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只有我安了一個嗎?」

他手機頻幕中顯示出六個紅點,這是他安裝的可以公開的全部。

首飾類的都是昂貴的,手鐲,項鏈,腳鏈。輕音捨得扔掉這些嗎?

服裝類,內衣兩個,病號服一個。

五個紅點全部在一起。

跑掉的人,他要親自抓回來。

跑一次,抓回來一次,跑兩次,抓回來兩次,跑三次,抓回來三次,直到她懶得再逃跑。

「哎呦。輕音又跑了。這傢伙跟醫院有仇嗎?啊?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

輕音的姐妹團聚在一起,只為陪著輕音安心在醫院裡睡一覺。

「那個。上一次,司馬寒那小子讓她多住了幾個小時。」

「嗯嗯。那小子樣貌還比較優秀啦,他能有什麼辦法讓輕音安心住在這裡。那一次輕音受傷到什麼程度,我們中哪一個人看到啦?」

「輕音那丫頭死活不肯結婚。她要是嫁了人,對醫院不會再排斥了吧?我說,我們那幾個帥哥怎麼都沒有魅惑住輕音這個無情的傢伙。」

「香姐,輕音能幫助你搞定那個混球,這世上的普通男人能讓輕音看上眼嗎?」

「去去,哪個混球,他是你姐夫!」

「香姐,還姐夫咧,當初如果不是你死乞白賴的硬要嫁給他,輕音才不願意幫你搞定他呢。」

「香姐,你還是按著自己的心意過吧。輕音說過,香姐什麼時候抽風抽夠了,腦子才會清醒。」

「你才抽風。你、你、你們都在抽風。」

「香姐啊,那男人有多混球,你看不到,可我們姐妹都看到了。你拿命來求嫁,你不是抽風還會怎樣?」

「對啊。香姐。趕緊清醒過來吧。那種男人有的是。」

「你、你、你、你、你、還有你,包括我都是輕音為我們把關,怎麼你們的婚姻能長久的幸福,我的婚姻就不可以啊?你們行行好,口裡積點德,瞧,我這裡馬上要添了一個人,他是要叫你們乾媽的。讓他知道他的爸爸被你們討厭,他心情會好嗎?」

「香姐。我。。。。。。我記得輕音給他動了手術,你怎麼會懷孕?」

「拜託。我都三十了,要一個自己的小孩,也是可以的。難不成,為了防止他傷害我,我就要一輩子不要自己的小孩嗎?」

「香姐。你。」

「算了。她昏了頭。不要說了。」

「不行啊。輕音知道她懷孕了,一定會把他打殘廢了,關起他來的,要你伺候他一輩子。」

「你們都不說,她怎麼會知道。我嫁給他,不是喜歡他抱著我走路得嘛。我懷了他的孩子,這是他的孩子耶,他要照顧孩子和我,他還有時間出去胡搞嗎?」

「惠中,你也懷上孩子了吧?這肚子?」

「嗯。五個月。」

「輕音知道你出來,一定會怪罪我們的。」

「我擔心她嘛。這種事,我一定要來啊。秦風在外面等。」

「惠中,你身子弱,更要注意。現在輕音不在,我們送你找他去吧。」

「不用。我們幾個正好在這裡說說話。我的工作剛剛放下,雖然他陪著我的時間很多,我還是覺得有些孤單。」

「真是的。輕音怎麼會讓你嫁給這麼一個霸道總裁。出門玩一趟,還要卡時間。小氣。」

「蜜里和了油,沾不了身還不能過眼癮?」

「呦呦。你看看我們惠中的臉,紅的像燒熟的大蝦。」

「行了,別說她了,小皮臉的丫頭,還讓不讓她出來透透氣。」

「甜心,你肚子有沒有動靜?」

「還不打算要。計劃等明年過了中秋。」

「看看你們,多麼偏心。我對你們不好嗎?啊?死丫頭們。讀大學的時候,誰罩著你們的啊?誰被那些小無賴們纏著,當初都不敢對輕音說,都求我出面的都是誰啊?老娘喜歡上一個花花公子怎麼啦?他家看不起我,怎麼啦?我差什麼?學歷!賺的錢!我的陪嫁!還有我是一個處女!啊?哪一樣拿出來比他們挑的女人差了?呀。你們不覺得你們很過分嗎?不覺得這樣子的我,擁有很多優勢的我,不能因為自己喜歡這個人,用力拚一次嗎?這有什麼?老娘喜歡!拚命的喜歡他!怎麼辦?老娘不能改變他嗎?老娘受過最高等的教育,手上管理的服服帖帖千人的員工,老娘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能力,他不行,老娘用滿滿的愛暖不了他嗎?」

「香姐。別生氣。你還懷著孩子,為自己的身子著想,不要在意她們說的過分的話。」

「乖,還是你懂事。」

「香姐。我們這樣說,我們覺得這麼好的你嫁給他,我們覺得吃大虧了。」

「對!你們吃大虧了。現在我的眼裡,心裡,身邊最多的都是他。哦,還有我肚子裡面的孩子。」

輕音出了醫院大門,順著街道走到街道的岔口,再往前,計程車等候區,那裡排著四五輛同色計程車。

隨意選了一輛計程車,拉開車門坐進去,報了地名,閉眼休息。

她坐著計程車到了她父親的小區門口,車停下,輕音沒有下車。

計程車司機也不言語,太陽剛剛下山,最後的餘暉還能照亮天邊,只是在這裡,陰森森的,到了深夜。

「再往裡面開開吧。」

引擎突突,車身晃動,行駛的速度緩慢的不像在向前在移動。

「司馬寒給了你多少錢?」

輕音問。

計程車司機閉著嘴不答話。

「司馬寒雇了你們多少人?」

車緩緩的往前走,司機還是不肯說一個字。

「再往前。」

輕音嘟囔一句。

計程車的司機們是不願意把乘客送進來的。這裡荒涼,路面不好走,廢車,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這裡的人太窮,不會坐計程車的。

計程車的車頭抵在大門處停下,只有這裡可以倒車。

輕音鬆開安全帶,「師傅,我口袋裡沒有錢。」

計程車司機像是機器人一樣,沒有情感,呆坐在座位上,不說話。

「師傅。這一次,你要白送我了額?我要下車。對了。明天我要去市區買些生活用品。不用太早,九點差不多了。能到嗎?」

「能。」

「哎呦。你要是早點開口,我就讓司馬寒那小子來了。」

「韓星。」

「對。對。那小子叫韓星。告訴他,我明天想吃紅薯面牛肉包子,棒子麵粥。。。。。。哦,還有醋、筷子等這種東西,也要帶過來。」

「幾點?」

「幾點?啊,九點吧。」

計程車司機意外的殷勤,下車跟在輕音身後,陪著輕音走上樓,看到輕音走進住的房間,看著她關上房門,又在整棟樓里仔仔細細的勘察了一遍,開車離去。

韓星的耳朵上掛著耳機,輕音的話已經通過耳機傳到他這裡,手機屏幕中顯示五個紅點全部在一起,都安靜的不動。

In the event you cherished this post along with you would want to receive details with regards to 既然需要重新築基肉身,吞噬天地異寶,靈藥等,只能到萬獸山脈去碰碰運氣了,想要找到頂級草藥,異寶,非去萬獸山脈不可。 — 四界柳楚傳 kindly go to the web site.