情叫個嘲諷。

他勾起唇,戲謔道:

「就這點本事?」

「再嗲點,本君這雞皮疙瘩一顆都沒冒出來,你自己就先不行了?」

遲柔柔小狗牙磨了磨。

西八!

與這個男人鬥智斗勇真沒意思!

「嚶嚶嚶,你欺負我!」

「嗯,就欺負你。」御二爺冷笑,「你倒是哭啊!眼眶都不紅,就知道嚶!」

遲柔柔:「……」

御淵見她臉色又轉黑的趨勢,陰陽怪氣繼續使起激將法。

「這就要放棄了?吃肉肉你就這點本事?」

「可別讓本君瞧不起你啊。」

「不是號稱絕世美仙女嗎?我見猶憐的本事總該有點吧?還是說你的本事都用在吃鴿子上了?」

遲柔柔越聽眸光越是陰沉,唇角的弧度是上升又落下,壓根咬的咯咯作響。

「想知道老身的本事都用在哪兒了?」

遲柔柔眼中寒光閃爍,「滿足你!」

御淵看她的臉色起變,就知道事情不好。

她老人家春風殺的膝撞還沒冒出來,他嘴裡一聲輕吒:「定!」

遲柔柔頓時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像是被無形的鎖鏈給束縛住了一般,難以動彈。

她瞪大眼瞅著御淵,破口罵道:「芋頭你混蛋,你耍陰的!」

「是啊,本君就耍陰的,不然由著你亂來?」

御淵捏住她的下巴,這會兒倒是真用了勁兒。

「春風殺你用來收拾烏眼雞就算了,居然還敢往你親男人身上使?」

「真當本君捨不得打你?!」

「你打我一下試試?!」遲柔柔怒瞪著一雙大眼睛,那氣勢洶洶的德行,彷彿要一口咬死他。

「這可是你自己主動要求的!」

御淵眼裡閃過一抹詭異的光芒,俊臉上邪氣四溢。

遲柔柔都被他瞧得心裡有點發毛。

西八!

這個爛芋頭真要打她不成?!

遲柔柔眼神有一瞬驚恐,下一刻,御淵的唇重重壓了上來。

她愣了下,聽到他唇里泄出一個數字:「一。」

「二……」

又是一記重吻。

「三……」

啵啵啵的聲音不斷響起。

足足親了十下,御淵才停住。

仍是那副兇巴巴的樣子,狠狠盯著她:「怕了沒有?!」

「這次念你初犯,只打你十下!以後再犯,嘴給你打腫!」

這語氣,好嚇人的說嗷!

還要把她嘴給打腫!

你給自己謀福利你直說,還挺會找借口的!

遲柔柔癟著嘴,忍著笑意,看著御二爺『兇悍』的模樣,難得服軟的哼哼的兩聲。

眨巴著眼睛道:「這麼凶,我好喜歡的說!」

「那再打你幾下?」御二爺眉梢一挑,低頭再度吻住她。

這一回的吻可比先前要灼熱多了。

像是要將她的呼吸給完全掠奪掉一般,遲柔柔被他吻得都有點喘不過去了,嚶嚶了兩聲,不滿道:

「你先把靈法解開,憑什麼只有你能動,我不能動!」

御淵咬了下她的唇,眼裡帶著警告:

「這才是對你的懲罰,誰讓你不聽話?!」

「我哪有!我又沒犯錯誤!」

「本君走時有沒有提醒過你,不許與姬玉衍動手動腳!」

御淵瞪著她,酸氣又開始冒了:「居然敢讓他挨著你?他挨著你哪兒了?!」

遲柔柔疑惑的盯著他:「你那會兒不是出去了嗎?你怎麼知道?」

御淵冷笑了一下:

「本君是那麼大方的人?」

「會讓自己的女人與別的男人單獨相處?!」

御淵白了她一眼:「吃肉肉你瞧不起誰呢?本君天字頭一號小心眼,當然是陰戳戳的躲在暗處偷聽偷看了!」

遲柔柔:「……」

能把自己的陰險無恥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的,除了你這敗類,真的也沒誰了!

不過,御淵真偷看了嗎?

遲柔柔可不信他這鬼話,雖說烏眼雞本事不小,可她的赤金血眸覺醒之後,靈覺之強也讓那死雞驚訝了好機會。

御淵若真是陰戳戳躲著,她焉能覺不到?

嘖。

死傲嬌!

死嘴硬!

御淵皺緊眉:「吃肉肉,問你話呢!他挨著你哪兒了?!」

「你不是躲起來偷看了嗎?還問我幹嗎?!」

遲柔柔笑眯眯的看著他:

「芋頭,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嘴硬時的樣子格外迷人?」

御淵:「……」

他嘴角抽了抽,臉色忽然有那麼一丟丟的發紅。

遲柔柔咂摸了一下嘴,嘟嘴道:「忽然有點想喝酒了。」

「好端端你喝什麼酒?」

她話題轉的突然,御淵一臉納悶的盯著她。

遲柔柔睜著一汪水眸,笑盈盈的道:「咱倆的喜酒呀!」

一瞬間。

御淵腦子裡仿若天塌地陷,被這該死的情話給鑿開腦門,蜜糖使勁兒往腦門子里灌。

甜的他整個人暈頭轉向!

輸了!

他輸了啊……

該死的!明明是他來撩這憨妞妞,怎麼被她給反撩了?!

「吃肉肉你這女人真是……」

御淵低頭壓住她的唇,無奈的話語細碎在唇畔:「你要了我的老命啊……」

Should you have virtually any inquiries regarding where and “趙哥你就不能不走嗎?”海景低聲說道。 — 愛閱讀 also how you can use 現在就連她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揣摩明白七八成。 — 推理小說傷腦筋, “姐,我不能什麼都不做,我什麼都不做,小京會無期徒刑的。”石彩虹哭着解釋。 — 農家小福女 you’ll be able to email us on the web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