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姐姐,那我先去看看你爺爺的情況吧。»夏天很快答應下來,這樣的好事上門,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答應呢?

«小色狼!»孫馨馨嘀咕了一句。

«那我們快走吧!»葉夢瑩很急,拉着夏天就往外面跑。

花店門口停着一輛黑色奧迪,正是夏天剛下山的時候坐的那輛車,葉夢瑩將夏天拽上車,便迅速啓動車子,急馳而去。

幾十分鍾後,葉夢瑩便帶着夏天來到聖心醫院,急急忙忙的停下車,拉着夏天便往裏面走,只是才走了幾步,便碰到葉少雄迎面而來。

«小妹,你真把夏天找來了?»葉少雄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

«大哥,我先帶夏天去看爺爺,其他事情等會再說吧。»葉夢瑩語速很快,腳上的速度更快,幾乎就是跑着進去的。

葉少雄也緊趕幾步,和夏天並肩而行。

«高名揚對你下手的時候,我剛好接到任務,若是你那時候打了電話給我的話,我也接不到。»葉少雄低聲說道。

«我沒打電話。»夏天說了句實話。

«我不是讓你有事先打電話給我嗎?»葉少雄本來有點歉意,但聽夏天這麼一說,整個人就鬱悶了。

«我自己解決更快。»夏天依然很老實,又說了一句實話。

葉少雄更加鬱悶了,人家擺明看不起他。

«你倒是有本事,高名揚現在恨你恨得牙癢癢的,卻也真不敢對你下手。»葉少雄嘆了口氣,他之前就認爲夏天很有本事,可還是沒想到他能這麼輕易的搞定高名揚。

«其實我想幹掉他的。»夏天卻還很遺憾,»留着他終究是禍害。»葉少雄不禁搖頭,這小子還是推崇他的暴力手段啊,只是他也沒再說什麼,因爲,他們已經來到病房外面。

走進病房,夏天便發現,這病房裏人可真多,男男女女的起碼十幾人,他們都圍在病牀旁邊,把病牀爲了個水泄不通,以至於他壓根就看不到牀上躺着什麼人。

«夏天,快看看我爺爺的情況!»葉夢瑩擠開兩個人,拉着夏天來到了牀邊,而此刻,夏天也終於看清牀上躺着的病人,鬚髮皆白,眼眶深陷,枯瘦無比,乃是真正的皮包骨。

老人靜靜的躺在那裏,眼睛似乎睜着,可對周圍的一切沒有任何反應,卻是早已神志不清。

«夢瑩,你在做什麼?這是哪裏找來這麼個人呢?»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不滿的喝問。

«二叔,這是夏天,我找來的神醫。»葉夢瑩頭也沒擡,»既然聖心醫院的醫生不能治好爺爺的病,我就只能去外面找其他醫生了。»»就這小毛孩,還是神醫?»那男人有點惱怒,»夢瑩,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糊塗了呢?»»你才小毛孩呢!»夏天擡頭狠狠的瞪了那男人一眼,他是男人了,神仙姐姐都承認的男人了,不是小毛孩!

«小子,你怎麼說話的呢?»那男人大怒,»你知道我誰嗎?»»不知道!»夏天撇撇嘴,»別煩我,否則我揍你!»»揍我?»男人怒極反笑,»我葉志義還真沒嘗過被人揍的滋味,我就不信……»»二叔,我勸你還是不要說話了。»葉少雄打斷了葉志義的話,»否則,我相信你會生平第一次捱揍的。»»葉少雄,有你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嗎?»葉志義怒喝道。

«二叔,我只是希望你仔細念兩遍夏天的名字,然後你或許就知道他是誰了。»葉少雄淡淡的說道。

«不就叫夏天嗎?我……»葉志義一聲冷笑,但卻突然想到什麼,頓時臉色一變,»你說什麼?他就是夏天?那個夏天?»»二叔想起來就好。»葉少雄淡淡一笑,»夏天正跟爺爺診病,二叔暫時還是不要打擾的好。»葉志義看了看夏天,欲言又止,眼裏卻有幾分懷疑的神色。

至於其他人,此刻卻都沒有說話,只是一副在旁邊看好戲的樣子,至於他們心裏都在想什麼,那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四周安靜了下來,夏天也搭上了老人那枯瘦的手腕,開始爲他把脈。

夏天本來很高興的,他覺得今天是他的幸運日,先是黃海濤送錢上門,然後美女姐姐送人上門,可這麼一把脈,他卻高興不起來了。

«夏天,情況怎麼樣?你能治好我爺爺的病嗎?»葉夢瑩見夏天神色有點不對勁,心裏不禁有種不妙的感覺,急忙開口詢問。

夏天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悶悶不樂的搖搖頭:»不能。»不能治好這老頭的病,美女姐姐也就不會以身相許,這讓夏天很不爽,可他也沒轍,這老頭他確實治不好。

聽到這話,葉夢瑩頓覺最後的希望已經消失,她呆呆的看着爺爺,兩滴清淚不知不覺流了出來。

«還以爲真是神醫呢,還不是一樣?»旁邊傳來一聲輕哼,說話的卻是一個中年女人,長得很富態,看那身板,少說也有兩百斤。

«就是嘛,我們聖心醫院的醫生都是最好的,他們都沒辦法,別人又能有什麼辦法呢?»旁邊有人附和,卻也是個女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頗有幾分姿色。

«二嬸,三嬸,你們就這麼盼望着爺爺死嗎?»葉夢瑩猛然擡起頭,憤怒的看着這兩個女人。

«夢瑩,你這怎麼說話的呢?我說你可別血口噴人啊!»那富態女人不悅的說道。

«就是,我說夢瑩,我們可是你嬸嬸,你也太沒大沒小了吧?»那少婦也跟着附和,似乎就是那富態女人的應聲蟲。

«你們心裏什麼想法,大家都清楚!»葉夢瑩冷笑一聲,»你們不就是盼望着爺爺早點死,你們就可以分家產嗎?»»夢瑩,不要亂說話!»一聲沉喝,出自另一個中年男子口中。

葉夢瑩哼了一聲,沒再說什麼,這人乃是她父親葉志忠,儘管她和父親關係不好,但畢竟是她父親,她也不好跟他爭吵。

何況,葉夢瑩此刻也沒什麼心情吵架,發泄了一下心中的不滿之後,她又重新看着夏天,有點不甘心的問道:»夏天,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美女姐姐,我也想把他治好啊,可他身上到處都是病,而嚴格算起來呢,這並不是病,而是他太老了,不論是經脈還是骨骼都老化嚴重,想要把他治好,那就等於要讓他返老還童。»夏天挺鬱悶,»我是沒法治好他了,只能讓他多活半年的樣子。»葉夢瑩聽到夏天再次說沒法治好爺爺時,心情已經跌倒了谷底,結果卻猛然又聽到夏天接下來那句話,一時間有種自己聽錯了的感覺。

«夏天,你,你說什麼?你說可以讓爺爺多活半年?»葉夢瑩顫抖着問道。

«是啊,雖然不能治好,不過延長半年的性命,還是可以的。»夏天點了點頭。

«太好了,太好了……»葉夢瑩瞬間有種地獄到天堂的感覺,»夏天,快,你快幫爺爺治吧,你快讓爺爺醒過來!»»哦,好。»看到葉夢瑩這麼高興,夏天心情好了一點,拿出一根銀針,便準備開始醫治。

«等一下!»一聲沉喝傳來,卻是出自葉志義之口。

«做什麼?»夏天有點不滿的看了葉志義一眼。

葉志義卻沒有理會夏天,只是掃了其他人一眼,緩緩說道:»大哥,三弟,你們真要讓這麼一個來歷不明的人給老爺子治病嗎?»»二叔,你什麼意思?»葉夢瑩氣極,»現在有人給爺爺治病,能讓爺爺多活半年,你居然要阻止?»»夢瑩,你二叔也沒說不讓給你爺爺治病,只不過,這人年紀輕輕的,也不知道什麼來歷,他說可以讓你爺爺多活半年,誰知道真假呢?»那富態女人接上話,»現在你爺爺還活着,若是這人反倒把你爺爺折騰死了,那責任誰來負呢?»»夏天是我請來的,出了事,我自然會負責!»葉夢瑩憤憤的說道。

«夢瑩,就算你會負責,可也不能隨便讓人給老爺子治病。»葉志義沉哼一聲,»你說夏天是醫生,那行,你讓他拿出行醫證來!»»二叔,你就這麼怕爺爺被治好嗎?»嘲諷的聲音響起,卻是葉少雄接上話,»你聽說過夏天的事情,知道他的本事,現在聽他說能讓爺爺多活半年,所以你害怕了,是吧?»»少雄,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這叫夏天的,我也是剛剛第一次見到他,他若是有行醫證,我自然願意讓他給老爺子治病!»葉志義沉哼一聲,»若是沒有,那就請他離開這個病房!»»夏天是我請來的醫生,你們沒資格趕他走!»葉夢瑩憤憤的說道。

«夢瑩,別忘了,我是你二叔!»葉志義冷哼一聲,»這家怎麼也輪不到你來當!»»喂,我說你很煩啊!»夏天終於忍無可忍了,他不滿的瞪着葉志義,»你知不知道,你唧唧歪歪的很吵啊?»

If you have any inquiries concerning where and 本該今天出院,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梁宏義還是說服了父親,繼續留在醫院裡靜養一天。 — 小說中的物理學 ways to use 「傅先生,這應該是你給我最浪漫的一次。」 — 邏輯學vs閱讀, you could call us at our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