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暮白在昏黃的燈光下面,守著江辰,往外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夜色。

周圍的廢墟上,有燈光亮起,蘇依拉的搜救隊員們還在繼續尋找可能存活的受災人員。

allaboutbeautifulsmiles.com偶爾有醫生會過來喊她過去幫忙,但是到了夜裡面十點多鐘以後,就幾乎沒有人過來喊她了。

因為在這個咖啡館裡面運出來的那些,大多都是沒有辦法再繼續搶救的人。

譚暮白看著屍體被從坍塌的建築物裡面挖出來,然後被蓋上白布,有的被人哭著認走。

而有的,則是就停留在不遠處的廢墟上。

一陣風吹過來,屍體身上蓋著的白布被吹走。

譚暮白從帳篷裡面走出去,撿起吹到帳篷腳的白布,然後走到那具屍體旁邊,單膝跪下,給屍體好好的蓋上了白布。

但不知圖俟想法,沒想到圖俟竟是這樣的態度,圖漕也是臉色一沉道:「二世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還想說龔大人他們故意什麼……」 — 賞中雪聽評書 那具屍體是一個年輕女人,還穿著咖啡店裡面的工作服,胸前的名牌還在。

她能認出,這是一個叫做蒙莎的女孩子,金髮,藍眼,皮膚雪白。

看起來也就是十**歲的樣子,非常漂亮。

可是,她的眼睛半睜著,似乎在死前還在奢求著有人能夠來把她救走。

但是她的下半身,幾乎被坍塌的建築物壓得骨頭粉碎。

在等待著救援人員把她挖出來的時候,她就支撐不住離開了這個世界。

譚暮白的手指在將白布蓋上女孩子的臉的時候,稍微頓了頓,停留了一下,還是伸手,把那女孩一雙半睜著的眼睛給輕輕的合上了。

身邊有人的腳步聲傳過來。

隨後,彌茵的聲音就響起:「已經死掉的陌生人你還碰,不覺得晦氣嗎?」

譚暮白把白布蓋上女孩的臉,為了防止還有風吹過來把女孩身上的白布給吹走,她從身邊撿了兩塊石頭,壓在白布的邊緣,語氣裡面有幾分悲憫跟無力:「沒什麼晦氣的,她也不願意成為死人。」

這個女孩,在生前,一定在強烈的渴求著搜救隊員趕緊找到她。

可是,很遺憾,還是太晚了。

彌茵看著她給那個屍體的把白布蓋上,壓好,然後起身又去撿別的白布,去給其他被吹走了屍體的白布蓋上,覺得譚暮白有點像是他之前聽過的一個故事。

所以,跟在她的身後,不自覺地,同她一起去撿那些被風吹走的白布,跟她一起去蓋住那些屍體。

譚暮白看到有些屍體的臉上還有血跡跟塵土,就會伸手去幫忙擦乾淨,甚至幫他們將頭髮整理一下,然後再蓋住。

彌茵覺得她的舉動很奇怪,就問:「你們醫者都是這麼悲天憫人的嗎?」

「我不知道其她醫者是不是這樣,我只是覺得,就算是我死了,也希望遺容能夠乾淨端莊,而且也不喜歡在沒人認領的時候,就這麼把屍體暴露在外面。」

彌茵笑了一下,道:「你不會死的,而且,這些人沒有人認領,大概是因為家人也一樣遇難,受傷,或者是已經死去了。」

「所以我來幫他們整理一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譚暮白說的輕鬆,好似是真的無聊。

可是彌茵看到,她在幫忙整理那些人的遺容的時候,臉上都是嚴肅而悲憫的表情。

Should you beloved this information as well 秦川心思百轉,看著少女冷漠的眼神,以及身後那柄想不惹人注目都不行的大劍,對少女做出了最終的評價:裝逼能裝得這麼自然,絲毫不露痕迹的地步,要麼就是裝逼高手,要麼就是白痴。 — 愛情怪物讀書坊 as you desire to obtain more info with regards to 長劍出鞘,如秋水映月,寒光逼人,催魂奪魄。 — 紈絝天醫 kindly check out our own web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