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七微怔,不解的迎上老許的視線。

hket.com老許這才解釋道:「是這樣的,從前日開始,已經死了三名於大赦時離宮的公公了,眼下的死者如果也是,他便是第四個。」

蘇七眸光霎時一斂,「第四個了?都是公公?」

「是啊。」張柳宗嘆了一聲,「但幾齣案子都是意外,所以下官也未曾往上稟報,不想,被蘇統領遇上了第四樁案子。」

蘇七皺眉看向死者,好半晌才開口,「前三個死者,都是怎麼死的?」

「前兩名死者都是走著走著,自己摔了一跤,恰好摔在了尖石上,當場即死了,第三名死者是被發瘋的牛頂死的,村子里的人都能證實。」

蘇七默了默,一直以來,她都不相信什麼巧合,這幾樁案子表面看起來,都像是意外身亡,可這幾人的身份一樣,這件事總讓她覺得沒那麼簡單。

「前三個死者驗過屍么?」

老許搖搖頭,「只是跟以前一樣,簡單查看了他們外表有沒有損傷,因為只是意外,所以未曾像蘇統領那樣往深了驗屍。」

「那三人的屍體呢?」

「他們都是無牽無掛的閹人,沒有人給他們收屍,屍體還放在義莊。」

蘇七咬了下唇,「今日我沒事,我隨你們去義莊看看,給他們驗個屍。」

老許與張柳宗同時一驚,「蘇統領的意思是……他們有可能是死於非命?」

蘇七嘆了口氣,「沒有驗屍之前,我不能完全肯定,但他們的身份一致,這不可能是巧合。」

張柳宗認同的點點頭,「下官也發現他們的身份一致,總覺得有些蹊蹺,原本還想著去明鏡司與蘇統領說說的。」

蘇七睨了他一眼,沒有再多說什麼。

老許帶著幾名官差開始處理屍體,她想了想,還是去船夫的木船上查看了一番。

死者並沒有帶什麼東西上船,據船夫交待,上船后,死者也一直沒進過船艙,只是站在船頭賞景。

蘇七什麼都沒有發現,只能與祝靈離開現場,朝義莊而去。

張柳宗則按照她的吩咐,去查找四個死者之前是在宮裡哪一處當差的,與他們相熟的公公,還有沒有離宮在外的。

如果死者的目地是他們這群人,那很有必要對還活著的人進行保護,亦或者是訊問。

到了義莊。

蘇七先去看了另外三名死者。

前兩名因撞擊到硬物而死之人,屍身已經開始發臭,頭部未曾處理過,仍然保持著原來那樣血跡斑斑。

第三名死者的死狀更是慘不忍睹,他是被發瘋的牛頂死的,胸口破了一個大口子,腸子往外流,就連臟器也有損傷。

蘇七頓時凝重了幾分,她走向驗屍台,老許已經將東西準備好,像從前那樣遞了手套給她。

她接過手套,先摸了顆糖入嘴,而後才取出柳葉刀,戴上手套。

老許在一側查看死者脫下來的衣袍,蘇七仔細查看了他的體表,確定沒有任何損傷后,這才看向他的唇部。

一般溺死的人,口鼻附近會粘附泡沫。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種人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那便是毒發。

再加上死者的口腔內有泥沙,鼻腔內與十指指甲卻沒有這兩點,她便更傾向於是毒發。

思及此,蘇七抬手,從死者的喉部劃下。

直到將他的整個胸腹腔打開后,她才湊近了去看死者的咽道,裡面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可見泥沙只是輕微的出現在死者的口腔內。

如若死者在落水的時候已經停止了呼吸,他口腔內的泥沙,便是隨著水流自然湧進去的,所以他的咽喉部位才會是乾乾淨淨的。

再看死者的臟器,沒有淤血情況,更沒有肺水腫,只有脾臟異常腫大。

「應該是被人下了毒,只是,我不知道是哪種毒。」

遇上這種情況,只能去問顧隱之,這是哪種毒物了。

老許望向義莊裡面擺放的三副棺材,「那……那三名死者也需要屍檢么?」

蘇七點點頭,「嗯,需要驗一下,確定他們的死因。」

一番忙碌下來,可以確定前兩名死者的確是被尖銳物體撞死的,但她在兩名死者的腿窩處,發現了一處皮膚顏色有些異常,割開查看后,確定是皮下出血。

老許喃喃道:「那日我也瞧過了這裡,沒有發現這個異樣的啊!」

蘇七看了他一眼,「有些時候,傷處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顯現,這種情況是正常的,張府尹說過,兩名死者死意外栽倒的時候,旁邊都有人瞧著,沒有人近過他們的身,對吧?」

「對,是這樣的。」

「由此可見……」蘇七頓了頓,「當時施害者一定就在案發現場,對死者使用了內力,他們才會意外栽倒,撞擊尖石而死。」

而因為內力造成的傷處,隔著衣物,的確很難在死者剛死亡的時候顯現,所以老許才會沒有發現。

蘇七又看了被瘋牛頂死的那名死者,他死於脾臟破裂,因為有牛的外力在,他的身上有各種各樣的瘀傷。

由此可見,問題出在牛的身上。

「那牛可還在?」

老許搖搖頭,「村子里的人見牛把人頂死了,哪裡還敢留那條牛,所以當日就把牛宰了。」

蘇七抿抿唇,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第三名死者的案子便有些查無對證。

從義莊離開,她先回了王府,向顧隱之打聽這種毒。

當聽到口吐泡沫,同時脾臟腫大的時候,他連想都沒想,直接回道。

「是一種喚苦蕎的毒,這種毒的發作時間較長,約莫著一個時辰左右才會毒發,但一旦毒發,頃刻斃命。」

蘇七又尋問了關於苦蕎毒的其它信息,確定沒有紕漏后才離開王府,去往順天府。

張柳宗剛從外面查了資料回來,兩人在後室坐下,張柳宗的夫人出來倒了茶水,還特意準備了好幾樣精緻的點心。

蘇七先把關於苦蕎毒的消息與他說了,「顧隱之說過,這種毒製作得很簡單,只需要去藥房購買苦蕎回家研成粉沫即可,你可以派人去各個藥房查實一下購買苦蕎之人有誰。」

張柳宗點頭答應下來,當即從袖子里取出一本隨身記錄冊展開,送到蘇七的面前給她看。

「下官查到了,這四名死者應當是舊識,他們都是太上皇還未駕崩之前,在內務府任職的公公,先帝即位后大赦天下,他們才被放出宮頤養天年的。」

If you have any kind of concerns regarding where and 晚飯過後,那老工人找到韋步平,說要加班,挑燈也要把6架戰機組裝出來!以便明天試飛! — 小說美學史 how you can utilize 「你幫我辦張卡吧,然後給我拿出一百金幣剩下的存在卡里。」林塵對櫃檯的人說道。 — 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you could contact us at our own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