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幺妹內心感慨萬千,眼裡不覺泛起了淚花。

曾經,因為身份的關係,在管彤死而復生后,見她變成了一個有主意的,而且,還對她帶著一種莫名的疏離感,她便也不敢與之太過親近。

今天,她心情激動之下,親切地拉住了她的小手,道:「三小姐,我這……」說著,喉頭像是有什麼東西堵住了,眼神在新房裡掃視一圈。

「希望三小姐亦把這當成娘家,整個府邸,基本是保持了原貌,而你娘曾經住的院子,經過一番修繕,已配備成你過來住的院子。」

管彤似乎有點兒不適應被盛幺妹這麼拉著說話,忙歡喜地道:「那我這就去看看,不說今後,今天我肯定是要在這安營紮寨的。」

管彤說著,就抽出了自己的小手,歡蹦著往外走,臨出門時,又回過頭來一笑,揚手道:「盛姨一定會幸福的!」

「是!」

盛幺妹在心裡應了一聲,望著她笑了笑:「三小姐一定也會幸福順意。」

管彤從新房出去后,直接拐到了其娘曾經的住處,與盛幺妹的新房所在的院子,隔了一個中院,又隔了曾經的管府老祖宗住的院子。

也就是說,盛幺妹現今所住的,是曾經的管秦氏住的地方。

有點兒意思!

管彤這麼想著,就到了目的地。

物是人非。

於管彤而言,也沒有太多的感慨,她進去之後,所要看的,裡面的設施是不是完善?生活起來方不方便?

顯然,這座府邸的修繕,主要就在方便實用上下功夫了。

魏紹曾經說過,在這一點上,也是佔了京城大肆改造下水道等的便宜,加之周邊的道路也進行過修整,與之前相較,整潔整齊度高了幾倍,住在這,似乎也不比住在內城差。

魏紹的客人大都是生意場中的,楚凌雲他們的到來,實在是給魏紹長了不少臉。

不過,他也沒有冒冒然地暴露他們的身份,只是暗自歡喜,亦盤算著今後做起生意來,能多一份仰仗,少一份掣肘。

楚凌雲他們用過午飯,也就準備回去了,管彤跟他們說她要在這住一晚,楚凌雲凝神看了看她,只得讓呂良也隨她在這住下。

「丫頭,你身邊應該配一個丫鬟了。」

「有這個必要嗎?」

管彤自己也感覺,她很排斥生人,也不喜歡他人太介入自己的生活,最起碼,也要保持一定的距離。

像呂良,或是現在的畢方,都是別人強加給她的,而同時,也能滿足與之保持一定的距離。

但丫鬟就不同了。

她會時時刻刻跟在她身邊,雖說有利好的一面,但在管彤看來,更多的是不好的一面,或許因此,會讓她窺視到自己想要保留的什麼小秘密。

「有必要!」

「但我覺得沒必要!」

管彤回復的很認真,她還看了看呂良,想讓他跟他們一起回去的,但還是打消了這念頭。

或許,這麼長時間以來,彼此都已經習慣了這種相處形式,突然將之刻意的改變,未免傷人。

所以,管彤還是決定慢慢來。

管彤在她的小院里呆著時,魏紹特地跑過來一趟,關心地問了幾句「適不適應」「習不習慣」「缺什麼」的話。

還說缺什麼就跟他直說。

管彤綻開一臉笑,揮手道:「知道了,姨父,你還是多去看看盛姨吧,她一個坐在那,很沒意思的。」

「呵呵……那好,那我去了。」

魏紹提議過給盛幺妹配一個婆子與丫鬟的,但盛幺妹卻說,她自己會看著辦。

而她看著辦的形勢是,嫁過來時,身邊既沒有婆子,也沒有丫鬟,這在京城有錢的人堆里,應該算是很另類的了。

為此,他有生意夥伴就私下問,他這是娶的哪裡的窮女人。

魏紹知道,他們用這個「窮」字來定義,已算客氣了,所以,只是笑著說:「她也不窮,即便她之前窮,現在也不窮了。」

管彤只在這邊歇息了一晚,等賓客散得差不多了的時候,在整座府邸的各處都溜達了一遍。

她這算是故地重遊嗎?

似乎是,又似乎不是。

管彤亦有些分不清了。

魏紹按照盛幺妹的要求,只派了一家四口人到這邊打理。

這一家人是一直在他家裡幹活的,都實誠,當爹的幫著打理園子,當娘的主要管理廚房,以及採買、洗洗涮涮什麼的,當兒子的負責駕車養馬跑跑腿,當閨女的負責清掃,還可以陪著盛幺妹做做女紅。

魏紹一算,似乎各方面也照應到了,所以說,人員簡單還是有簡單的好處。

他的兩房妾室自是也隨之搬了過來,管彤像做賊一樣去看過,身體不好的那位住的小院里倒還安靜,就好像沒人似的,而那位生過一兒一女,兒子死了,女兒嫁了的那位,正在罵身邊唯一跟著的婆子。

就因為盛幺妹的習慣,她們身邊侍侯的人也少了,用她罵的話來說,就僅留了一個笨婆子陪著她。

這日子是沒法過了。

人家過日子,是越過越紅火,越舒適,她們這日子,是越過越回去了。

管彤深覺,這是一個不知進退的。

不過,稍加想想,她或許也想過自己會有扶正的那一天,卻不成想……

魏紹因她的罵聲大了,跑過來訓斥了幾句,說是她如果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他便順了她的意,將之賣了。

見他說得認真,那位終究消停下來,但也眼泛淚花的扮可憐,說她還是十四五歲的小姑娘時,就跟了魏紹,給他生兒生女,臨到現在人老珠黃了,魏紹倒是嫌棄起她來。

魏紹當時確實滿臉嫌棄,又說了她幾句,讓她自己想想,跟了他之後,到底是過的苦日子還是好日子,還說她別不知足……

管彤聽到那時,也便悄然退了,深感男人不知為什麼要多娶女人,不嫌心累得慌。

確實,像魏紹這樣的,還算簡單的。

管彤退回到自己的院子,不覺問起正在教畢方下圍棋的呂良。

「呂大哥,你準備養幾個女人?」

呂良一時也沒聽明白她話里的意思,愣怔過一會兒之後,瞭然之下,面上不覺拂起一抹羞紅。

「妹子,你怎麼想著問這?」

「我就是突然想了解一下你們男人的心理狀態,是不是真的要左擁右抱,三妻四妾才覺得滿足?」

「我……也不知道。」

呂良實話實說,他現在還沒想過這個問題,按常理推算,如果有能力,或許也會娶一個再納幾個的。

但這樣的大實話,顯然不能在管彤面前說,而且看她的樣子,只是在院里隨意轉了一圈,原本高昂的情緒便突轉低落了,顯然是受了什麼刺激。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regarding where and ways to make use of 雖然步雲天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一連失敗了好幾次,看來這煉丹果然是技術活啊,和泡製靈藥酒比起來,可是難多了。 — 尋找科幻小說, you can call us at the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